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郎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张郎郎文集]->[北京看守所的学习班]
张郎郎文集
·张郎郎简介
·“太阳纵队”传说及其他
·家书(小说)
·金豆儿(小说)
·张郎郎再介
·林徽因和国徽
·《大雅寶舊事》第一章 老搬家
·我和遇罗克在狱中
·孙维世的故事
·"血统"鬼魅始终笼罩中国
·我与死刑号
·北妹南下,繁荣娼盛
·我所知道的北京看守所--中国狱所系统目击资料之一
·中共"神仙"史
·遇罗克现象的反思
·北京看守所的学习班
·狱中遇罗克
·烤肉周
·《大雅寶舊事》第十三章 面人汤
·《王庄》
·迷人的流亡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看守所的学习班

在监所系统办学习班只是在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零年的一段时间内,由军管会组织的。这是根据毛泽东的"学习六厂二校先进经验"重要批示精神而开办的。"学习班"集中表现出改造罪犯思想的典型程序。

     一九六九年六月我被转送到半步桥北院的一个小院,在"学习班"里呆了三个月。

   一、学习班的生活

     ⒈ 住宿:一两百个男犯人住在一个小四合院里。白天不锁房门。夜晚才锁上小院的大门。这个小院在看守所的大院里,原本是犯工的宿舍。每间三、四十平米不等,住十几、二十人,比其他监号宽畅多了。房间里都有床,虽然连成通铺,毕竟比监号舒服多了,使犯人有回到社会的感觉。许多犯人说:"已经是半个自由人了。"

     ⒉ 伙食:伙食和监号里一样。但主食的量宽松多了,基本可以吃饱了。副食也比监号里多了些。还可以申请一些咸菜,盐。

     ⒊ 卫生及福利:各项都比监号强多了,例如放茅:解手不在房间中了。厕所就在院子里,来去自由。又如洗漱池就在院子里,犯人们用水自由。卫生比监号强多了。也给了大量滚开水,烫洗铺板、被褥。大力消灭了多次臭虫,虱子也基本被清除了。

     总之,政府的方针是:在不增加开支的情况下,尽量改善犯人们的生活状况。

   二、学习班第一天

     到学习班第一天,先清扫了房间;然后按照政府的安排分组入住。接着让人们搞个人卫生。犯人们都大洗特洗一番。他们几个月、几年来没这么舒服过。他们还把被褥晒在院子里,利用骄阳和热风扫荡了粘汗、霉菌。半天后人们已经焕然一新了。犯人们的心情顿时开朗多了。

     下午在这样的气氛下召开了大会。一位头发斑白的军代表,举着《毛泽东语录》,高声宣布:"全体起立!让我们一起做三件事:首先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众犯跟着敬祝。)现在我们一起学习毛主席语录老三段:'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众犯跟读。)再让我们一起高唱'东方红'…"大家齐声高唱。

     做完这三件事之后。有些犯人被感动得痛哭流涕。有些犯人纷纷表态感谢政府把犯人当人看。他们很久以来没有享受过这些权利。当然,许多犯人将信将疑:政府是否有如此的的诚意?至少大家都觉得政府准备释放这批人。

     由于我们这批人是"政治犯",其实多数人都是"言论犯"、"思想犯",自然认为自己根本没有"罪"。所以更觉得这回肯定会得到释放。从此开始了以下几个阶段的思想改造。

   三、改造思想的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大赞大诵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先由军队的李代表做动员报告:"同学们:刘少奇从前把你们从人变成鬼,现在毛主席要把你们从鬼变成人"云云。

     重点学习几篇毛泽东的重要文章,例如:《将革命进行到底》,《敦促杜聿明投降书》,《别了,司徒雷登》等等。

     然后,由另一位军方的武代表作形势教育报告。讲国内外大好形势。例如"中国既无外债,也没有内债。这是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做到的。"例如 "中国工农业产值都大幅度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有责任去解救他们。"例如"不久前,几个非洲妇女无限崇拜我们的伟大领袖;把毛主席像章直接别在胸肉上,穿过沙漠,走过千山万水,终于来到伟大的首都北京。由此可见全世界人民热爱毛主席,北京已经是世界革命中心。"例如"我国已经拥有人造卫星,卫星航天的轨迹可以覆盖全球。全世界任何地方指哪儿打哪儿。还可以装上核弹头,国防力量所向披靡。"

     然后分组讨论,在小会上反复领会。犯人们从报纸、杂志上找出来多方面的论据以证明毛泽东是几千年才会出现一个的天才、伟人。我们能生活在北京,是无限幸福。我们犯罪就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在这个阶段我们要把认识"提高"到如下层面:

     "我们要做到三忠于:忠于伟大领袖毛泽东、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四无限:无限忠于、无限热爱、无限崇拜、无限信仰伟大领袖毛主席。"刘少奇是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想让我们回到旧社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中了刘少奇的毒。

     接着,各组选出代表在全体大会上发言。就这样,每天至少十个小时用来学"毛著"、开讨论会、听报告学习。领会了一个星期后,每个犯人必须写一份思想小结。在分组会议上一一通过。

   第二阶段:忆苦思甜。

     先由武代表作一个动员报告:"中国人民几千年来,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压迫下,受尽了阶级苦、民族恨"云云。

     然后由从某工厂的老工人作报告,讲他自己的苦难家史。

     分组讨论后,轮流"忆苦思甜"。由于每个人在本单位都开过无数次类似的会,每个人都有一套现成的讲词。有两种人比较麻烦:第一种是我们这种青年,从来没有在"旧社会"生活过。武代表要我们控诉刘少奇、邓小平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于是,我们就回忆:我们如何想要好好学习,学而优则仕。甚至有出国留学的反动思想,这就是资产阶级思想腐蚀的结果。第二种人是没有文化的农民,或是城市底层的没有受过教育的城市平民。他们无法理解政府的意图,闹出了许多笑话。例如:一位农民忆了半天深重的苦难,吃不饱、穿不暖。问他这是什么时候?他说: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

     接着各组又选出比较成功的发言,在全体大会上再讲一遍。经过一个星期的学习、讨论,每个犯人再写一份思想小结,也在小组一一通过。

   第三阶段:认罪。

     经过了上述两个阶段,多数犯人在思想上有如下的几种状态:

     ⒈ 第一种人原本是政府干部或共产党员,或是一直被政府信任的积极分子。他们一直在说服自己,要坚定地"相信群众相信党"。认为这是党和政府在非常的历史状态下,不免会有些偏差。或在群众运动中,自然会有"矫枉过正"的现象。但他们相信:政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社会将恢复正常秩序。他们会得回自身的既得利益。

     他们在这阶段非常积极,热情地歌颂领袖歌颂党。沉痛地忆苦,真诚地思甜。例如:有一位司局长级的干部,老党员,名叫李捷。当时已经五十来岁了,当了我们的组长。他十分认真,把犯人的小组长职位和局长职位看得一样重要,完全把自己当成不受薪的政府工作人员,把管理其他犯人看成是自己的职责,把向政府"汇报情况"看成共产党员"三忠于"的具体表现。

     两个阶段的学习更坚定了他们的信仰,等于对自己的精神进行了一次保修,擦油泥,给他们的灵魂充了电。

     这类人是政府"以犯治犯"政策下的依靠对象。

     ⒉ 第二种人原本是工人、教师、职员等,安分守己的社会中间力量。他们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好人"。只是下面一些造反派或积极分子公报私仇,使自己变成了这类坏人的牺牲品。但被颠倒的历史终将被再颠倒回来。他们相信主席相信党,但不相信下面的干部,盼望明君终将了解民情和盼望清官出现,理顺社会秩序,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工作环境。

     这类人在当时占了大部份,当局明白对这类人要尽力争取。要进一步激化他们的宗教情绪。经过两个学习阶段,他们的"崇拜情绪"和"感恩情绪"已经大大高升。许多在入狱时被粉碎了信仰的"罪犯",又找回了信仰的起动点,又有了安慰自己的道德依据,对自己的未来开始乐观。

     当时我也是这类人,不断想象出去后如何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觉得一年多的监狱生活,得益匪浅。觉得这里的确诚然如高尔基所说的:"监狱是一个社会大学。"从最底层反观了整个社会各个阶层的全貌,似乎明白了人生的真蒂,有重新开始生活的强烈愿望。

     我们这类人是政府争取的对象。

     ⒊ 第三种人原来已经由于"反动家庭出身"或本人"犯过错误"等等原因,早就被当局划入了"贱民另册",对当局不再信任,只是在设法明白当局的真实意图,以便采取适当的对策。他们又想得到"宽大",又不可能相信当局会原谅他们的"原罪"。这种人基本采取观望的立场,战战兢兢,走一步看一步。

     政府对他们采取又拉又打的策略。

     ⒋ 第四种人。他们已经被当局定为"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等等,对当局的"阳谋"早以领教过了。他们明白办学习班,只不过是当局的另一种手段。他们往往采取"装傻充楞"的方式来应付当局的攻心战。政府对这种人采取假拉真打的策略,拿他们开刀达到"杀鸡警猴"的目的。

     在认罪阶段,首先让每个人写一份"认罪书"。分成十至二十个人一组,在小组会上轮流宣读自己的"认罪书",让其他"同学"来看他的认罪态度如何。其实只有军代表和指导员才知道他的"实际罪行"。同学都在看指导员和军代表的眼色后,才知道如何表态。

     当时许多人是因"恶毒攻击罪"而被捕,也就是他们说了一两句批评、讽刺中央领导人的话,或者议论了领导人的隐私。现在又得坦白认罪,又不准重复"反动言论",以免再次放毒。我们都不知道如何运作。军代表和指导员们根据其他单位的"先进经验"制定出如下的认罪方式:凡是攻击毛泽东的言论,在认罪书里应这样写:"犯了最大最大的罪。"凡是攻击林彪的言论,在认罪书里应这样写:"犯了第二大的罪"。攻击江青就是犯了第三大的罪,依此类推。

     例如:我曾经说过:"毛泽东的诗'七绝',也可以'素诗荤解',解成一首香艳诗。"根据规定,在"认罪书"里就这样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我和某某人在某某人家,在谈起古典香艳诗的时候,我从诗词方面进行了恶毒攻击,犯了最大最大的罪。"

     又如我说过:"林彪的长相很像京剧里的奸臣。"在"认罪书"就这样写道:"在外貌方面进行了恶毒攻击,犯了第二大的罪。"

     再如:我说过:"江青曾经和王莹争演赛金花;没争上,结果只能演个小妓女。"在认罪书中就这样写道:"在戏剧方面进行了恶毒攻击,犯了第三大的罪。"

     许多人根本没有攻击领袖的目的,只是由于口误或笔误被关进了监狱,例如:中国芭蕾舞团演员丁金诚案件。一九六八年五月十六日,在庆祝毛泽东畅游长江一周年的集体横渡下水时,天很冷;丁金诚带头喊口号,一紧张他把"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整个喊反了。当时就被扭送到公安局。据说他被关进看守所时,还只穿着游泳裤。

     又如北京第二商业局鞋帽部会计范铸明案件。他在本单位开讨论会的时候,感到无聊,在一张白纸上胡乱涂涂写写,例如:"毛主席"、"刘少奇"、"反对"、"伟大"等等单词。会后一位积极分子拣到了这张纸,把那些单词串来串去,发现了反动标语。范被抓到公安局后还不知道为什么。

     在认罪阶段,就是要每个人承认"犯罪事实"。政府采用"劝导"、"启发"、"批斗"等形式,其实就是软化了的:骗供、诱供、逼供。一定要达到认定"罪证"的目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