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林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林文集]->[苦难的中国人(续)]
张林文集
·劳改后遗症
·王怀忠、捻子、阜阳
·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下岗工人
·美丽的女死囚
·曾经有个梦
·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台湾何惧?
·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垃圾国
·祖父的忏悔
·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国家主义批判
·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阿Q新传
·苦难的中国人
·无法无天的中国
·中国欺诈型工业
·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中国经济危机不期而至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苦难的中国人(续)
·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真正的中国富豪
·张林:守护正义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啊克拉玛依!
·金子是怎样炼成的
·共产后遗症
·拾破烂的
·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中国犯罪大军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罗永忠与洪哲胜
·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质问中共
·共产无期徒刑党
·共产党人的上帝
·欺诈型中国经济
·台湾加油!
·我要去伊拉克
·失落思想的汉民族
·彻底埋葬共产主义幽灵
·邪恶大本营
·俄罗斯将再次分裂吗?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
·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善良真诚的民主志士李国涛
·刚直不阿的民主志士王庭金
·六四新文化运动宣言
·小姐姐
·畜民待遇
·评赵燕事件
·一切都是国家机密!
·抗议上海当局迫害李国涛、杨勤恒、戴学武
·我看鲁迅
·爱和勇气的化身-李国涛
·盘古乐队2005年作曲新歌:张林《嚎哭》
·中国股市即将崩溃
·令人失望的GOOGLE
·独裁者风光不再
·我被黑社会劫持的经过
·中国人与狗,不享人权/张林
·微弱星光
·大凶日(12月26日)
·方草:援救张林
·平凡的张林与张林的不平凡/王庭金
·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抗议蚌埠市公安局非法剥夺我的旅行权利和治病权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的中国人(续)

   

    70%左右的中国人是农民身份,乘以13-14亿人口,就是9亿。城郊农民和南方沿海富裕地区工商业化了的农民大约有1亿5千万左右,他们的生活水平和城镇居民相仿。在其余的农民中,15-30岁的青年现在有一半以上到城镇打工,所以这个群体的总数目约有1亿5千万以上。

    工厂、建筑工地、服务业的大部分从业人员,现在都是农民工。但是他们既没有工人的身份,更没有工人的待遇,他们受到政府严重的歧视。他们不能入城镇户口,他们需要随身携带许多证件,警察可以随时把他们抓到派出所罚款或殴打。反正他们是外地人,怎样虐待他们都行。反正他们讨不到公道,没有能力也不知道怎样控告迫害者。

    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行贿,也没有多少钱行贿,谁也不理他们。所以他们注定了必须任劳任怨、逆来顺受,国家的劳动法等等对他们都不生效,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公民权利。

    老板可以任意克扣他们的工资,不服气敢捣乱的就让保安揍他一顿,或者亲自动手也行,然后拖出工厂,象扔一袋垃圾一样,扔到大街上就没事了。一般的农民工也很识相,用不著打,威胁几句就足够了。

    上海广东人歧视外地中小城市人,城市人歧视郊区农民,郊区菜农歧视种粮农民。根据我的体会,无论以上哪一种歧视,都要比美国白人歧视黑人严重10倍以上。

    美国法律严禁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与美国不同,中国的群体歧视是政府以行政和司法制度为保障,蓄意造成,强制执行的。

    农民工在办任何事时,由于没有城市户口,他们都低人一等,都要付出更多的经济上的代价。因为他们本来就很穷,所以各城市政府就要更残酷地敲诈他们,勒索他们,使他们更穷,使他们永远赤贫。

    当青年农工年龄大一些,他们还不得不回到农村生活,他们也只有在农村盖房子结婚。没有城市户口,他们的孩子不能在城市上学,但是他们在农村又找不到工作。他们的一生似乎注定要徘徊在城乡之间,艰难地生活。

    农村青年在南方的平均月工资是800元左右,而在北方城镇的平均月工资只有400元左右。他们每天的平均劳动时间是12-14小时,不仅从来没有星期天,一个月里都难得休息一天。农民工被榨干了青春血汗,30-40岁以后,他们就只有回到农村,贫病交加,等待死去。

    我还记得上小学中学时,郊区菜农的孩子,总是被安排坐在一个角落,仿佛他们是异类。老师也从不提问他们,更不关心他们。其实他们和我们仅仅是一条小路之隔,但讲话的口音就完全不同。这都是共产主义奴役制造成的。

    那时的学生,也普遍模仿他们的口音说话,以嘲笑郊区菜农子弟为乐趣。现在回忆起来,我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们受到了多少根本不该有的心灵伤害!记得有个农村孩子被安排坐在工人的孩子中间,大家为了驱赶他,竟然一起向老师诬告他“一节课放了70多个屁,熏的大家头昏眼花,根本没法听课。”以致老师担心大家一起打他,而不得不再把他安排坐在乡里人中间。

    仅仅一条小路就把两群人彻底隔绝为两个世界!共产主义等级歧视就是这样严重,这样可怕!

    这一切歧视的根本,都源于户籍制度。其实这是一种现代奴隶制度。一个人一辈子都必须呆在一个地方,象有主人的牛马一样。

    中国脱离奴隶制已有两千年了,历朝历代的中国人基本上都有迁徙自由、工作自由,只有共产主义时期,又倒退回两千多年前了。共产主义运动本质上是人类的野蛮退化运动,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通过一轮轮的杀戮、镇压和运动,强行把中国人都变成了奴隶,把大家都拖回到了野蛮的、残酷的奴隶社会。

    那些到现在还在拼命维护户籍奴役制度的人,何曾为这70%的农民考虑过一点点。据说他们主要的理由,是治安工作更困难。看来为了维护共产特权阶级的安全,为了长远地维护极权专制统治,为了使司法机关能够更从容地腐败,他们是决不肯归还中国人最起码的迁徙自由的。

    现在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的人民没有迁徙自由,那就是:中国和朝鲜。所以仅仅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共都要拼命维护这个伙伴,免得金正日匪徒集团崩溃,自己成孤家寡人。

    张林2004/3/15于安徽蚌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