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赵达功文集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总是看到媒体报道说中医药防治SARS很有效,一时间诸多著名中医专家纷纷出来为非典型肺炎献方,中药材成了抢手货,板蓝根、白醋、陈醋也曾经在广东被抢购一空。中医药真的能防治SARS吗?笔者实在不敢苟同。我宁愿相信科学,在没有查清楚SARS病原体极其来源时,在没有查清楚SARS病菌生存环境条件和生命周期时,在没有查清SARS病毒传染渠道时,SARS就没有把握治疗。奇怪的是中国已经宣布了SARS的中医防治方案,造成民众大量消费中药材,竟然一时洛阳纸贵。下面是国家公布的《非典型肺炎中医药防治技术方案(试行)》预防“非典”参考中药处方:

    【1、处方——主要功能:益气化湿,清热解毒。药物组成:生黄芪10克、败酱草15克、薏苡仁15克、桔梗6克、生甘草3克。用法:水煎服,日服一剂。

    2、处方二——主要功能:清热解毒,利湿化浊。药物组成:鱼腥草15克、野菊花6克、茵陈15克、佩兰10克、草果3克。用法:水煎服,日服一剂。

    3、处方三——主要功能:清热解毒,散风透邪。药物组成:蒲公英15克、金莲花6克、大青叶10克、葛根10克、苏叶6克。用法:水煎服,日服一剂。

    4、处方四——主要功能:清热解表,疏风透邪。药物组成:芦根15克、银花10克、连翘10克、薄荷6克、生甘草5克。用法:水煎服,日服一剂。

    5、处方五——主要功能:健脾益气,化湿解毒。药物组成:生黄芪10克、白术6克、防风10克、苍术6克、藿香10克、沙参10克、银花10克、贯众6克。用法:水煎服,日服一剂。

    6、处方六——主要功能:益气宣邪,解毒化湿。药物组成:太子参15克、贯众6克、银花10克、连翘10克、大青叶10克、苏叶6克、葛根10克、藿香10克、苍术6克、佩兰10克。用法:水煎服,日服一剂。

    中药汤剂的煎、服方法:

    加水量超过药物表面约2—3厘米,中火加热至沸腾后,小火加热15—20分钟,倾出药液,每剂煎煮两次。将两次煎煮药液混合后,分两次饭后温服,服用量每次不超过200毫升。处方中的薄荷、藿香、苏叶在药液沸腾后加入共煎。】 中药材如何发挥治疗作用,只是用“清热”、“解毒”、“化湿”、“透邪”等抽象神秘语言来解释,而这些语言根本不是科学语言。据《经济参考报》报道,4月26日,中医药防治“非典”学术交流会在北京藏医院召开。这次会议大力提倡用中医防治SARS,许多中医专家教授的言论大有蔑视西医,蔑视科学,褒中医贬西医的味道。如“贾谦教授曾问邓铁涛老人,现在没有找到‘非典’病因,也没有确定是哪种病毒,如何采取针对性措施?邓铁涛答:‘中医看病,不必去搞清敌人是谁,只要把人体调整到正常状态就行了。至于谁去杀敌,用什么武器去杀敌,那是人体自身组织系统的事。西医采用的是对抗疗法,需要找出敌人,再用药品予以消灭。’ 贾谦称,在大灾面前,中医能挺身而出,显示其独特的魅力。1959年我国爆发‘流脑’时,西医治疗死亡率为30%至40%,而中医治疗死亡率为10%,且无后遗症。”好一个“不必去搞清敌人是谁”,恰好说明中医是抵制科学的,治病只需要所谓“人体调整”,那就让科学和西医见鬼去吧。 广州中医药大学新药研发中心主任赖小平郑重呼吁:中医药应进入抗击“非典”主战场!他建议,政府应在整体部署中,从资源配置如指导专家、经费、指定医院等各方面给予中医药界发挥所长辟出必要的空间。同时,还应尽快启动更严谨、系统及具前瞻性的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型肺炎的临床研究项目。中医防治SARS药方如果真的有效,中医和中草药可以借此机会进入西方世界,让中国传统医学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了。果真如此,加拿大就应该大量进口中国草药,当然还要进口煎药用的中国沙锅。可美国的实际情况却可能阻止中医“科学”迈向西方。据报道,SARS在美国已经成功被遏止,虽然有一些感染病例,但没有死亡病例,而且SARS没有蔓延。

    传统中医治疗疾病在中国已有几千年历史,中华民族也就这样延续下来。不过自从西医进入中国以来,传统中医作为中国主流的医学已经逐渐让位于西方医学。到现在的中国,从城市到乡村,中医越来越不吃香,而西医却被人们当成是治疗疾病的最主要的手段。虽然还有许多人看中医,尤其在治疗疑、难、绝、顽症上,但在我看来,往往都是些西医已经无法医治转而再乱投医,只不过让中医试试而已,有曰“死马当活马医”。如果那些所谓疑、难、绝、顽症一旦被偶然医好,甚至我敢说有些癌症、SARS也可能被“医好”,于是便可大吹大擂,医生被称为神医,被冠以“妙手回春”、“起死回生”、“华佗再世”、“逢凶化吉”、“扁鹊重生”等美名,甚至与共产党“英明”领导联系起来,有赠送名医对联锦旗为证:救死扶伤丹心献党 ,消灾祛病妙手回春。“报喜不报忧”不光是中国自古以来专制制度一贯的传统,在中医治病救人方面也一贯如此。病人很多情况是被“医”死的,但人本来就是要死的,病人死了被认为很正常,很少有人追究中医的责任。而医疗事故是现代术语,误诊、错误用药导致病人死亡的,大都要追究医院和医生的责任。西医的好处就在于是科学,是可以评判的。而中医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对病人在诊断上,治疗方法上不能统一,“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没有什么检验标准,就是拿出《黄帝内经》、《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千金方》等中医经典来对照,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中医一旦碰巧治好疑、难、绝、顽症病人,除了正常收取诊费药费外,往往还希望传个名,“一朝时运会,千古传名谥”,许多老中医的诊所里都挂满了歌功颂德的牌匾,这在西方国家就看不见。很多病人就是毁在名医手下,医术和牌匾其实相隔甚远。

    五十多年来,在共产党英明领导下,中国传统的“郎中”忽地看不见了,很难再看到走乡串村的土医生(郎中)。文革中“赤脚医生”曾在中国农村大显神威,中医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文革结束,有“赤脚”的穿上了鞋子,有“赤脚”的半吊子医生回到原来的种田、经商、教书等行业,传统中医从此更是一蹶不振。

    真正的传统中医如胡万林、李之焕之流,或许让他们去对付SARS会更有效,但他们早以庸医害人之罪名,或者被判罪坐牢,或者被司马南先生揭露的体无完肤,无地自容,大牢中度过余生去了,亦或悄然隐没在山林乡野中。中国大有中医想与西医决一雌雄,但毕竟政府和平民百姓都不把中医看在眼里,中医理论实在也不是什么科学,只有守旧的学者还去为中医贴上“辩证法科学”的标签;也有为了挽救国粹中医,硬是将中医与西医结合起来,就像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样,创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医结合医疗手段。中西医结合就如同邯郸学步,科学的西医没有学通,传统的中医术也尽数遗忘。笔者认为中西医结合是没有前景的,如果硬是这种结合,只能使中医成为西医的附庸,让中医丢人现眼,大长西医的志气,大灭中医的威风。有人说“中医是经验的科学,西医是实验的科学”,把中医和西医都称为科学是在混淆“科学”概念。中医只能与17世纪以前的西方医学相提并论。中医学不是严格意义的“科学”,它缺少的是逻辑推理、数学描述和实验验证,而科学必须以此来检验。

    在国际体育比赛中,尤其在诸如游泳、田径等项目中,运动员往往要进行药检,通过对尿样本的化验来确定运动员是否服用违禁药物。不乏中国运动员被检验出呈“阳性”,被国际体育组织惩罚。但许多运动员喊冤,说没有服用违禁药品。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没有服用国际组织公布的违禁药物,但服用了中药,那些中药材里含有兴奋剂之类的成分。可见,中药具有神秘性,但逃避不了西医的科学验证。中医中所说的“以形补形”也让西方人大惑不解,牛鞭、狗鞭、驴鞭、虎鞭、蛇鞭等都是中医中壮阳补肾的特效药,吃了这些可以让男人雄风凛凛,可以在床上施展金枪不倒的工夫。西方人不懂得“以形补形”,这些“鞭”类食物也没有成为他们的盘中餐,是不是西方男人胯下那玩艺儿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腊头银枪,我是不得而知。但西方人发明的“伟哥”却绝不输给中国的“鞭补”,否则为什么喜好床上事的老板、商人、党政官员等都爱“伟哥”!“伟哥”一进入中国市场就成了抢手货,将中医那些补品通通压得抬不起头来,雄风不在!

    就像中国清末曾经抵制铁路一样,真正的中国传统医学是否定西医的,尤其在诊断疾病方面,如肺结核、癌症、艾滋病、乙型肝炎等疾病概念,至于大肠杆菌、霍乱弧菌、结核杆菌及炭疽杆菌等等之类的病菌,在传统中医看来根本是不存在的。中医通过望、闻、问、切来诊断疾病,而听诊器、化验、X光透视、照相、扫描等西医手段根本用不着,别说精细的外科手术了。当然,如今从中医学院出来的医生已经成为“假洋鬼子”,他们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他们的能耐不过是通过西医的检测手段,然后给病人开一些中药丸之类,的确看起来也不伦不类,数典忘祖、挂羊头卖狗肉倒是恰当的形容。

    笔者并非认为中医不能治病,只是觉得真正的传统中医是瞎治病,瞎猫碰着死耗子的事情居多。按照中医学的方法,不可能会发现疫苗,不可能会发明抗生素。中医治疗疾病没有普遍性,其普适性局限于中药材,其治疗却极具个别性,甚至具有神秘性。对于一个病人,100个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可以有多种诊断,能开出100个不同的中药方,虽不敢说都不能治病,但实在没有任何科学性,从使用药材的品种和剂量上可以是不同的,从质上对疾病更是以猜测为主,模糊诊断,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医在民间有那么多的单方、偏方、验方、祖传秘方;而西医对于病人,如通过化验等手段对疾病进行考查,检测到病人炎症所在,对症下药使用抗生素,100个西医开出的处方和药剂量大致应该是相同的,没有任何神秘性,是什么就是什么,有办法治疗就是有办法治疗,没有办法就老老实实讲没有办法。但任何疾病对于中医来说是没有不可治的,这本身就不严肃,完全是开玩笑,对病人的好处仅仅是精神上的安慰。凡是西医不可治好的疾病或者说是被西医“判处死刑”的病人,最好再去看中医,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的确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命,也有个别的在意志力对抗病魔中占据上风,恢复健康也是常有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