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赵达功文集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在网上看到一些海外民运组织发表的敦促中共释放杨斌的声明,署名的组织为:中国民主党临时中央委员会,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中国民主联合阵线欧亚联盟,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国基督民主联盟,中国基督民主党欧洲委员会,自由中国运动。我心里不由得“哇”了一声,这么多民运组织为杨斌鸣不平,真让人目瞪口呆!     杨斌是个什么人物?中国人都知道他是个富豪,是被美国商业杂志《富布斯》去年评为中国第二号富豪人物,但是谁也不知道能与民运扯上。我曾经写过文章批评个别海外民运组织对中国发生的事情进行非理性举动,如《请海外个别民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和《对草莽英雄的赞誉是中国民族的悲哀》,虽然是我个人的观点,但也得到了海外许多民运组织的理解和众多网友的支持,对此我还是感到欣慰。海外民运组织应该是理性的组织,而不是乌合之众。尤其要指出的是,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不仅承接了中国传统的糟粕,而且还使用了共产党惯用的恶劣手段。如果说中国民众对海外民运大跌眼镜,我们这些经常抨击共产党的人也同样打碎了眼镜片。其实海外有许多民运英雄人物,他们冷眼评判中国所发生的事情,是以事实为依据的,是非常理性的,是以理服人的;但同样也有一些海外民运领袖却不断流露出流氓土匪习气,从漫骂式的语言到胡搅蛮缠、强词夺理,荒诞无稽。

    共产党迫害过的人成千上万,揭露和抨击共产党黑暗专制统治是必要的,但民主运动不是报私仇,不能挂上民运的招牌仅仅去发泄私愤。为了个人仇恨,为了个人利益,心胸狭窄,追求鸡虫得失,如何可自称代表民运?令我敬佩的海外民运人物有很多,如铮铮铁骨的杨建利,嫉恶如仇的胡平,光明磊落的曹长青,脚踏实地的刘国凯,浩然正气的王丹,义薄云天的苏晓康,任劳任怨的李洪宽,坚忍不拔的张伟国,老当益壮的金尧如……,很多很多,我不可能一一列举。就是那些经常“胡言乱语”的网上“四大汉奸”林思云、芦笛、赵无眠、马悲鸣也令我佩服几分,尽管他们既讥讽共产党,又冷嘲海外民运,甚至为共产党六四镇压辩护,但他们是在表白自己的观点,并给予我们许多启迪,难道民运容不得不同声音吗?难道在民运空间内也要实行“民运专制”吗?你本应该牢记那位前辈的声音:“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是我坚决维护你表达观点的权力。” (博讯boxun.com)

    海外民运不能“逢共必反”,不能以毛泽东“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作为座右铭。中国加入“WTO”,中国申办奥运,中国反对国际恐怖主义,这些都有助于中国溶于国际社会,有助于削弱中共专制统治,有助于中国民主自由事业的发展,有什么不好,一定要反对吗?中国反贪污,中国枪毙成克杰、胡长清等,中国拘捕逃税富豪刘晓庆、杨斌,难道不值得鼓励和支持吗?如果说共产党有什么阴谋诡计或者共产党处于巩固专制统治考虑,做一些老百姓喜欢的面子上的事情,你完全可以揭露批判。中国老百姓希望共产党反贪污腐化,希望共产党打击逃税的富翁,希望共产党加强法制和实行民主,如果共产党做出一些举动,哪怕共产党是假心假意摆个样子,海外民运总不能站在中国老百姓愿望的对立面吧!你总不能说反对改革开放,拥护闭关自守,反对清理腐败,拥护贪污腐化,反对打击逃税,拥护富豪偷税漏税。

    就说杨斌。杨斌是民运人物吗?有人说他当年加入民运并非真心诚意,我看说的不错。还有的说杨斌当年在荷兰为民运组织进行过捐款,虽然现在无法证实,就是倒退一步,就算当年他真心诚意加入民运,甚至有过捐款,那毕竟是当年。总不能因为当年加入过民运,现在的认贼作父,卖民运求荣,甚至勾结比中国共产党专制坏上百倍的金正日暴政集团,狐假虎威,为虎作伥,就值得同情和支持!举个例子说,杀人犯是否可以以当年曾经救过人作为法律宽恕的理由呢?妓女是否可以自己曾经是处女而为自己树立贞节牌坊呢?显然太荒唐。我实在看不出杨斌有什么可值得赞同之处,杨斌所作所为,是我们经常反对共产党腐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怎样能把杨斌与共产党腐败区分开来?总不能说杨斌搞腐败是为了把共产党搞臭,总不能说杨斌是在“曲线救国”吧。杨斌所作所为与中国民主运动没有任何关系,更别说海外民运了。

    我不知道海外民运组织究竟有多少,他们的领袖人物大多我都对不上号,我从不研究这些。但是我上面赞誉的一些民运人物显然大都在组织,说不清为杨斌辩护的组织是否在内。乱哄哄,你方唱罢他登场,我也成了外行看戏,尽在朦胧云雾中。为谁辩护本身并不重要,问题是要讲道理。当年有人为成克杰判处死刑鸣不平,那是从人道主义,从废除死刑角度谈论,我看很好,但决没有为他的腐败辩护。那些民运组织为杨斌辩护什么呢?一是“谴责中共绑架杨斌,反对中共国家恐怖主义”;二是“谴责中共干涉朝鲜内政,反对中共大国沙文主义”;三是“谴责共党内斗嫁祸于外人,反对中共堕落为邪恶軸心。”这种辩护的理由真让人哭笑不得,完全是牵强附会,胡言乱语。

    首先应该确定杨斌有没有违法,如果杨斌是经济犯罪分子,那么中共应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检控。如果杨斌是触犯了法律,中共只是在执行法律程序上出了问题,那么本应该由本人和律师进行申诉。我们知道,中共自己经常违法,不仅对政治异见人物进行非法迫害,对其他刑事犯罪分子也不尽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但在为杨斌辩护者的眼里,显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把杨斌当作政治异见人物来看待。那么,我们不禁再问,杨斌是中国政治异见人物吗?是因为反对共产党专制而被拘捕的吗?当然不是,所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什么呢?至于因为“绑架”杨斌而谴责中共实行“国家恐怖主义”,这叫乱扣帽子。

[下一页]

©2000-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