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铭山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铭山文集]->[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上)]
张铭山文集
也论“以德治国”
·论“以德治国”出台的现实背景
·论“以德治国”的道义基础
·论中国社会主义的“德”
·论民主和公正是当下最大的德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上)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下)
2002
·呼吁关注狱中绝食的王金波
·关于爱国主义的一点思考
·为什么要记住折磨王金波先生的李太山
2004
·算了吧,赵哥儿!
·我们推荐王金波
2005
·向赵紫阳三鞠躬
·哀哉,紫阳!
·岁末杂感
·做民运人太沉重──有感于刘青及中国人权事件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山东好汉”王金波刑满出狱
·陈延忠先生病逝
·别了,我心中的雅克之虎!
2006
·漫漫长夜的星光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
·中国人人性之我见
·假如苏家屯惨案是真的
·可以不爱国,但决不能害人以自逞──与东海一枭先生商榷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泰山颓兮!圣人离兮!——悼张胜凯先生
·《大学章句》经文析
·《中庸章句》经文析
·“我”的自述
·福兮?祸兮?——三爷爷的咸淡人生
·陈光诚动了谁的奶酪?
·把党文化从我们的头上请开
·悼林牧老:生如夏花之绚丽 死如秋叶之静美
·“君主之国”与“人民之天下”——惜读方孝孺、黄宗羲
北墅“同学”录
·楔子
·一、斯人已驾黄鹤去,天涯何处觅在京──献给死去的民主党先驱:王在京
·二、学猎东西铗长鸣亦儒亦侠浊世行──记我的良师益友姜福祯
·三、牛犊初现不惧虎敢做黄钟大吕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最小的“反革命”小兄弟:张杰
·四、坎坷困顿浑不怕不做纨绔悯世人──记中共干部家庭的叛逆者:张宵旭
·五、布衣偏有荆轲志 命比纸薄心如磐──记永不向中共暴政低头的民主党人:牛天民
·六、心意阑珊壶中度,怎堪那春夏秋冬──记青岛“6.4”民运中的“拼命三郎”之大郎:史晓东
·七、潍城一百几万众 除却济潍谁丈夫──记我的潍坊老乡:刘济潍
·八、“旋风”起兮京华震,利笔如椽邪魔惊──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老牌”反革命:孙维邦
·九、年衰犹有鸿鹄志,偏向虎山搏苍龙──记烟台“六.四”政治犯:孟庆秦
·十、平生谨慎夹缝过,怒发如戟斥共魔──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基督徒之一:姜春源
·十一、风起青萍暗涌起,悄无声处刀剑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基督徒之二:吴旭升
·十二、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朋友泪沾巾——记青岛“六.四”民运勇士:陈延忠
·十三、独手高擎干戚舞,穷且志坚大道行──记青岛“6.4”民运勇士之二:张本先
·十四、身达不忘济国难,取义怎顾善其身──记秦城“六.四”政治犯:李楠
·十五、一十八年寒窗路,梦断北墅囹圄中——记青岛“六.四”民运领袖:陈兰涛
我的“新生”之路
·楔子
·走出“伊甸园”
·北墅岁月
2007
·千岁!张五常大师——夸夸咱们的张大师
·个人的力量——叶利钦与赵紫阳的一点比较
·支持《民主论坛》
·“六.四”十八周年杂感
·邓家妮子:你家行的是兽行,欠的是血债!
·从临朐“老爷”拆迁看“弱势群体”的无奈
·猪死了——还报马力先生
·沧海横流见英雄
·中国特色的将军:张召忠
·权力的毛孔——记我的免费晚餐
·真话之不兴,遑论民主自由乎?
·谁总在砸碎弱者的饭碗?
·“六·四”——燃起我生命圣火的火花
·“范元甄现象”与人性的幽暗——有感于李南央、老鬼的母亲
我也伸伸脚
·楔子
·1.我为什么向《伸脚录》“伸脚”
·2.向季羡林伸伸臭脚
·3.茅于轼的矛和盾
·4a.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4b.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4c.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2008
·从月庄民选事件看中国基层“鸟笼”民主的困境
·公仆的暴虐与草民的血泪
·祸从口出——倪家庄旧事
·我的青岛情结
·雷锋的假面与真相
·谁在制造伪善的谎言
·正义、宽恕及其他
·永远的索尔仁尼琴
2009
·英魂廿载何处觅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
·2010年青岛记行
2010
·梁信和工友的一天
2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上)

   

   中共建政至今,大陆各种问题纠缠一起,剪不断理还乱。任何一个问题都涉及到社会问题的方方面面,都涉及到政治、哲学等深层的东西。任何治标之法都已用尽。除非从根本上下猛药根治已无路可走。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中共从开始的信仰集团演变成今天的利益集团,从开始的干部特殊化、后来的“走后门”,终于演变成中共自己吞噬自己生存基础的“腐败癌扩散”运动。这一过程的形成应当说是必然的。导致这个结果,主要是制度上的原因,也有历史文化上的原因。

   中国从来都是森严的等级社会。在这种社会制度中,个人只有取得优势的社会等级地位,才能得到优越的生存条件。“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整个社会分成两大阶级——统治阶级、被统治阶级。中国政党统治以前,被统治者若想奋斗争取成为统治阶级,主要是经过举荐和科举考试来实现。即使经过科举考试,作官也需要拜师、送礼、拉关系,并且各个朝代不乏有卖官鬻爵的事例出现。

   在被统治者内部,穷人阶层的成员若想上升到富人阶层,需要两个方面的条件:一是自身的素质和机遇;二是官方的支持与庇护,打点各路菩萨满意是必须的。在统治者内部,官员地位的升迁,取决于上级的赏识、帮派的兴衰,以及金钱的打点。官员一旦权力在手,必然挖空心思贪占勒索。“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官员们的贪占行为必然造成整个民族公正心理的缺损。

腐败作风+官本位

   中国的法律及实施,存在两个方面的不公正:(一)刑不上大夫。统治阶级在法律适用上另有一套规则,这种不公正一直延续到现在。人们的入党热、当官热,除从功利的角度考虑外,还有寻求庇护的因素。党员官僚身分是人的第二生命,一旦触犯法律,身分能起到与之相称的保护作用。(二)法律操作缺乏公正性。长官好恶、政策、面子、金钱、个人素质高低,都会影响法律的公正。从这些情况来看,权力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必然影响社会公正;社会公正不存,必然导致腐败及官本位思想盛行;官本位思想盛行,必然使行贿、索贿正常化。这样,又反过来促成整个社会的腐败。

维护个人和派别利益

   中共自陈独秀先生被罢黜以来,一直以革命党的姿态显现着。中共执政前,对外在推翻国民政府过程中,采取欺骗、诱惑等手段拢络人心,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内在整肃异己的残酷内斗中,不惜用砍头活埋、乱石打死等令人发指的“红色恐怖”手段,确立自己的独裁统治。长征前后,中共在生死存亡之际仍然内讧不断,十几万中共将士死于“肃反”及“西征”、“东征”等各种阴谋之中。

   中共这种在自身难保的危机时刻,各帮各派宁置全党于危亡之中,也要确保自己地位的做法和心态,在那时就已表露无疑。能为了本人、本派利益,宁置其党于死地在所不惜,那么,也能为了本人、本派或本党利益,置整个国家民族于死地在所不惜。从这里,我们就不难理解中共历次运动,不难理解中共的历次“路线斗争”,和在“三年困难时期”及“4.5”运动、“6.4”运动中的所作所为了。

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场

   在这种灭绝人性的运动中,个人为了自保,只能尽力揣摩上司意图、见风使舵。人们出卖背叛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党”指向那里就咬到那里,哪怕是自己的至爱亲朋、亲生骨肉。万物之灵的人变成了残噬同类的野兽。这种扭曲人性、使人为兽的运动,随着中共的强盛,也逐渐从中共党内、中共占领区向全国铺展开来。

   中共建政后,更是把这种运动在深度、广度上发挥到了极限——通过“肃反”、“一打三反”、“四清”、“社教”,尤其是“引蛇出洞”的“反右”和“文化大革命”运动,把这种使人变兽的运动以最快的扩展速度在全国展开。共产文化与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合流,把人类的残忍兽性发挥到了极限——良心被狼心吞没,中国社会变成了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场。

   各种势力、各派力量,在你死我活的残杀中恶性互动、相互推波助澜,为道德价值体系的彻底崩溃做好了理论上的准备。

运动接连不断,经济崩溃边缘

   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就发誓不当李自成第二。他从内、外两方面下手:一方面对党内、外异己势力进行严酷镇压,一方面大搞各种运动,企图以此巩固政权,杜绝腐败,以期达到共产中国长治久安的目的。但是,扭曲人性的共产文化,注定了毛泽东的这些做法必定以失败告终。毛泽东执政27年中,政治运动接连不断,国人在相互残杀和饥馑的双重摧残下苟延残喘,中国经济一直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部份人先富起来的经济改革

   邓小平作为毛泽东时期经济政策的反对派,认识到了毛泽东在经济运作上的缺陷,上台伊始即力主经济改革。先是在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发展乡镇企业,后是实行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负责制,至此“中国特色”的经济改革全面铺开。

   中国别具一格的经济改革,从一开始就是极不公正的。权力自始至今决定着经济的活动,而且经济改革从开始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缺乏应有的预见性。官僚们在这场没有任何监督、可以“交学费”的纯官方改革游戏中,自然会在“致富路上”响应党的号召,先富起来。

   邓小平开始时的初衷可能不是现在这种境况。那时的宣传是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其他人富起来,也就是说,初衷可能是好的。但是,任何政策的制订或改动,必须有相关的政策来配套。任何经济政策的顺利实施,必须有相关的政治制度作保障。政治改革必须与经济改革同步,有时还必须超前于经济改革。

发财皆公仆,富豪无白丁

   计划经济是权力经济,而“市场经济是公正经济”(秦晖《天平集》11页)。没有公正,就不会有真正的市场经济;没有有效的监督机制,就不会有公正;而有效的监督机制必须有民主制度的保障和国人公正意识、道德水准的提高。孔子的牛车可以与骡马配套,但如果想再快一点,换上汽油发动机,就必须改进整个车子,并且还要先修好路。

   改革至今,国人生存状况逐年恶化。在生活水平方面,不管什么原因使然,比毛泽东时代确实提高了很多,毕竟大多数人能吃饱饭了。但“端起碗来吃肉(饭也,国人还远没有奢侈到这种程度),放下碗来骂娘”是有原因的。随着官僚向人民“改革”的逐步深入,“公仆”们搜刮国人血汗心情的逐步迫切,国人上学、医疗、住房费用大幅度提高,失业人数大规模上升,就业日益艰难,生活越来越难以维持。从前,上学、医疗、住房等费用低,虽然生活艰难,但还能勉强活下去。但随着“公仆”们对“主人”各种利益贪婪的剥夺,现在虽然大部份人“肉”(饭)能勉强吃饱,但活不下去了。原来对改革抱有很大希望的国人,在乱哄哄20多年后睁眼一看,发财皆公仆,富豪无白丁,这才明白,原来所谓改革,就是把国人的公共积累改给官僚富豪,并且还要给其做奴隶受其盘剥欺凌不得喊冤叫屈。对政治历来淡漠的国人,逐步被逼到了非关心政治不可的地步。

   改革以来,各级官员从开始“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的个人受贿、索贿,逐步发展到伙同亲朋好友席卷全国的瓜分国有资产的制度性腐败运动。圈外人士也削尖了脑袋拼命拉关系。一时间,“十亿人民八亿商”,都力争踏上这趟化公为私的致富快车分得一杯羹。在中国现今文化熏陶下,制度性腐败很自然地过渡到了社会性腐败。这样,腐败与道德沦丧恶性互动,为现在和将来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祸患已经铸就,消除它恐怕需要几代人的时间。

   中国现在没有所谓的中产阶级。中国的阶级,只有吃人的官僚和其帮凶组成的官僚富商阶级,和被其任意宰割的奴隶阶级。如果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可以称之为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也是典型“中国特色”的。这个中产阶级的非官僚成分,几乎无一不与官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有的是“一家两制”的官僚家庭成员或亲属,有的是官僚的亲朋好友。他们是与官僚合伙瓜分国有资产的合伙人。他们与官僚的区别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分工不同而已。本应是对民主最向往的中产阶级,也就成了最反对民主制度、最拥护现行制度、对“社会稳定”最向往的群体了。

   这样,中国人在对国家将来走向的期盼上,出现了戏剧性的分野。原来被称为资产阶级、现在被称为“中产阶级”的这部份人,成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最坚定的拥护者——因为只有在这种体制下,他们才能维持其政治上的特权,确保其经济“利润”的高速增长;一直被称为无产阶级、国家主人,实则奴隶的绝大多数国人,渴望变制,渴望社会公正,反而成了“社会稳定”最大的隐患。“公仆”不允许他们建立代表自己利益的组织。他们只能受其压榨、欺凌。他们想的是怎样活下去,怎样把被剥夺的利益夺回来,实现社会的平等。他们对民主制度的要求还是模糊的,至少现在还不是第一位的。一贯鼓吹民主、要以民主救中国的异议人士,一直被中共所封杀。他们没有与民众沟通、交流的管道。本应是社会变革柱石的这部份政治势力,只能在民运圈内及海外谈民主,没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民主论坛200107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