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赵达功文集
·闲聊中国人的吹牛
·“你就是赵紫阳的四公子!”
·小议国家、民族与汉奸
·阿扁,你为什么不提……——致阿扁
·新疆籍小偷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把中国承包出去!
·要多看别人的长处
·吃二遍苦 受二茬罪?——失业老工人的感受
·要么做民族罪人,要么做世界罪人
·从中国强盗说起
·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攻击、漫骂和歪曲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辉
·共产党继续执政的社会基础
·关于斯里兰卡人自杀的思考
·胡安宁理解错了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对布什的“邪恶轴心说”我是不赞同的,北韩、伊朗、伊拉克三国最多只能说是邪恶国家,它们形不成“轴心”。最近美国又扩大了邪恶轴心国家的数量,把古巴、利比亚、敍利亚也包括进来,就是美国的盟国也知道有点牵强附会。且不管美国怎样对邪恶轴心国规定,我认爲世界上最邪恶的国家就是北韩,北韩以外的其他邪恶国家都无法与之相媲美。    对美国构成威胁的这些邪恶国家,如果说是因爲它们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倒不如说是因爲它们是美国的敌对国家。因爲世界上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很多,除了俄国、中国和欧洲的英法外,还有印度、巴基斯坦,爲什麽这些国家不是邪恶国家,因爲它们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针对美国吗?俄国、中国的核武器还能针对谁?假如有一天,巴基斯坦被原教旨主义控制,那它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是以前就存在的。是否成爲邪恶国家是一个变动的量,现在的邪恶国家如果变成民主国家,不仅不是邪恶国家,而且它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能因爲国家性质的改变而销毁。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但是美国、俄国、中国等国家也没有完全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在发展。毫无疑问,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本身就是邪恶的,并不因爲政府的性质不同而改变其邪恶性质;政府的邪恶是最根本的邪恶,铲除这些邪恶国家的政府是铲除“邪恶轴心国”的必然。

   对美国的恐怖主义袭击固然邪恶,对以色列平民的恐怖主义袭击也同样邪恶,但这些邪恶都比不上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主义统治的邪恶程度。毛泽东时代中国就是一个恐怖主义邪恶国家,不是在国际上发动恐怖主义袭击,是对本国人民实行邪恶的恐怖主义统治。毛泽东的忠实追随者波尔布特在统治柬埔寨期间,实行的是最骇人听闻的恐怖主义统治,残酷屠杀了一百多万人民。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邪恶国家就是北韩,并非它制造了9.11恐怖主义袭击,而是对本国人民的惨无人道的野蛮统治。

   如果说中国黑暗,那北韩简直就是地狱。对于饥寒交迫的北韩人民来说,中国人的生活就像是天堂。但是中国政府依然属于邪恶政府,对待北韩难民没有丝毫同情,还协助北韩特工在中国境内抓捕难民。当那些被抓住遣返回去的难民像牲口一样,被铁丝穿鼻、穿琐或铁丝穿掌拖回北韩时,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表示了愤怒和谴责,惟有中国政府站在恐怖邪恶的北韩统治者一边。饥饿的北韩人民能往哪里逃?东西方向是大海,南面是铁丝网和地雷阵,只能向北,往中国逃难。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自治州的鲜族人和北韩难民都是一个民族,本来逃到中国就可以消失在人群中,延边的鲜族人民是同情北韩难民的,但是中共当局协助北韩官方将难民赶的无处藏身。要知道,遣送回去的北韩难民面临著死亡、酷刑的结局,难道中国政府就没有一点人性?

   这些年来,北韩究竟有多少人饿死,恐怕谁也不知道,但其程度决不亚于中国的三年饥荒。当然中国的三年饥荒饿死多少,中共当局也不会公布。还好的是现在中共不能阻止调查,不能阻止对当年中共乌托邦政策的评论与批判,中共最多是保持沈默;而北韩就不同了,所有的外国记者都不能对人民的遭遇进行采访,你根本就进不去,北韩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外界被封锁的很难知情。

   北韩的友好邻国只有中国,对北韩金家父子专制统治的支援在世界上也只有中国,如果没有中国的支援,北韩的邪恶统治不会坚持到现在。

   战略角度考虑问题,中国担心失去北韩这一天然屏障,因此继续支援北韩恐怖邪恶统治,但是中国应该有能力迫使北韩走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即便是北韩变成了民主国家,我不认爲就会在战略上对中国安全造成威胁。关键在于自己本身的强大,北约都已经扩展到俄罗斯边界,对俄罗斯有多大威胁?何况朝鲜半岛一旦稳定,美国就失去了在亚洲强存在大军事力量的理由,如果有理由也只有对付中国威胁的理由和保卫台湾的理由。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包括朝鲜半岛统一决不是一蹴而就的,与东西德的情况决然不同。这些不是本文讨论的问题,不再赘述。

   最近不断有北韩难民逃到外国驻中国的大使馆或领事馆,寻求庇护。中国政府应该遵守有关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承认他们是难民,中国自身不去保护他们,应该允许难民寻求其他国家的保护。实际上他们还是双重难民身份,也是政治难民。遣送回到那个邪恶国家,与亲手杀死他们没有区别。如果美国采取行动推翻北韩金家王朝,我坚决支援。

   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就是与恐怖邪恶爲伍的形象。凡是专制独裁国家都是中国的友好国家,当这些专制统治被人民推翻以后,中国当局有没有感到尴尬?当年中国支援前苏联政变,种下了罪恶的种子;支援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独裁政权,最后人民起义推翻邪恶统治,中国当局吞下苦果;中国支援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与北约和美国对抗,最后结局不也是很狼狈。现在得到中国支援的邪恶和专制国家有伊拉克、利比亚、北韩、缅甸、伊朗,这些国家有的很快就会变革,相信不久缅甸成爲继菲律宾、印尼之后的又一个东南亚民主国家,爲什麽中国当局不去与昂山素姬接触并搞好关系呢?民主制度是被世界上两个世纪以来实践证明的最合理的制度,国际化实际上根本的还不是自由经济,是民主制度的国际化。所以我认爲,邪恶国家的定义应该包括所有的专制国家,专制国家都是邪恶的,尤其是那些对本国人民实行恐怖统治的国家。

   2002年5月13日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