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赵达功文集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革命当属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它们要揭示宇宙的来源、宇宙的本质和宇宙的秩序,对于宇宙的揭示,是探求真理的过程。我觉得人类社会所探求的真理,不是仅仅用科学家探求宇宙真理一样来形象描述,而是可以完全适应社会学的研究,可以说,科学解释宇宙和科学解释人类社会经常是一致的。物理学的研究是哲学研究的基础,物理学的发现可以是人类社会真理的发现,物理学揭示的规律也是人类社会的规律。    中国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社会的不平等。滥用权力,贪污腐化,巧取豪夺,严酷的剥削压迫,社会财富向极少数群体集中,造成了迅速发展的两极分化。社会分配的不平等,同时也是社会权利的不平等,弱势群体心理不平衡,自然导致社会矛盾深化,引起社会动荡。不管是中国历史还是外国历史,暴力革命都是因为社会的不平等造成的。现在世界上的民主国家不会发生暴力革命,是因为社会财富、权利都趋于平等。绝对平等是不存在的,人本身的差异性就是不平等。但是社会不是一个人的社会,而是一个众多人员组成的社会,不平等的差异如果合理或趋于最小,社会就不会发生政治动乱,更不会发生诸如暴力革命之类的事情。社会财富占有的构成呈橄榄球形状看来是最合理的形式,西方民主国家的确是这样的社会模式。中国社会科学院对中国社会十个阶层的划分,在人们面前展示的中国社会结构呈金字塔形状,极少数富有阶层高高站立在顶尖,而绝大多数贫民百姓处于最底层。

   人们对社会不平等的憎恨,首先是人们的心理状态引起的。如果心理不平衡的是极少数人,那是属于正常状态;如果造成大多数人心理不平衡,自然就会形成社会矛盾,并且这种矛盾无法调和。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多数心理不平衡的人心理平衡,而多数人心理的平衡需要社会财富、政治、权利等的平衡。做到这一点,事情也就解决了。

   中国国民的劣根性也就是传统的劣根性,是人们容易满足现状,尤其是只要能填饱肚子,人们就再无他求,对政治改革和民主权利的争取是不感兴趣的。但是,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历史上的中国了。大庆、辽阳、抚顺等地发生的工潮,已经证明中国人开始向不平等宣战,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填饱肚子,还对社会政治权利和社会财富分配不公表示观点,开始理性的诉求政治。

   一九六零年到一九六二年,那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饥荒年代。虽然那是毛泽东和共产党政策造成的,并且饿死最少三千万人,但是社会并没有发生政治动荡,没有发生农民起义(革命)。究其根本原因并不是由于共产党的残暴统治。在历史上,秦始皇的统治是非常残暴的,但是依然发生了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根本原因就是社会平等问题,尤其是最基本的平等财富分配的平等。三年饥荒年代,中国人没有民主权利,但是在社会财富分配方面,毛泽东搞的是绝对平均主义。饥饿的农民要造反,竟然没有造反的对象。当然这个造反首先是抢粮食,抢哪里的粮食?抢谁的粮食?如果有地主,那一定要抢地主的。但是没有地主,更没有社会贫富悬殊,周围的人,周围的村庄,甚至包括共产党干部,大家都饿着肚子,如何造反?

   心理的不平衡来源于比较之中。和邻居比较,如果别人富了起来,而自己还是老样子,心理就不平衡。一个人的不平衡算不得什么,如果是一个群体不平衡,就会形成社会不平衡的力量。深刻的社会不平衡,必然是由于社会制度原因形成的。失业工人的不满,就是因为共产党所制定的制度,没有考虑工人的合法利益,没有去平衡社会的财富。

   物质生活仅仅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就是精神生活。仅仅满足于物质生活温饱,而没有人的尊严,那是动物的生活。我们大多数中国人已经勤劳勇敢地做了几千年的奴隶,过的就是牲口般的日子。过去,许多中国人羡慕美国和西方社会失业工人的生活,困惑为什么他们拿着失业金,在超级市场购物,还要游行抗议政府?因为那也是社会不平等造成的,但美国人不是仅仅追求填饱肚子,更多的是追求人的尊严。大庆、辽阳、抚顺等地工人的基本生活与西部山区贫苦农民比,可能要好的多,为什么还要闹工潮?正是因为比较的对象不同,人们的心理平衡状态不一样。农民的觉悟不如工人,农民普遍有“认命”的思想,工人就没有,而且中国工人过去一直有很高的社会政治地位,现在一落千丈,成为既贫穷又没有社会地位的弱势群体,当然心理不平衡。

   感觉是人的奇妙的东西。人们心理的感觉是十分重要的,感觉常常决定人的判断。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叫人难以理解,是因为我们总是从我们的感觉出发来理解。经常有人用火车的例子来解释相对论,这个例子恰好也能说明社会不平等的意义。如果我们作为乘客,当火车驶离车站时,我们会感到站台是在向后移动,站台上的人会认为是火车在移动。究竟是火车在动,还是站台在动,按照相对论说,都是正确的。作为乘客,因为有外边景物的比较,所以知道火车开动了。但是如果外边的景物不可比较,我们怎么知道火车在动?事实上站台确实在动,因为地球在转动,而因为地球没有引擎轰鸣的噪音,而且地球是均速运动,人是感觉不到地球在动。可惜地球不会刹车,而火车或者汽车都可以刹车。作为车辆上的乘客,当车辆均速运行且没有引擎声音时,我们也常常感觉不到车辆在移动。我们在火车上的走廊里走来走去,就像我们平时在陆地上走来走去,但是突然一刹车,我们还会随着原来的惯性,人的身体向前冲。如果我们周围的人富裕起来,而我们自己还是停留在原来的生活水平,我们就会认为我们贫穷了,其实我们自身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发生变化,只是由于比较,由于社会引擎急刹车,我们的身体适应力还停留在原来的状态中,于是感觉使我们贫穷了,所以心理就不平衡。社会应该追求的就是这种感觉的平衡,在比较中的平衡。共产主义追求绝对平等是不现实的,但是社会的极端不平等,就会让人的心理感觉不平衡。合理的公平的社会应该使社会趋于最大的平等。我们经常使用数字来衡量社会是否基本平等,是否合理。如基尼系数,社会失业比例,最低生活标准等,都是衡量社会是否公正合理的指标。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