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郎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张郎郎文集]->[《王庄》]
张郎郎文集
·张郎郎简介
·“太阳纵队”传说及其他
·家书(小说)
·金豆儿(小说)
·张郎郎再介
·林徽因和国徽
·《大雅寶舊事》第一章 老搬家
·我和遇罗克在狱中
·孙维世的故事
·"血统"鬼魅始终笼罩中国
·我与死刑号
·北妹南下,繁荣娼盛
·我所知道的北京看守所--中国狱所系统目击资料之一
·中共"神仙"史
·遇罗克现象的反思
·北京看守所的学习班
·狱中遇罗克
·烤肉周
·《大雅寶舊事》第十三章 面人汤
·《王庄》
·迷人的流亡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庄》

     伟人说:“伟大总是以质朴的形式出现。”王庄进来那天,质朴到家了。大夏天,挽裆裤、光脊梁披个黑棉袄。瞧不出一点儿伟大的影子。要说与众不同,只是瘦,还高。你可以想像:一根竹竿挑着个小山--脑瓜儿又黑又亮,后脖梗子两根老筋,清清楚楚地来回支楞。
   
     我们在看守所练了五年饿功了,全体彻底减肥,按说快练成人干儿了。可和人家一比,还欠火候。我们捂得像白秫秸秆,他晒得挺筋道--一根黑铁钎子。
   
   我开始疑惑他没准是个伟人胚子,在于他两眼泛光没焦点。无论看什么都不聚焦,看人一律用透视。你问他东,他准说西。很有大智若愚的谱儿。

   所里发《要物表》那天,更透出他的别具一格。那会儿我们算“未决犯”,不准和家人通信,也没有犯人的福利或工资——每月两块钱。所以一切日用品全靠家里送。
    每逢这时候,个个都白着小脸,抓耳挠腮和考状元差不离。要什么?怎么要?家里人看了怎么想?又怎么张罗,怎么送?
   
     可人家王庄,表也不填。看着天,天上云也没有,鸟也没有,人家看空明。等我好不容易完活了,他遛达过来,说:“给咱在手纸那行划个勾。”我问他牙刷?牙膏?肥皂?香皂?针头线脑儿?
   
     “那没用。劳驾,再写个信皮儿。”
   
     “地址?”
   
     “王庄公社,王庄大队,王庄小队,王庄家里的收。”嘿!真是伟大的格式。
   
   所里又让干活了--捻麻经子,那和捻棉线类似。只是转动的拨浪鼓大点儿,麻比棉花硬点儿。我们个个光着青白搓板儿,小手紧倒,拧得忽忽乱转…。
   人家王庄捏点儿麻毛,左看右看,琢磨。
   
     横班长顺着房溜达过来,喝道:“王庄!干活!”
   
     “报告班长:这活儿,咱不会。”
   
     “混蛋!干着学,学着干!”
   
     让我帮他捻了三尺算是开头儿。万事开头儿难么。三钟头过去,王庄楞把那三尺捻成了一尺。本事!
   
     横班长咧嘴了:“王庄,你成心啊?”
   
     “报告班长:手拙。这是巧手娘们儿的活。”
   
     “王庄!什么犯?”
   
     “报告班长:早上喝粥。”
   
     “混蛋!问你呢——到底是什么犯?”
   
     “报告班长:是粥,白薯粥。”
   
   横班长脸青了。“别这儿装傻充楞。停工!开会批王庄!”
   王庄真走运:正好前两天,人民大学的学生郭维一双手刚给打残了。听说:上边正让横班长写检查呢。要不,光批判批判?太便宜。
   
   “强奸犯-——王庄!还不老实!罪行现行一块批!”横班长兴奋着红脸。
   
    常辈儿是王庄的老乡,知根知底。他干牙行——倒腾牲口。那真是铁嘴钢牙,张口就来词儿:
   
     “王庄三十七,操了一个×。小脑袋舒服了,大脑袋受了屈!”
   
     全体哄堂大笑,前合后仰,昏天昏地,乐不可支。横班长都绷不住了。那天批判会开得真好。王庄真不含糊,一点也没有因为挂不住,要寻死上吊的架式。他还抿嘴笑了笑。
   
     回到号里,几个小年轻缠着他得聊聊细节。王庄叹口气:“咳,说什么呀。哪没用。”
   
   这会儿,还得听常辈儿的:苦主儿是王庄大队党支部书记的独生闺女——春花。“顶花的黄瓜,谢花的藕”,水灵得很,一把掌能煽王庄一跟头。前些日子,她有了。支书得立码把她嫁出去。男方还算得上门当户对,那也不是善主儿。非得问出到底是谁的种不行。
   春花死活不说,她明白:奸出人命赌出贼呀。一口咬定,白薯地里让人糟蹋了,没看清。男方不依不饶。最后,还得老人们出面,
   喝了酒合计合计:全村也就王庄能去这个角。他心大,不至于想不开。他又胆小,要是不认吊起来一打就认了。认了,大不了判几年刑,还能去劳改队学点手艺。
   
     王庄七巧玲珑心,没打没吊,痛痛快快就来了。那是真伟人,好汉没干也敢当。
   
     开饭了,还是白薯粥。王庄端起那碗粥,楞了神,“叭哒”泪珠儿直接入粥了,放下碗,哽咽着抹泪。
   
     “我说,王庄,好汉有泪不轻弹,怎么了,委屈了?”王庄一个劲摆手,吭哧半天,才说出话来:
   
     “不是为那个……粥太稀了……能照见月亮。”
   
     “咳,这会儿稠多了,前阵子更稀。”
   
     “你们北京人,成年累月就喝这个活着?”
   
     “不这么着还怎么活?惯了。”
   
     王庄慢慢抹抹脸,用大拇哥抹抹眼角。看看我,第一次聚焦了。
   
     “老张,哪天出了狱,上咱家去。”
   
     “干嘛?”
   
     “让你们北京人见识见识咱们王庄的白薯粥——插上筷子都不倒。”
   
     “是不是你正好插在白薯上了?”
   
     “不——。那粥稠得能插筷子,才能钉时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靠这么糨的粥才能出活儿呢。你哪天去都行,让你美美地喝饱了,管够!”
   
     伟大的王庄的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