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赵达功文集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当年毛泽东要发动文化大革命在北京遇到阻力,毛说彭真领导的北京市委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中宣部被称爲“阎王殿”,于是不得不跑到上海行事。如今,在SARS疫情问题上,北京市没有“镇插不进,水泼不进”,卫生部也没有成爲“阎王殿”,罢免孟学农、张文康的官,似乎表明胡温体制有意进行吏治整顿,似乎是要对人民负责。但对于上海,的确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上海市委和上海市政府继续隐瞒SARS的真实疫情,这对于上海人民、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是一个危险。

   截止到4月28日,上海SARS病例依然是两例,疑似病例12例。对此,不仅上海人有怀疑,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媒体都表示了不相信。WHO一位专家日前在上海表示,上海可能有几十起SARS病例,而不是象上海公布的那样,只有两起。据《时代周刊》报道,当局害怕外资会象逃离香港那样逃离上海,因此中央有关领导这个星期早些时候向上海市委下达了指示,一定要继续宣传上海是一个“没有SARS”的城市。《时代周刊》还说,上海这个一千六百万人口城市中的一些医务人员已经向外国专家和记者表示,上海官方的数位不可靠。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一位医务工作者对正在上海访问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说,上海SARS数位严重缩水。《时代周刊》援引一名在上海传染病院的一名医生的话说,该院接收了30多名SARS病疑似病人住院治疗,这一所医院的疑似病人就是上海官方公布的全上海SARS疑似病人数位的两倍。 法新社报导,世界卫生组织疾病流行部门负责人大卫•赫尔曼说:“我们在上海的工作小组明确表示,他们认爲上海的萨斯病例远比当局承认的要多。”

    笔者从澳洲在线看到一篇报道,题目是《SARS当前 上海官员有难言之隐?》,文中记述了4月23日上海市政府的记者招待会:

    “在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到沪考察SARS之际,上海市政府二十三日的中外记者会带给人们的是更多的疑问,可惜出席的市府副秘书长薛沛建未做说明。”

    “台湾中国时报徐尚礼24日报道,记者会前,就有官员说‘不要提问’。记者会正式召开后,中外记者满座。果然不见卫生官员,有人说‘都陪世卫官员去了’。等薛沛建念完稿,陪同的新闻办焦扬女士突然说‘记者会结束’,中外记者再也无法沈默了。”

    “‘爲甚麽不能提问,爲甚麽汽车展必须停止’?驻上海一女外国记者连连追问。但出席官员只顾快速退场。”

    “‘这是不可思议的,严重影响上海形象,哪个国家都不敢这麽做’。虽然官员己经离去,一位已五十多数的中国老记者仍在喃喃自语。”

    “两周前,同样在国际贵都饭店的记者会上,薛沛建侃侃而谈,还以人格格保证上海很安全,各项展会照常举行。在场的三、四位卫生局官员还不时反击提问的外国记者。而两周后,上海不过增加一个SARS病例,卫生官员却不来了,薛沛建也不回答任何提问。难道上海SARS有其难言之隐?”

    还有报道说,中共上海市委官员最近对媒体发出警告说,“上海的SARS病例资讯仍然被列爲国家机密”,国有媒体公布的SARS资料不能超过政府批准的数位。

    上海SARS疫情胡温即使不知道实际详情,也可以清楚上海在隐瞒。尽管胡温敢向北京市和卫生部下手,我想也是经过太上皇江泽民和“上海帮”同意的,否则可能会形成僵局。但胡温决不敢向上海下手,上海是江泽民和中央上海帮的发源地,况且此期间,江泽民就在上海坐镇,哪一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哪一个敢摸老虎的屁股?上海已经形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也只有江泽民可以指挥上海,胡锦涛、温家宝恐怕也只能望”海“兴叹。2003年4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