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林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林文集]->[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张林文集
·劳改后遗症
·王怀忠、捻子、阜阳
·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下岗工人
·美丽的女死囚
·曾经有个梦
·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台湾何惧?
·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垃圾国
·祖父的忏悔
·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国家主义批判
·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阿Q新传
·苦难的中国人
·无法无天的中国
·中国欺诈型工业
·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中国经济危机不期而至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苦难的中国人(续)
·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真正的中国富豪
·张林:守护正义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啊克拉玛依!
·金子是怎样炼成的
·共产后遗症
·拾破烂的
·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中国犯罪大军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罗永忠与洪哲胜
·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质问中共
·共产无期徒刑党
·共产党人的上帝
·欺诈型中国经济
·台湾加油!
·我要去伊拉克
·失落思想的汉民族
·彻底埋葬共产主义幽灵
·邪恶大本营
·俄罗斯将再次分裂吗?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
·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善良真诚的民主志士李国涛
·刚直不阿的民主志士王庭金
·六四新文化运动宣言
·小姐姐
·畜民待遇
·评赵燕事件
·一切都是国家机密!
·抗议上海当局迫害李国涛、杨勤恒、戴学武
·我看鲁迅
·爱和勇气的化身-李国涛
·盘古乐队2005年作曲新歌:张林《嚎哭》
·中国股市即将崩溃
·令人失望的GOOGLE
·独裁者风光不再
·我被黑社会劫持的经过
·中国人与狗,不享人权/张林
·微弱星光
·大凶日(12月26日)
·方草:援救张林
·平凡的张林与张林的不平凡/王庭金
·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抗议蚌埠市公安局非法剥夺我的旅行权利和治病权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90年代中期,在四川山区一个县里,有一个大逃亡事件,惊心动魄。足以证明那些党政军领导干部们都是一群猪。

    事件很偶然,一天中午,十来个局级官员在县委招待所喝酒,发生了争执,大家互相找理由罚酒,一个已经喝醉的局长,突然向武装部长发难:

    “你别吹牛了,你不行,县里八枝花,你就占过一枝花,贾书记来咱县才三月,就从你手里夺走了,弄得大家都瞧不起你,你自己罚自己一大杯酒算了。以后也别吹牛说自己有多厉害了。”

    已经喝了一斤多五粮液,满脸涨红的县委武装部长勃然大怒:“贾书记算什么东西?他卑鄙,他无耻,他欺男霸女。老子早就告他了,老子早晚要摆平他。惹老子火了,一枪崩了他。我们武装部里有好几百杆枪,哪一杆枪都能打死他!”

    “又吹牛了,越吹越大了,你要真敢崩了贾书记,我们以后都服你了。恐怕你端一枝枪,还没走到县委就被公安局抓起来了。”那个局长继续嘲笑他。

    “什么?公安局敢抓我?他们算个球!他们有我们武装部的枪多吗?别忘了老子是武装部长,部里谁敢不听命令,老子一枪崩了他!老子在部队里干了一辈子,好容易熬到副师级,现在受地方这些土包子的气,早就受够了。一会儿喝完酒,我就去武装部,把部里的人组织起来,打到县委去,连县长一起崩了,统统都崩了,反正都是贪污犯、强奸犯,没一个不够死罪的!”

    其他人哈哈大笑:“这家伙喝醉了”,“吹牛大王”,“先罚他两大杯,把他干到桌子底下去!”。

    武装部长已被激怒,再想起心爱的19岁的小美人生生被贾书记夺占,血直往头上涌,双手抬起桌子一掀,稀哩哗啦一片鸣,部长大吼:“老子今天要替天行道,杀了那些贪污犯、强奸犯,你们这伙罪犯也跑不掉,我现在就干,我现在就去武装部,让你们这群孬种看看,老子是一条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说完大步走出去了。

   

    其他局长惊慌起来:“他喝醉了,可能真干!”,“听说这家伙在部队里也是有一次喝多了,提枪要去杀军政委,被禁闭起来,后来挨了处分,发配到我们县的。”“我看过他打靶,枪法很准。糟了,我弟弟在武装部工作,得赶紧通知他躲一躲,下午别去上班了。”

    大家急急忙忙掏出手机,通知各自的亲人朋友避开,别撞到枪子上白白送命。

    三言两语也都没说清楚,但一会儿越传越可怕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县城,武装部长要率领武装部攻占县委县政府,发动武装叛乱!下一步肯定要攻占全县,要杀尽贪官污吏,别的人逮着谁都得跟着一起干,否则就一枪崩掉!

    全县上万名听到消息的共产党员都慌乱不堪,急急忙忙找车带着自己的亲属到邻县去避难。平时冷冷清清的公路突然挤满了车,大家一看这种场面,更相信这是真的,更加恐慌,拼命按喇叭夺路而逃,好像武装部马上就要打过来了。

    贾书记和县委县政府一班主要领导都在各自的蜜窝里拥着二奶三奶酒后午休,接到电话通知个个惊恐万状。跑到大街上一看都是逃难的人群,更加魂不守舍,赶紧叫车,同时急急忙忙安排家人逃亡,别遭了黑手,然后再向地委行署报告。

    地委行署已接到很多报告,相互矛盾,而又无法查明,得知一片混乱,又怕承担责任,只有赶紧向四川省委报告,省委再报告中央,中央要求查实再报,这样上上下下经过几个小时电话电报来回,还是弄不清情况,中央只好下令地方军区集结部队,准备镇压武装叛乱。

   

    再说武装部长,睁着血红的眼跑到武装部,却一个人也找不到,原来得到消息全跑了。部长找不到武器库的钥匙,只得找来一支哑铃砸开了锁,装了两盒子弹,端着一支半自动步枪就出发去攻占县委县政府了。他刚一上街,就听到一片惊呼声,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大街上的人就没命地从两头跑光了,甚至没有一个人敢回头看一眼武装部长带了多少人。

    武装部长晕晕乎乎地走,一路上没碰到一个人。到了县委大院,也是一个人没有找到。他好不容易走到贾书记的办公室,一脚踢开,也是一个人没有。酒劲直往上涌,武装部长再也撑不住了,一头扑倒在地上打起呼噜来。

    全县城的人都连夜跑光了,到了第二天,按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在省委书记和省军区司令员的指挥下,军队包围了县城,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只有看守所没有失守,平时骄横不可一世的公检法司所有干部统统逃光。军队一直搜索到中午,也没有碰到一个抵抗者,最后在县委书记办公室里找到了还在酣睡、吐了一地污秽的武装部长,用绳子捆起来,结束了这场‘叛乱’。

    中国历史上有草木皆兵的故事,这是一个现代版,能给我们很多启发。由于连续50多年的共产主义专制统治,党政军官员都堕落无比,特别是灵魂的堕落,拔一毛利天下而不肯为,而为了一分钱利,害尽天下人也在所不惜的唯物主义思想荼毒染黑了所有人的心。只要遇到生命危险,个个争相逃命。中国有两千多个县,每个县都有万名左右共产党员。依上面的例子,只要精心策划,两千多个勇士就可以一天之内占领两千多个县,而且可能一枪都不用开,一滴血都不用流!

    这不是虚构的故事,这是曾经发生的,将来也必然会在中国大规模重现的样板戏、共产党崩溃的前奏曲。

    当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接管政权的时候,在电话里接到软禁通知之后,戈尔巴乔夫甚至都没有派一个人出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丝毫抗议,而是天天睡大觉,等下一个通知。总统尚且如此毫无责任心,其他党政军官员可想而知,都是躲起来看热闹。

    赤手空拳但喜欢喝酒,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叶利钦象那个县武装部长一样勃然大怒,走出议会大门痛斥那些来逮捕他的坦克部队和克格勃行动队,竟然把他们骂得哑口无言,最后只得羞愧的表示他们愿意投靠叶利钦。议会地下室里一台被废弃的电台偶然的又被修好了,向外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号召莫斯科市民过来保卫自由民主宪政。

    然后早已被开除共产党党籍,也并不在苏联中央政府里担任任何职务,也不掌握任何军队,仅仅是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就宣布接管中央政权了。包括副总统总理在内的那八个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就不知所措了,最后或私下里逃跑,或坐飞机去向仍然在睡大觉的总统戈尔巴乔夫认错投降了,这些威风凛凛的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实际上就是这样懦弱无能,象一群可笑的顽童。

    戈尔巴乔夫的一个随从从一只破旧的短波收音机里听到了英国记者麦杰思的报告,才知道自己的老板还可以继续做总统。

    然后戈尔巴乔夫才开始打电话给部下,宣布自己还是总统,叶利钦应该听他的。但是他的懦弱无能已经让任何人都看不起他了,大家宁肯争先恐后地向一个酒鬼表示效忠,以图一点好处,至少别被撤职或被别人挤掉位子。恐怖无比的共产党统治到了末期就是这样可笑!那些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实际上只是一帮可怜的老小孩!坏小孩!

    简直就像幼儿园里的游戏一样。其实人老了也就是跟小孩子一样,每个人家里都有老人,都应该有这种经验。看看躲在老鼠洞里像老鼠一样喊“别开枪” 的萨达姆,人人都应该明白,他这个神武恐怖的阿拉伯暴君跟任何一般老人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美国发生一个县民兵首领要叛乱的消息,地方警署的任何一个值班警长马上就会派人去逮捕他。无需向上级请示,也无需接到任何上级的命令,因为这是他的法定职责,处理不当一定会受到审判!警员驾警车就出发了,最多十分钟就可以搞定这件事。也没人会感到惊慌,永远也不会有上万人逃跑的景象。

    日寇侵华时,经常只出动十几个人去占领一座县城,一般两、三个日本兵就可以把几千个老百姓撵的狂奔几十里,摔死累死冻死饿死病死几百个。而现在的中国人,道德伦理比那个时候还要堕落十倍百倍,一个醉鬼就可以占领一个县城了。

    如果这几十年来不是美国人充当义务警察,维持国际秩序,我真的很担心,汉民族腐朽到现在这种程度,能够抵抗任何一支侵略军!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俄国人。核武器算什么?如果韩国人想造,凭他们的工业技术水平,都可以造的比中共更多更好更精确!(博讯2004年1月0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