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赵达功文集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裹脚与美容,咋一看是风马牛不相及。一个在下,一个在上;一个脚上的事情,一个是脸上的事情;一个是中国的国粹,一个是世界上所有妇女都要做都想做的。    妇女裹脚是中国的国粹,是中国人对美的艺术欣赏。不过裹脚这种国粹现在已经彻底消亡了,也许还有极个别百岁老妪还保存着中国最后的国粹,但时日也不多了。人们经常哀叹国粹的消亡,但是对裹脚这种国粹却没有丝毫同情心。当年中国男人怜香惜玉般呵护女人的小脚,欣赏金莲之艺术,如今还是中国的男人,对传统裹脚艺术的欣赏却荡然无存。想想看,对于女人的美不看脸面只看脚,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是中国的独创,是中国人特有的审美观,应该说是中国人为世界艺术宝库做出伟大的贡献。中国历史上早就有选美比赛,就如同现代的选美比赛。不过,中国历史上的选美集会,不是看脸蛋选美,而是看脚选美。目前在中国还很少选美比赛,大概是因为那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只是换个名堂,羞羞答答搞一些服装模特比赛,把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晾脚会”、“赛脚会”、“金莲会”都给丢掉了。

   艺术欣赏也有遗传,我自己感觉在我的艺术细胞里还残存着对裹脚艺术的留恋。所以我也经常留意女人的脚,当然还是先留意脸。看到大脚女子,总觉得其脸面也不好看,看到有娇小金莲的女人,就可以用“婀娜多姿”、“亭亭玉立”等词句描绘,还会联想到林黛玉弱不禁风的病态美。陶醉在对金莲艺术的欣赏之中,邪念也油然产生:把那新月般的小脚揣进怀里,瞪大眼睛仔细观赏。

   其实女人裹过的脚光秃秃的看上去并不美,那只受伤的小脚,怎么看也是残疾人,中国许多大城市里的残疾乞丐就是这个样子,甚至更惨不忍睹,哪里来得什么美?小脚的美要靠裹脚布和鞋履,人们只欣赏小脚的弯月形状,哪能看扭曲的赤裸肉脚。小时侯,我看老太太用尿盆洗脚,就捂住鼻子躲得远远的。脚本身就容易发臭,老太太也知道这脚不是什么香东西,只配用臭尿盆来洗。毛泽东曾经形容说“赖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裹脚布裹住臭的脚,自然裹脚布也是臭的。

   男人为了欣赏美而对女人进行迫害,当然不管这种“艺术”有什么美,都是最终被淘汰的“艺术”。所以消亡的裹脚这种中国国粹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人们欣赏女人的美是看脸蛋,看身材。女人爱美天生就是为了讨男人喜欢,所以有“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厂家和商人大都瞄准女人,化妆品不必说,这服装生产和销售主要是为女人的。但是有一点是不能改变的,女人再美也要受到自然规律的限制,天生丽质也不能抵御时光流逝,女人会衰老,脸上会起皱纹。女人从年轻时候的美到衰老后的不美,实在不能抗拒。但是女人再老,爱美之心不会变,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延缓衰老。美容、美肤是从外表打扮的尽可能美,为了年轻美貌,甚至不惜动手术整容、拉皮等方法,都是为了掩盖衰老和丑。这种以假象给男人看的行为,男人也都承认和看惯了,毕竟女人的美是为了男人,男人还得感激女人。哪个男人在乎自己的老婆、情人去美容呢!许多女人的收入主要都用作美容了。一般的美容不伤害身体当然是件好事,应该提倡,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美是好事情,只要没有像裹脚那样残害女人就行了。可是辩证法非要说有一利必有一弊,女人非要为美容付出痛苦的代价。裹脚的痛苦并不能改变女人对美的追求,生命诚可贵,美容价更高,现在美容发展到要危害健康甚至生命的地步。君不见多少女人为了身材,拼命减肥,落得一身疾病;君不见多少女人为了脸蛋,不惜刀光剑影,甚至毒害自己。四十二岁的美国明星麦当娜用毒针维持自己的青春,使她现在依然显得年轻。用毒来美容竟然已经让人们逐渐接受,中国妇女早在四年前就开始了毒针美容,此法如同烈火洪流,势不可当。注射毒针5分钟,就可以年轻十岁,这种诱惑谁能抗拒?

   据我所知,世界上的职业模特大都吸毒。为了保持身条,维持生计,许多职业模特被迫吸毒。吸毒可是危害人的健康的,牺牲健康就是美的代价。我想了想,这用毒来美容比中国的国粹裹脚还残忍。现象掩盖本质,娇媚脸蛋上欢笑掩盖着痛苦的身躯。裹脚残害妇女,毒针美容也残害妇女,看不出它们本质的区别。所以也不必再嘲笑中国的裹脚,还不如嘲笑毒品带来的美容。

   感叹之余,忽然想到这裹脚和毒针美容之方法手段也应用在中国社会政治经济上。形象工程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裹脚布和那“毒针”吗?许多中国的城市美容是用失业、贫困为代价的,那些雕塑、高楼大厦、五星级酒店、纪念碑、立交桥、高速公路、堤坝的后面掩盖着多少污垢?朱熔基前不久在北京愤怒的指出,“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去关心下岗的困难职工,而去大搞政绩工程,甚至把国库的钱拿去盖五星级的宾馆,头脑发热哇!如果我们还不看清当前的形势,还像去年一样大手大脚地花钱,一旦碰到困难就会束手无策。”可惜朱熔基没有揭露最本质的东西,那就是专制制度带来的必然弊端。

   我们来看中新网4月3日披露的所谓形象工程。报道说,在慈溪市最繁华的青少年宫路与三北大街交会处,赫然矗立着一幢庞大的建筑,这就是当地有名的政府“形象工程”——东方娱乐城。然而这座耗资6500多万元的娱乐城,当初却是依靠政府的金字招牌大肆非法集资和向银行举债,结果债台高筑,目前资不抵债,80多名老百姓的血汗钱有去无回,上访不断。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