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赵达功文集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读作家廖亦武给王力雄的一封信《恶法比无法更恐怖》,又想到锒铛入狱的北大文弱的女学生不锈钢老鼠(刘荻),联想到那些大多数处于草根阶层的法轮功学员,尽管他们不参与政治,但仍然在肉体上、精神上受到折磨,心里不禁寒颤,我们的生命和生活笼罩在恐惧之中。恐惧感似乎是我们中国人生来具有的,不是一个廖亦武,不是一个刘荻,所有的中国大陆人都是在恐惧中长大的,再通俗一点,都是被“吓”大的。今天敢于在网上和在所谓“反动报刊”上发表批评共产党文章的大陆人,全都更是身陷恐惧中,谁都不知道哪一天的夜里会被警察带走。尽管是这样的恐怖环境,廖亦武、刘荻等大陆不同阶层的人士依然在顽强地对共产党专制说“不”,那些饱经风霜、历经牢狱如刘晓波、王力雄等知识分子,理想的支撑已经在恐惧中不再恐惧了,追求正义,追求真理,追求民主自由,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就拿我自己的经历来说,虽然没有受到什么迫害,但恐惧心理贯穿著我的一生。小时候,还是刚懂事的孩童,我便活在饥饿的恐惧中,饿死人就已经耳闻目睹,生命的本能要求我们活著,我撑过来了;在学校赶上文化大革命,看到同学打老师,看到不同派别武斗的场面,看到对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人身迫害,心灵笼罩在恐惧之中;半夜看到红卫兵闯进家来,挖地三尺寻找通敌的电台,看到父亲戴高帽游街示众,作为狗崽子的我,连头都抬不起来;当我表示了对一个老人的尊敬时,因为这个老人出身地主,我就受到领导的斥责;当我口无遮拦表示对五七年反右怀疑时,立刻受到组织上警告;当我作为团委负责人带领青年跳交谊舞时,被当成资产阶级自由化……;如今,当我在网上自由冲浪表达自己观点时,不仅电子信箱不断被封锁,也遭遇了对我家人的骚扰,不仅让我生活在更大的恐惧中,甚至还要牵连我的家人同样生活在恐惧中。

    恐惧中成长的中国人最渴望的就是自由,自由虽然是天赋人权,但争取自由却需要斗争和牺牲。世界上所有民主自由国家都经历过为民主自由斗争的历史,中国这样的数千年顽固的专制统治国家,赢来人民的自由更要付出巨大的牺牲。

    我们虽然生活在恐惧中,但是我们坚强,因为毕竟真理在我们一边。真正恐惧者是专制统治者,他们对人民实行恐怖统治,他们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他们以牢狱来威胁敢于斗争的人民,恰恰证明他们发抖了,他们害怕人民觉悟,他们是真正的恐惧者,他们才是最脆弱的,因为他们所代表的背弃社会正义的专制力量迟早要被人民的觉悟所推翻。

    2003年1月1日 (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