[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赵达功文集
·“毛主席纪念堂”的黄昏——读尼采《偶像的黄昏》有感
·闲聊中国人的吹牛
·“你就是赵紫阳的四公子!”
·小议国家、民族与汉奸
·阿扁,你为什么不提……——致阿扁
·新疆籍小偷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把中国承包出去!
·要多看别人的长处
·吃二遍苦 受二茬罪?——失业老工人的感受
·要么做民族罪人,要么做世界罪人
·从中国强盗说起
·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攻击、漫骂和歪曲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辉
·共产党继续执政的社会基础
·关于斯里兰卡人自杀的思考
·胡安宁理解错了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爱国的形式在中国有很多,唱京戏是爱国,穿唐装是爱国,用算盘是爱国,烧教堂杀洋人是爱国,砸美英大使馆是爱国,拥护共产党就是爱国……如今SARS横行时期,喝中药又成了爱国之举。中医药能否防治SARS并没有科学定论,但就像制度的专制一样,在严肃的医学科学面前,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又一次打着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旗号,防治SARS采取了专制的手段,对故意散播SARS病毒者制定"杀无赦"违反人权的新法律以外,还以中医药方来统一全国包括港澳在内的思想,大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气势。笔者曾在文章《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中列出国家医药局公布的《非典型肺炎中医药防治技术方案(试行)》的中药处方,一时间大陆媒体大量报道中医药治愈SARS的案例,各中医专家名人更是纷纷献方,不管是否有效,其拳拳爱国心倒是可嘉可颂。中医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成为人类的共识,的确有难处,难处就在于它不是科学。但作为中央集权的中央政府,却可以在中国境内让中医药大显神威。

    香港回归前不过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百年来对香港的影响不仅是政治经济制度上的影响,香港的自由社会自然也是西方文化的体现,香港的医疗体系大致也是按照西方国家的医疗体系存在,中医及中国传统文化多少也受到"排挤"。中西医结合本来就是中国大陆的产物,香港人根本不知道何谓"中西医结合"。中西医结合就像"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样,其中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色彩十分浓厚。香港既然已经回归,中共当然希望香港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社会。于是,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旗号下,中医药挺进香港具有了政治色彩。

    香港亲共的《亚洲周刊》最近一期发表纪硕鸣的文章《中药治疗非典大幅减死亡率》,文章开头就说:"越来越多临床实验证实,中医药治疗非典确有奇效,减低中国大陆的死亡率百分之四点八,比香港的百分之十二点三低得多。"包括纪硕鸣在内的许多人都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共产党的统计数字可信吗?不说六十年代"三年饥荒"死了多少人,不说文革中迫害武斗死了多少人,不说"六四"天安门广场死了多少人,不说煤矿工人在矿难中死了多少人,就说因SARS死亡的数字,中共当局向全世界全中国真实报告了吗?连中国的GDP数字,谁能相信?从中央到地方,从媒体到教科书,从商品生产、销售到文凭,一个到处充满了谎言和造假的国度,一个道德体系崩溃和目无法纪充斥的社会,有多少东西是可信的?

    "科学是战胜非典的有力武器",这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五月十七日开始的科技活动周致信中明确指出,科学是战胜非典的有力武器。他认为,战胜非典最终要靠科学,靠在疾病诊断、治疗、预防等科学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消除人们的恐慌心理要靠科学。科学思想和科学态度,能使人们获得信心和勇气。破除封建迷信和愚昧思想要靠科学。人民群众掌握了防治非典的知识,增强了科学防治的意识,就会出现亿万神州尽舜尧的局面。

    温家宝没有提出中医药防治非典,强调科学的主导作用,我认为这与中医药治疗非典的社会迷信有关。每当中国发生瘟疫时,总会有谣言惑众。联合早报报导说,中国各地目前已经冒出了许多声称能够治愈SARS的药方。通过手机短信在北京流传的一个药方,还被发现竟然是义和团揭贴(传单)上附着的防治洋人下毒的"解药":"乌梅七个,杜仲五钱,毛草五钱,用水煎服即愈"。在清朝末年引起八国联军向中国宣战的义和团,相信洋人想在井中下毒,制造瘟疫让中国人都死光,于是有"解药"的出现。如今关于SARS是俄国、美国、台湾和西方人研制的来对付中国的秘密化学细菌武器谣言,也已经流传于中国的街头巷尾。中国百姓除了对洋人"下毒"的愤怒,所能做的便是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中药来应对。不管中药是否可以防治SARS,让老百姓喝点中药总可以起到心理安慰作用。据新华网4月18日消息,"北京每日可向市民提供10万瓶防'非典'瓶装中药",党和政府依然沿用当年义和团的手法,举起堂吉诃德的长矛,刺向虚幻的敌人。

    中药在克制病毒方面讲不出科学道理来,所有种类的传染病在中医看来都是一种病--瘟病,而中医治疗瘟病的方法自古有之。如果中药真的可以治疗SARS,研究病毒、疫苗和新的抗生素就成为多余的了,温家宝所讲的"战胜非典最终要靠科学"就成了无稽之谈了。只有科学才能战胜迷信,中医中药的神秘性,中医中药的"万能"性质,常常在瘟疫发生时导致民间迷信活动盛行,求神拜佛,大放鞭炮,喝绿豆汤,束红腰带(或穿红底裤),都成了防治SARS的灵丹妙药。

    推崇科学,对中医药防治SARS提出疑义,往往会被戴上"崇洋媚外"的帽子。一位署名kenczy网上读者攻击说,质疑中医药防治SARS就是"想做西方洋人的儿子"。其实,马克思主义不是西方人的主义吗?为什么不把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指责为"崇洋媚外"和"西方洋人的儿子"?马克思主义、宪政民主、科学、西医等都是西方的产物,我们中国自己有什么呢?我们中国有的是孔孟之道,有的是封建专制制度,有的是迷信和中医药,难道我们要拒绝西方的一切吗?

    香港被英国殖民统治百年,不仅自由和法制成为社会主流,治病救人也以西医为主。香港中医界终于盼来了回归,尤其是大陆极力向香港推介中医药防治SARS的经验,引起香港中医界部分人"爱国"的鼓噪。爱党爱国的《亚洲周刊》在近期连续刊登出七篇推崇中医药防治SARS的文章,并以"你相信中医可以治疗非典吗?"为题征求读者投票,不过投票结果是《亚洲周刊》自己打了自己的耳光,绝大多数香港人还是不相信中医可以治疗非典。香港《中医药论坛》有一篇署名"信天游"的文章,抨击香港的中医"三级制",文中将香港回归与中医回归相提并论:"如果说香港的回归是中华民族的大事,那么,中医合法地位的回归,则应是中华文化的大事。因为中华医学,又是地地道道的中华文化的结晶。"作者还吹捧江泽民,说香港"中国中医药管理委员会"未被取缔,是由于1997年"八老上书江泽民主席"才得以幸免,作者还给香港医政人员扣上"思想政治反动"的大帽子。我们不仅要问,难道中医要靠回归才有合法地位吗?中华医学要靠专制制度和独裁者才能振兴吗?作者从政治角度将中医贴上"专制"属性,言外之意西医则具有"自由民主"和科学属性。本文由于篇幅所限,不去赘论中医的专制性和西医的民主性问题。不过中医的确专制,西医的确民主,这将是我另外一篇文章的主题。

    古老的东西并不都是好东西。封建专制制度就是已经在中国实行了几千年,的确古老,难道我们还要克己复礼吗?当然共产党确实还在实行古老的专制制度。同样,中医药在中国医学史上已存在数千年,难道因为中医药古老,就是精华,就是科学吗?我们就应该否定西医、否定现代科学吗?其实新东西才是好东西,衣服是新的好,电器是新的好,学问是新的科学发明好,制度也是新的民主自由制度好。香港回归只是中国主权的回归,但政治制度上不能回归,否则"一国两制"岂不成了儿戏?同样,香港的回归并非是中医药的回归,不能从科学向愚昧回归。

    2003年5月21日

    源自《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