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林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林文集]->[方草:援救张林]
张林文集
·劳改后遗症
·王怀忠、捻子、阜阳
·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下岗工人
·美丽的女死囚
·曾经有个梦
·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台湾何惧?
·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垃圾国
·祖父的忏悔
·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国家主义批判
·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阿Q新传
·苦难的中国人
·无法无天的中国
·中国欺诈型工业
·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中国经济危机不期而至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苦难的中国人(续)
·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真正的中国富豪
·张林:守护正义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啊克拉玛依!
·金子是怎样炼成的
·共产后遗症
·拾破烂的
·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中国犯罪大军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罗永忠与洪哲胜
·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质问中共
·共产无期徒刑党
·共产党人的上帝
·欺诈型中国经济
·台湾加油!
·我要去伊拉克
·失落思想的汉民族
·彻底埋葬共产主义幽灵
·邪恶大本营
·俄罗斯将再次分裂吗?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
·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善良真诚的民主志士李国涛
·刚直不阿的民主志士王庭金
·六四新文化运动宣言
·小姐姐
·畜民待遇
·评赵燕事件
·一切都是国家机密!
·抗议上海当局迫害李国涛、杨勤恒、戴学武
·我看鲁迅
·爱和勇气的化身-李国涛
·盘古乐队2005年作曲新歌:张林《嚎哭》
·中国股市即将崩溃
·令人失望的GOOGLE
·独裁者风光不再
·我被黑社会劫持的经过
·中国人与狗,不享人权/张林
·微弱星光
·大凶日(12月26日)
·方草:援救张林
·平凡的张林与张林的不平凡/王庭金
·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抗议蚌埠市公安局非法剥夺我的旅行权利和治病权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草:援救张林

    作者:方草

    张林,1963年生,民运人士,独立作家。我叫方草,全名方曹芳,是张林的妻子。 (博讯 boxun.com)

    前些天听到好友扬天水被抓的消息,张林几天都没睡好觉。根据了解,扬天水之所以被捕是因为他写了一系列呼吁政体改革、推进民主进程的文章。根据各种迹象分析,这次张林极有可能继扬天水之后被抓,因为他和扬天水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样是中国著名的独立作家,同样写了很多篇激浊扬清、评论时政、针砭时弊的文章。也许在当局某些人的眼中,张林与扬天水是令他们既嫉恨又害怕的胆敢“公车上书”的“同科举人”,同样必须捕之、杖之、刑之、毙之而后快。如果当局要抓捕张林的话,随便编一个罪名就能让他做坐几年牢。从1989年到2001年张林曾经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多次抓捕,前后总共坐了8年的冤狱。

    2004年12月30号早晨,经过一夜考虑,张林决定到上海做点生意,不再写文章,也用这种方式暂避风头。临走前他交代我说,他到上海之后一定给我打电话,不管发生什么事,要我好好地照顾两个女儿。从不落泪的他看着熟睡的女儿却落泪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如刀绞一般痛。果然不出所料,没几天公安局打电话找张林,我和他们实话实说,他们不相信。其实我一直很担心,从他走后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从这个电话之后,形式更严峻,我们的寓所受到了严密的监视。我家的电话被窃听,有时国外记者打电话来常被中途切断,电脑也被封闭不能上网。特工就在门外监视,他们派了许多眼线,只要我出门,无论走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到哪里,寸步不离。凡是来我家拜访的朋友也被跟踪。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张林的处境非常危险

    现在张林离开家已经十天了,没有打电话回来,也没有信,踪影全无,就好像被蒸发一样。婆婆年龄也大了,本来就体弱多病,听到儿子生死未卜失踪的消息后,更是雪上加霜。我也快精神崩溃了,我担心厄运再次降临到我的头上,因为张林以前两次婚姻都是被共产党无情破坏了的,搞得他妻离子散。我那快两周岁的女儿,天天要找爸爸,我就跟她说爸爸去买好吃的给安妮吃,她便高兴得又蹦又跳。看着女儿天真可爱的模样,我心中阵阵酸楚,可怜她还不知道父亲正遭受到共党的迫害,过着有家不能回、到处逃亡的日子。眼看着灾难正向我门走来,我们母女三人,不知将面临怎样的生活。

    令我最担心的是张林的身体状况,由于长达八年之久的牢狱生活,使得他留下了劳改后遗症,身患十几种疾病,尤其他的肝脏不好。万一被共党抓到,那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死亡。其实张林是一位很善良很正直的人,我们结婚的时候,总共花去不足4000元,可当朋友困难需要帮助时,张林出手不是1000 元就是500元。如果家门口一天来十个讨饭的,他也一个不落地施舍。我有时会很生气,因为他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一双鞋穿破都舍不得扔。这时他就安慰我,说我们追求的是精神上的高贵,吃什么穿什么不是那么重要。有一次他说要领个捡破烂的小孩回家由我们抚养,如果不是报户口困难,加之我们自己也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过着三餐难继的日子,这事也就成了。我不明白,这么好的人,共产党却要一次次陷害他,要置他于死地,一次次拆散他的家庭,弄得他妻离子散。真正的坏人共党不去抓,却为抓一位“铁肩担道义,妙手着文章”的作家、为老百姓伸张正义的民运人士而不遗余力。我想,这样下去,共党的大去之日不远了。像我这样一个家庭妇女都能看透的问题,想必天下路人皆知。

    张林现在处境很危险,我呼吁国内外朋友给予各种形式的道义上的援助。或许通过种种努力,张林能有转危为安的可能性。我盼望夫君张林能早日摆脱恶梦,结束厄运,回到家里与我们母女团聚。

    张林的妻子:方草2005年1月8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