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郎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张郎郎文集]->[《大雅寶舊事》第十三章 面人汤]
张郎郎文集
·张郎郎简介
·“太阳纵队”传说及其他
·家书(小说)
·金豆儿(小说)
·张郎郎再介
·林徽因和国徽
·《大雅寶舊事》第一章 老搬家
·我和遇罗克在狱中
·孙维世的故事
·"血统"鬼魅始终笼罩中国
·我与死刑号
·北妹南下,繁荣娼盛
·我所知道的北京看守所--中国狱所系统目击资料之一
·中共"神仙"史
·遇罗克现象的反思
·北京看守所的学习班
·狱中遇罗克
·烤肉周
·《大雅寶舊事》第十三章 面人汤
·《王庄》
·迷人的流亡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雅寶舊事》第十三章 面人汤

    有一天,在大羊宜賓胡同口上,看見一群小孩兒包圍著一個小擔子,我趕緊過去看看是不是小蘑菇。一看原來不是,是一個留著山羊鬍子的老頭兒,戴著老花鏡在捏麵人。我一看他插在那裏當廣告的麵人,有孫悟空、有金錢豹。簡直就是李燕他爸爸的劇照再現,而且比那劇照還好看。因為第一是立體的,第二是彩色的,第三,那個孫悟空還動作矯健生動。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好的麵人。
     我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我們住在草垛胡同的時候,就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供應社裏面。那時候,我爸爸就帶來一個老頭兒,請他和他的幾個徒弟做了一套地道戰的沙盤,泥捏的小人,有八路軍,有民兵,還有日本鬼子。當時我都看暈了,爸爸告訴我那個老頭可不得了,他叫張景祜,是祖傳多少輩兒的天津有名的泥人兒張。
   
     我想那也難怪,張光宇伯伯給我的橡皮泥,我捏了不少日子,也捏不出這個樣子。我爸爸告訴我,這就是民間藝術家。
     我看這個老頭兒做得更好,他的手上滿是皺紋,但是幹活兒非常俐落。他用的麵據說是江米麵,所謂江米就是南方的糯米。他的麵紅黃藍綠黑白,排了一溜。他把不同顏色的麵像畫畫一樣,先調好顏色做出來胖小兒的臉。他用竹籤飛快地又按又點,胖小兒的五官就出來了,他用竹籤挑了一星黑麵,一星白麵,一抹一划那胖小兒的眼睛就左顧右盼了。我看到這兒,整個就快傻了,這人不得了!和皮諾丘的爸爸一樣,簡直是個魔術家,大變活人啊!泥人張就那麼不得了,這個老頭兒更了不得啊。

     當然,麵人兒先天條件就比泥人兒細膩,而且麵人兒的顏色是事先調在麵裏面的。而泥人兒是完活以後上的顏色,當然比不了麵人兒那麼光彩奪人。我那時候歲數小,不明白泥人兒、麵人兒各有千秋。我當時就覺得自己發現了一個民間藝術家的瑰寶。
     我當時就問他:那孫悟空多少錢?他從老花鏡上面看了我一眼。說:五毛。啊?那時候五毛對我說來就是天文數字。我說我只有五分,還是我媽給我買冰棍的。他老人家說:五分也行,我也給你做個胖小兒。
     我說:大爺,我們家離這兒不遠。您到我們家門口,我和我爸說說,讓他給我買這個孫猴子,好不好。老頭兒這會兒正好沒有生意,就挑起擔子和我一起到了我們家門口兒。我又說:大爺,我拿這個回家給我爸看一眼,要不他不給我這個錢。
   老頭兒還有些猶豫,這時候趙大爺正好在門口,就笑眯眯地對他說:放心吧,這孩子就住這個院兒裏,他不會矇你。最多他爸不給他買唄。
   老頭兒抬頭看看這個院子門口的牌子:哦,中央美術學院宿舍,好,你快去快回。就真的把那個孫悟空遞給了我。
   我小心翼翼地舉著這個孫猴子,趕緊回家,院兒裏的孩子和我說話我一概不理。因為這時候我心裏很緊張,一來是我怕把這個貴重的猴子給碰壞了,二來是我自己覺得這個麵人兒做得好得不得了,可是我心裏沒底。因為我爸這人有自己的一套,過去有些藝術品我以為是好東西,他說都是垃圾。有些土得掉渣的東西,比如小蘑菇的模子,他就說真是好東西。希望這次我真是看對了。
   我進了屋,爸爸正好在休息,如果他正在畫畫我去打擾,那是找揍。我看他在那裏看書,就過去說:爸爸,你看這個麵人兒做得怎麼樣?我爸漫不經心地掃了那個麵人兒一眼,他眼睛立刻亮了,一把就搶了過去。我趕緊說:你慢點兒,這是借來的!
   他把書放下,舉起麵做的孫悟空左看右看,說:這個歸我了。我說,不行,這個麵人兒還沒給錢呢。做麵人兒的就在門口兒。我爸一聽,就說:走,去看看。我爸三步並兩步走在前面,我一溜小跑跟在後面。
   我爸看見老頭兒正坐在門口和老趙聊天呢,很高興,就問道:老先生您好,您貴姓啊?
   那老頭兒連忙站起來說:免貴,姓湯,湯子博。
   我爸爸高興得像一個孩子,說:原來是您啊,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麵人湯啊。
   那老頭兒趕緊說:別這麼說,別這麼說,雕蟲小技,雕蟲小技。
   我爸就說:您這會兒有空兒,來我家坐坐。見到您我真高興,我上學的時候就看見過您的作品,沒想到今天這麼巧就見到您哪。
   於是,湯大爺就挑起擔子進了我們院兒,爸爸把他讓進客廳,叫我趕緊去找孃孃給客人上茶。
   從此湯子博先生就成了我爸的好朋友,我們家的玻璃櫃子裏從此就擺上了湯先生做的孫悟空力鬥金錢豹。還有一個白眉毛的老和尚在靜靜地打坐,他的眉毛一直垂到他的蒲團上。這只有麵人湯才有的手藝,就那根眉毛就夠你練多少年。
   真是無巧不成書,湯子博的兒子湯夙國就在北京男五中念書,正好是我媽媽的學生。我媽媽這才知道他爸爸原來也是個藝術家,於是,就經常叫他來我家玩。有什麼事情也叫他幫忙,比如送我回學校什麼的。湯夙國當時就是任勞任怨的大哥哥。我爸請湯老先生捏了不少一流的精品,除了孫悟空鬥金錢豹、高僧打坐等等以外還有在核桃裏的麵人――「二十四仙朝王母」。我爸拿了去給其他藝術家看,這是給湯老先生打場子啊!
   記得我媽媽也沒少點撥湯夙國,他明白了自己爸爸就是個偉大的藝術家。於是他就開始為爸爸的藝術事業而奔走,直接寫信給當時的文化部長茅盾先生。沒承想很快就得到了回音。經過當時文化部藝術局過問,湯子博老先生就來中央美術學院上班了。
   以後,我爸爸調到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那時學院裏已經設立了湯子博先生工作室、張景祜先生的工作室、還有劉金濤先生的裱畫室。哈,我爸最喜歡的民間手藝都已經登堂入室了。他心裏真高興,幾個老先生也都很高興。
   我第一次到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去看剛上任的我爸,到食堂裏去吃飯,湯老先生聽說我來了,一進食堂就大聲喊我的名字。見到我一把抱住我說:孩子,長這麼大了。好,弄我一個大紅臉,不知說什麼好。爸爸和媽媽在一旁也不幫我解圍,還樂呵呵的。
   後來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的那一段日子裏,和我最好的是湯子博老先生和裱畫的高手劉金濤先生。至今我都後悔沒去和他們好好學一門手藝,我媽媽聽說我想將來當個詩人,就對我說:你先要想辦法養活自己才能去寫作,要不你去學一門手藝。我想這些手藝都需要全身心地投入才行,我的主要精力還要去寫作。媽媽嘆口氣,說:那你至少去學會理髮,你得有個安身立命的本事。
   後來湯夙國一心想學雕塑,就上了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我爸一直認為他應該當好他爸爸的徒弟。勸他一定要留在他父親身邊,把他們家的絕技繼承下來,發揚光大。
   我爸就是喜歡這些民間的民俗的東西,可是年輕人就不一定願意這麼想了。
   也有另一個年輕人聽了我爸爸的話,這就是小寶的表哥―︳鄭於鶴,也就是李可染先生二姐的兒子。我們都跟著小寶叫她二姑,她和我孃孃是好朋友,老姐們兒。那會兒她的兒子鄭於鶴正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正在選擇將來的前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