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林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林文集]->[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张林文集
·劳改后遗症
·王怀忠、捻子、阜阳
·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下岗工人
·美丽的女死囚
·曾经有个梦
·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台湾何惧?
·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垃圾国
·祖父的忏悔
·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国家主义批判
·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阿Q新传
·苦难的中国人
·无法无天的中国
·中国欺诈型工业
·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中国经济危机不期而至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苦难的中国人(续)
·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真正的中国富豪
·张林:守护正义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啊克拉玛依!
·金子是怎样炼成的
·共产后遗症
·拾破烂的
·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中国犯罪大军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罗永忠与洪哲胜
·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质问中共
·共产无期徒刑党
·共产党人的上帝
·欺诈型中国经济
·台湾加油!
·我要去伊拉克
·失落思想的汉民族
·彻底埋葬共产主义幽灵
·邪恶大本营
·俄罗斯将再次分裂吗?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
·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善良真诚的民主志士李国涛
·刚直不阿的民主志士王庭金
·六四新文化运动宣言
·小姐姐
·畜民待遇
·评赵燕事件
·一切都是国家机密!
·抗议上海当局迫害李国涛、杨勤恒、戴学武
·我看鲁迅
·爱和勇气的化身-李国涛
·盘古乐队2005年作曲新歌:张林《嚎哭》
·中国股市即将崩溃
·令人失望的GOOGLE
·独裁者风光不再
·我被黑社会劫持的经过
·中国人与狗,不享人权/张林
·微弱星光
·大凶日(12月26日)
·方草:援救张林
·平凡的张林与张林的不平凡/王庭金
·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抗议蚌埠市公安局非法剥夺我的旅行权利和治病权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张林被“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后,我以为可以见到我的夫君,可就在我满怀欣喜去接张林的时候,“多次作案”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又摆在我的眼前,让我欣喜的心情,一下子凉到了冰点。

    自从去年张林向国际媒体报道了蚌埠工人示威游行,及他被黑社会绑架殴打事件之后,就受到了当局严重的“红牌”威胁。当局不允许他发表任何一篇文章,并毫无理由地规定他就连外出也要经过他们的批准。2005年1月27日,张林和王庭金去北京参加中国当代杰出政治家赵紫阳先生的追悼会,因当局种种阻碍未果。他俩于29日早上11点回到蚌埠,一出火车站,张林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又一次牢狱之灾。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和张林有二十多天没见面了,我很想知道他的状况。这几天雨雪不断,天气异常寒冷,是十几年来少有的严寒,我担心他的劳改后遗症是否又犯了。两岁的女儿安妮每天都天真地问我:“我问你,爸爸呢,爸爸到哪里去了?”我就对她说爸爸上班了,挣钱给安妮买好吃的,她总是特别高兴。看着女儿高兴样子,我心里有说不出的伤感。春节那天,我在婆婆家里,大家坐在一起,看着给张林留的餐位,我多希望此刻她就和我们在一起,一大家人开开心心过一个欢乐新年啊!可是“便插茱萸少一人”,他的餐位上只有一副空着的碗筷。有时我也为夫君感到惋惜,因为他八年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都是在黑狱中度过的。每一次我读到他的长篇自传体纪实文学《悲怆的灵魂》,看到他在书中所记录的那些他在八年冤狱中遭受过的无数痛苦和折磨,心中就痉挛般地疼痛。人生能有几度青春年华?一生又有几个八年?张林曾经多次跟我说过,他最幸福的时光是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每当他说这些时,我就暗暗发誓,我要弥补他以前失去的幸福,让他以后不再孤单,不再痛苦,一辈子幸福。可是美好的愿望眼下又被打碎,我的太阳走了,我的天空黑暗了,本应在家主事的夫君,本应在家里妙手著文章的张林,现在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只能在冰冷的铁窗后面用想象去遥望万家团圆的灯火。

    黑暗中我还是看到一线光明,看到很多正义人士、媒体、国际组织正在为营救张林出狱而努力。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刘晓波先生,杨天水先生、许万平先生、黄慈萍女士、盛雪女士、幸菲女士。我非常感谢你们,也感谢其他诸位伸出援助之手的朋友。同时盼望国际媒体、相关国际组织、各界同志和朋友继续给予各种形式的道义上的援助,援救我的夫君张林。我的信心就像雪莱的名句所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博讯2005年2月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