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徐沛:章诒和与冰心]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
·正在有情无思间——史良侧影
·两片落叶,偶尔吹在一起——储安平与父亲的合影
·君子之交——张伯驹夫妇与我父母交往之叠影
·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之印像
·斯人寂寞——聂绀弩晚年片断
·一片青山了此身——罗隆基素描
·人生不朽是文章——怀想张庚兼论张庚之底色
·越是崎岖越坦平——回忆我的父亲章伯钧
·邢小群:文起当代之衰
·邢小群:近看章诒和
·章诒和:我会继续写下去
·但洗铅华不洗愁——写者、编者谈《往事并不如烟》
·读到之处:历史深处的记忆
·网友整理《往事并不如烟》被删部分
·黄河清:英雄蒋彦永 巾帼章诒和
·徐沛:章诒和与冰心
·丁东:章诒和与《往事并不如烟》
·许纪霖:如何“亲历历史”
·箫弦:读章诒和《史良侧影》兼谈名人的尴尬
·冯远理:遥远的绝响——读章诒和《最后的贵族》
·尹慧珉:《往事并不如烟》瑜中有瑕
·姚锡佩:为周颖辨正--读章诒和文后
·龚铁鹰:幸好有一位章诒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沛:章诒和与冰心

   章诒和是被毛泽东亲自扣上右派帽子的章伯钧之女。这位头号右派作为民主党派领导人曾为中共获得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支持立下汗马功劳,所以在中共夺取政权时当上了部长,一家四口分得北京的深宅大院一个。(不知此大院的真主人有何遭遇。)然而好景不长,57年章伯钧就被毛泽东赶下了政治舞台。从此章家虽属红朝的特权阶层,但不再门庭若市。 因而养尊处优的章诒和视被分配到成都工作为惩罚。哪知接下来她却因日记中的自由言论被中共判处20年徒刑,68年被遣送到雅安的茶场饿著肚子服苦役,长达十年。而那年只有2岁的我则被父母因成都生活条件好而送去托人扶养。章诒和对四川尤其是雅安的记忆可想而知,虽然四川自古是神仙高人的隐居地,以诸葛亮为最,即使中共上台后大肆「破除迷信」,奇人奇迹也层出不穷。我的情操和志趣就深受四川的文化,乐山大佛等文物以及青城峨眉两座仙山的陶冶,以致86年我初次上北京就嫌它空气不好。十年后我从德国最后一次到北京则感觉「是可忍,孰不可忍?」

   时不时有人夸我有才华,每次我都否认,绝不是我谦虚,因为与其说我有才华,还不如说我重良知。我六四后开始反对血腥镇压请愿学生的中共,现在则不能对中共残酷迫害异己熟视无睹。我确实兴趣广泛,读书不少,也自以为能领会圣贤先哲,但却时常苦于表达自己的领悟。我连自己的真情实感都很难如意地描述出来怎么算得上有才华?那些能够时刻响应中共号召写出长篇大论来愚弄老百姓的笔杆子和能把蚊子吹捧成大象甚至无中生有的写手才称得上才华横溢。当然只有章诒和所拥有的才华令我佩服。她笔下的人物群像是那样的栩栩如生。这些一流的素描实在令我叹为观止!这一系列人物侧影不仅刻画出帮助中共夺取政权的民主人士的真实面目,还让我再次应证了「果报原来总不虚」的古训。

   我目睹了一批什么都懂唯独不懂传统道德的才子佳人在中共的专政下为了眼前利益出卖良知,私愤公泻,然而害人也必害己。比如57年出卖章伯钧的史良,在66年时则遭人出卖。夺了史良之爱罗隆基的蒲熙修到头来也被他人夺其所爱。而伤了无数女人心的罗隆基最终落得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去……

   与别的高干子女相比章诒和的境界高远许多内涵也丰富不少。我尤其看重她笔下流露出的中华文化气息,这得归功于「最后的贵族」康有为之女康同璧和收藏家张伯驹夫妇等的熏陶。从章诒和对康同璧爱算卦等的描写和章伯钧对此的评价说明最后的贵族们或多或少相信神灵,而章伯钧这样的政客则已不知敬天畏神。这也表明他在德国留学期间忙于搞政治,与共产党(无神论者)打成一片,既未好好读书也未深入社会。其实在西方也一样流行「算卦」,只不过算法有所不同。孔子晚年热衷的「易经」就是算卦的经典。「易经」也深受欧美知识界的重视。当章伯钧他们因马列邪说而背叛祖先时,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赫塞(Hermann Hesse) 正在研究中国古籍,并象孔子一样对「易经」爱不释手。

   每次阅读涉及中国近现代的文字,我都发现主人公们总是在救国的大旗下以民主科学为名打击中国的根基─传统文化或曰道德规范。岂止是章伯钧这样的政客,宋美龄那样的基督徒也一样。西方的基督徒们为了信仰为了传播福音而变卖家财,清贫度日,早期的基督徒更是因此像今天的法轮功弟子一样经受了残酷地迫害。宋氏家族则以传教士为职业而致富发家,宋美龄可谓奢侈无度。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基督徒的一大戒为不得当第三者,而一个传教士的家里竟然出了两个有名的第三者!宋美龄致廖承志的信就足以证明她高瞻远瞩,仅寥寥数语便点破中共反人性和反中华传统的邪恶本质,我读后专门把它拷贝下来以四处发送,但这还是不能让我对她心生敬仰。

   对和宋美龄一样高龄但却没其高见的冰心我却一直心怀敬意,虽然她94年发表的70年文集里不缺少「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周总理」,「一代伟大的女性─记邓颖超大姐」之类的文字,我不会把它们推荐给任何人。然而我还是觉得她比宋美龄可爱。

   号称基督徒的蒋夫人会建议美国总统用砍头来对付工运领袖,而追随中共的冰心94岁时用毛笔为自己的文集所题的话为: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迷漫,使穿枝摘叶的行人,踏著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涤。想来那时她的手和脑都不大好使了,这句话的文字不引人入胜,其中几个字还难以辨认,但意思则一清二楚。就是说冰心虽然相信共产党,但她本人从未伤害过别人并且一直心怀爱和同情。

   周恩来夫妇在她面前道貌岸然,以建设「新中国」的口号把她从日本统战回国。她自此便真诚地投入到了「新中国」的建设中,并努力改造「旧」思想。在她丈夫被打成右派后,她不仅不离不弃,还为其申怨……。冰心不怀疑中共的伟大光明正确,看不到中共的邪恶本质,接受替罪羊林彪和四人帮是罪魁祸首的宣传,这些都表示她确实不高明,但这不是她的过错,只能谴责周恩来夫妇两面三刀,谴责中共弄虚作假。

   如果我没有机会来到德国,不能自由地接触东西方的传统文化,而是象冰心一样半个世纪来只能听到中共的谎言,那么我也未必能认清中共狼的吃人本性。像她这样正直善良却受骗受害而不知的东郭先生们何其多也!念及这点,我甘当祥林嫂,不厌其烦地告诉读者:中共是披著羊皮的狼!而章诒和用优美的文字讲述的正是这只狼玩弄亲近它的人于掌心并把他们一个一个先从精神上再从肉体上吞噬的真实故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