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林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林文集]->[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张林文集
·劳改后遗症
·王怀忠、捻子、阜阳
·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下岗工人
·美丽的女死囚
·曾经有个梦
·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台湾何惧?
·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垃圾国
·祖父的忏悔
·一次征招并指挥解放军的经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2004:隐隐约约的雷声/张林
·国家主义批判
·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人间地狱─大尖山收容队(1)
·举世无双的欺诈型商业
·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阿Q新传
·苦难的中国人
·无法无天的中国
·中国欺诈型工业
·中国人的良心-蒋彦永
·共产党不用怕民主改革
·中国经济危机不期而至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
·由杨建利博士绝食想到的
·苦难的中国人(续)
·中国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一个中国人值多少钱?
·中国是基本发达国家吗?
·阿扁赢了!台湾赢了!中国赢了!
·真正的中国富豪
·张林:守护正义
·张林:连宋的最后豪赌
·啊克拉玛依!
·金子是怎样炼成的
·共产后遗症
·拾破烂的
·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中国犯罪大军
·杨银波:张林访谈录
·盘古乐队--中华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
·中国怎么可以与印度相比?
·世界上最小的囚车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罗永忠与洪哲胜
·传销与共运--商业邪教与政治邪教
·质问中共
·共产无期徒刑党
·共产党人的上帝
·欺诈型中国经济
·台湾加油!
·我要去伊拉克
·失落思想的汉民族
·彻底埋葬共产主义幽灵
·邪恶大本营
·俄罗斯将再次分裂吗?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
·无可救药的文革一代
·善良真诚的民主志士李国涛
·刚直不阿的民主志士王庭金
·六四新文化运动宣言
·小姐姐
·畜民待遇
·评赵燕事件
·一切都是国家机密!
·抗议上海当局迫害李国涛、杨勤恒、戴学武
·我看鲁迅
·爱和勇气的化身-李国涛
·盘古乐队2005年作曲新歌:张林《嚎哭》
·中国股市即将崩溃
·令人失望的GOOGLE
·独裁者风光不再
·我被黑社会劫持的经过
·中国人与狗,不享人权/张林
·微弱星光
·大凶日(12月26日)
·方草:援救张林
·平凡的张林与张林的不平凡/王庭金
·方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抗议蚌埠市公安局非法剥夺我的旅行权利和治病权利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许没有人,比我更爱国

      我曾经是一个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因为那时候我把国家等同于人民,等同于我唯一会使用的中文,等同于我们悠久的传统文化,等同于与这个国家有关的一切。

      我在美国的时候,虽然用心观察美国,却与那些强烈追求美国化的华人不同,我反而担心自己变成一个美国人,更害怕自己变成一个什么也不是的边缘人。而后来我发现,我什么也不会变,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过多久,我仍然是一个中国人。后来我想,犹太人在亡国之后两千年里都没有改变,我们中国人又怎么可能在几百年里,甚至几十年里改变?

      后来我有机会接触移居国外几百年的华人,特别是东南亚的华人,发觉他们从长相到思维方式,几乎没有太大变化,跟我们几乎没什么不同,我才更加相信,他们仍然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即使再过几百年,他们也仍然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可能与我的思想有关,我还碰到一个奇怪的问题,就是我怎么也学不进去英语,从初一到大学毕业,后来我又多次自学英语,到美国也去听过英语课,但就是学不进去。很久我才得出结论,我的中国情结太重了,缠得太死了;我的中国脑壳太坚硬太顽固了,此生此世,我只有做一个100%纯粹的中国人了!

      虽然我也曾做过“大中国”梦,但是现在看来,那既愚妄又可笑,实在太自不量力了。现在我有三个原则。

      第一是我们不能让我们的邻居吃亏,不能对不起人家,不能使用武力强迫人家。尤其是在现代,人类早已进入文明时期,我们怎么可以滥用武力?

      第二个原则是,我们得有能力、有资格去管理人家,有把握给人家带来好处。而事实上,现在世界上最无能的政治管理者,莫过于我们中国人了。我们总是吵成一团,我们总是胡闹一气,我们连我们的家园,被来自西方的破落邪教-马克思主义,糟蹋得一塌糊涂,我们都无可奈何,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想别的?

      我们汉人,千万不要忘了,400年来,我们先是作了满清276年的奴才,然后就打了38年内战,然后又做了共产党的奴隶。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是奴隶身份!混得好一点的,享受一点做人权利的,也不过是逃到海外,在外国人的武力庇护下,做一个逃亡奴隶!

      看看人类历史,还有比我们更可悲的一个民族吗?人数又是这么多,这么老大的一个民族!

      所以我们要保持清醒,首先要自省,其次要争取自治。修好身,齐好家,然后再考虑去平天下吧。

      第三个原则是,人家要愿意与我们合作。即使我们中国人再过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修好了身,齐好了家,能够自立了,那也不能依仗人多势众去欺负别人,过去的法西斯主义者都是走的这条路,那不仅疯狂邪恶,更是一条死路。

      共产党连续50多年的奴役,已经把中国人改造成了人类最无耻、最无能的一群原始人。我们从西方学到的一切,加工业和电话电视电脑,都是极脆弱的,一场内乱就会毁掉大半。到时候,疯狂的农民武装集团会带着刻骨仇恨,再混战几十年,情形有点像美军未进入之前的阿富汗,或现在的索马里,乱得不成样子。我们必须清醒的是,我们中国人目前的政治能力并不比这两个民族更强,可能更差劲。

      按照目前中国的政治走向,十有八九会是这个崩溃的结果。而中共政权崩溃后的政治真空,比阿共和索共崩溃后的政权真空,还要严重得多。他们还有宗教维系一点人心和人性,中国人还有什么理由,不象毛泽东那样不择手段,彼此打个你死我活?

      美军一看索马里人那么堕落,民兵混在老百姓里作战,拿老百姓当人肉盾牌,马上就撤出来了,任由他们堕落好了。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谁敢进来维持秩序?谁有那么多钱?以前中国人还拼命抗日,以后恐怕哀求日本人出兵中国维持秩序,人家都不干!

      改革开放以来,自愿去日本作亡国奴,死皮赖脸赖在日本的汉奸还少吗?尤其是一些漂亮的上海女人!

      即使现在,到了这个程度,共产党突然意识到了这个可悲结局,决心进行政治变革,实行民主选举,恐怕都来不及挽救中国分崩离析的局面了。

      中国人的政治诉求积累得太多了,仇恨太深了,一旦释放出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政治混乱是难以避免的。不管是共产党,还是民主阵营,大家都会焦头烂额。其对立、吵闹与打斗程度,比台湾要严重10倍以上。

      同样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也会释放政治能量,会象俄罗斯各民族地区那样纷纷要求独立。共产党肯定执意镇压,打下去的结果也必然是两败俱伤,而且肯定会象车臣一样没有结束之日,从而拖累整个国家。就算共产党不想镇压,对立阵营的大批民族主义者也会围攻施压,迫使他打。那时候还会面临国际制裁,经济危机,稍有不慎,更可能全国大乱,各自为政,内战大开打。

      长期从事民运的经历,使我痛苦地认识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生活方式,离现代人类文明的距离是很遥远的。短时间内,几乎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中国人建立公平公正的合作关系。人人都想投机取巧,不肯遵守游戏规则。只要没有警察维持秩序,只要失去暴力威胁,就会彼此打得你死我活,天昏地暗。

      所以为中国人计,我们还是尽量减少我们的负担,主动让那些少数民族地区高度自治,如果他们执意独立,那就讨价还价,要求对方保证汉族人的权利就行了。

      退一步进两步,回过头来,先全力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把我们的家园治理好。

      如果我们真有能力建立符合人民利益和要求的民主政治,把中国人连续积累了两千多年的,唯一可以真正傲视天下的商业奇能释放出来,象台湾那样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象台商那样高速积累财富,以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我们完全有能力先在经济上富裕起来。

      周公吐脯,天下归心。到那时候,我们可以拿出钱来帮助邻居,并慷慨地允许他们自由地前来中国工作定居。中国周边的国家、民族肯定会纷纷与我们结盟,就象东欧列国全力奔向美欧怀抱一样,那时候,我们还要跟他再讨价还价呢!

      而如果我们注定是个不可救药的劣等民族,那我们又何必连累别人呢?还不如积点德,让人家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愿望生活更好。

    英国人管理香港,至少还庇护了几百万华人,使他们享受自由发展的权利,而没有遭受共产主义的祸害。  (2004.2.12于安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