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
赵达功文集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我喜欢读《译林》,它既是杂志又是书,说是杂志,它每月出版一期,是期刊;说是书,是因为它每期都有一部长篇小说。翻译的小说大都是作者所在国和国际市场上销量排在前列的作品,故事情节引人入胜,语言修辞优美感人(和翻译水平有关),读后常常不由得拍案叫绝,回味无穷。故事情节和语言表达固然重要,但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这些,是作家的思想性和科学知识水平,是现代社会现实生活真实的描写和具有哲理思想的表达。整个小说里经常贯穿着现代哲学、伦理学、经济学、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医学、数学的知识,使我们习惯了中国痞子文学、情感文学、武侠文学、宫廷文学、民间传说等庸俗文学的中国人,真正感受到现代化气息扑面而来,在耳目一新之余,也搅动了我们的心灵。     2000年9月我写了一篇题目为《“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的文章,对上海中学生韩寒考试七门不及格,却写出小说《三重门》和《零下一度》发表了评论,我写道:“我瞧不起那些只会做文章而对自然科学一窍不通的学者,他们的文章不可能有深刻的思想性。有人说中国历史上没有思想家、哲学家,我倒是相当赞同。没有物理学和其它自然科学,怎么会有哲学?哲学是什么?哲学应该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我的观点立刻遭到了来自作家圈子里的批评。有一位新闻专业毕业的女作家给我写信,说喜欢我的许多文章,就是不喜欢这一篇。我当然理解她为什么不喜欢,因为在中国的大学里,许多文科专业根本就不学习自然科学,所以出来的作家、记者、秘书,一个个都是“科盲”。

    在中国作家看来,科学与文学艺术不搭界。所以在中国你很难看到有思想性的作品,更难看到与时俱进的现代文学作品。中国始终没有摆脱传统文学的模式,只是重复传统的道德说教或脸谱化的艺术。在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作家是被强奸的群体,是缺少人性和良知的群体。“文艺必须面向工农兵”,“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文学成了专制统治的工具。作品除了战争题材以外,其它反映现实生活是为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服务的,而其中塑造的人物典型都是超现实的和精神化的,充满了迷信和愚忠,没有任何科学性可言。我不是要否定平民文学,清一色的平民文学不能反映时代科学精神。从《高玉宝》到《欧阳海之歌》,从《艳阳天》、《金光大道》到《废都》、《编辑部的故事》、《上海宝贝》,故事中的主人翁要么是英雄人物,要么是支部书记、劳动模范,要么是颓废作家、编辑,要么是社会痞子和流氓,也难怪,这些与现代科学没有什么紧密的关联。徐迟的《歌德巴赫猜想》是专门描写数学家陈景润的故事,虽一时引起轰动,但还是昙花一现,后继无人。

    我的意思不是说一定要专门描写科学家的故事,只是说很自然的将现代科学知识贯穿于文学作品中,但是没有。如果大多数作家本身就掌握现代科学知识,在他描述的故事中自觉不自觉地就会运用现代科学的语言、知识或形像比拟。我们知道文学的思维主要是形像思维,通过形像思维对事件的描写,反映深刻的现实生活。那么现实社会已经是科学飞速发展的社会,已经融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如果你不懂科学,连日常生活你都不会描写,如何反映现实。《千龙网》刊登署名小寒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作家何以成为最大的科盲群落》,耐人寻味。文章说,“近年来,世界科技革命成果迭出,当一些最令人震惊、最能改变人类命运的科学发现进入民众的日常生活时,我们那些最强调终极关怀的主流文学家们似乎都销声匿迹了。从载人航天到基因科学,从纳米技术到能源革命,从环境改造到大脑认识,从相对论到自组织现象,在这些深刻重塑人类面貌的领域,我们看到了文学家的缺席。”文章嘲笑某些中国知名作家竟然对现代科学知识一窍不通,“一位知名作家是这么理解克隆的:‘克隆技术……似乎比制造原子弹容易。’并以毒品作喻。又说,像希特勒那样的人,就可以复制恶人,或者创造忠心的‘品种’。中国科学报批评说,作家完全不懂科学ABC,作家为这项生物工程技术进展选择的模拟对象,竟是毒品和原子武器,真让人悲哀!”

    进入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以来,尤其是江泽民体制下,国家对科学是重视了,文学创作环境相对宽松了许多,但是文学作品上的政治自由始终没有解冻,毕竟共产党还要维持自己的专制统治,必须牢牢掌握笔杆子。作家没有政治自由等於没有创作自由,政治要求你不真实反映生活,或者在政治允许的框框内活动。这就使得作家无法用自然科学成果和社会科学成果真实描写现实,因为“三个代表”告诉你,共产党是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当然科学家和作家想不明白,世界上那么多科技发明和发展与共产党有什么必然联系?

    科盲作家的盛行还是因为培育的土壤,土壤就是读者群体。作家科学知识贫乏,亿万中国读者也一样是科盲。作家从作品的可读性出发,从功利主义出发,必然写出受到科盲读者欢迎的文学作品来;这样的作品越是受欢迎,作家就更加受到鼓励,写出更多无聊的作品来。帝王戏受欢迎,於是作家不惜伪造历史,为封建皇帝和封建专制制度歌功颂德,《铁齿铜牙纪晓岚》就是把许多不相干的事捏在纪晓岚、和申(王坤)和皇帝身上,他们的年龄看起来差不多,官阶的差距不可能发生那么多的故事,但是老百姓喜欢,有读者、有观众,谁在乎历史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共产党喜欢帝王戏,是因为专制制度和个人崇拜是与封建皇朝一脉相承的,江泽民也是借古喻今,一方面鼓吹专制制度下一样可以为民请命,宣扬清官治国;另一方面,将国家的命运寄托于伟大、英明领导者个人身上,淡薄民主的意义。

    对於作家,习惯做御用文人的中国作家,对於毛泽东时代作家的遭遇,心有余悸。而写帝王戏既没有政治上的风险,又可以得到那么多观众的捧场,从而又能得到丰厚的经济收入回报,名利双收,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在社会上盛行的文学作品主要由四大类: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