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我们确有“安全的”维权途径!]
曾铮文集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World Premiere of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Experts Discuss Freedom at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l
·Speech at the Free Speech Awards Ceremony
·震撼人心的故事 撞击心灵的音乐——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强
·Free China Wins American Insight’s Inaugural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
·在《自由中国》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美律師:應以仇恨罪起訴舊金山暴徒
·谨以此诗献给钟鼎邦——旧诗重发: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自由中国》获丹佛国际电影节最杰出电影奖
·《自由中国》加首映 电影节总裁感动落泪
·致奥巴马罗姆尼公开信
·《自由中国》入围渥太华”自由思想“电影节-11月3日放映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上)
·法轮大法好莱坞圣诞遊行隊伍
·【圖片遊記】臺灣(2)-臺中篇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中)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下)
·【圖片遊記】臺灣(3)-臺南高雄篇
·华人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险遭没收内情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2)-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3)-瑞典-丹麦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5)-瑞士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9)-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0)-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1)-美丽的瑞士小村庄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及其珍宝
·【图片游记】伦敦塔
·从我做陪审员的经历谈对梁彼得案的看法
·【图片游记】伦敦大学放映会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感悟神韻聲樂-感悟神韻(之五)
·評《我不是潘金蓮》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快评川普总统就职典礼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
·也談「文化自信」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李克強買肉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Buying Meat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再談「文化自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确有“安全的”维权途径!

   
我们确有“安全的”维权途径!

   贵州平塘“天然”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图片来源:新华网)

   自高智晟律师发起接力维权绝食以来,从中共歇斯底里的反应,到海外此起彼伏的声援,再到初时令人有些吃惊,细想又似“正常”的来自维权阵营“内部”的“异议”,一切都不算太令人讶异。

   问题一:如果发生“鱼死网破”的惨剧,责任在谁?

   这似乎已不必讨论,相信劝阻高律师继续绝食的人士,也完全有可能不是因为认识不到发生任何惨剧的责任都在镇压者,而只是觉得跟高律师还有理可讲才寄言于他而不是寄言中共,但在中共长期“铁板一块”的淫威及毫不掩饰的向全世界摆出的“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下,确有太多人在此问题上已认识不到自己思维方式的荒谬,因而不得不再啰嗦几句。

   举个例子。镇压法轮功后,因我不肯放弃,婆母曾跟我“玩命”道:“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到四川找你父母拚了这条老命!”我的心都要碎了,难过得不知所措。心中却有个声音在痛切的问:“您若真的不想活了,为什么不去找抓我关我的公安局拚命!?”

   我知道这个问题对她而言,太过“残酷”,因而从未问出口。直至婆母四年后病逝于这场已夺去太多人生命的迫害之中,我都从未这样“指问”过她。都是国家恐怖主义的牺牲品,我不敢拿自己一眼看到底的“真实”去诘问或要求她,因为我还看到了另一个真实:那就是她是无力面对这样的真实的。我小心的呵护着她的情感,只可惜现实于她,实在太过残酷,直至夺走她的生命。

   欺软怕硬大致是很多人的通病,尤其是当对峙的一方又是中共这样的“史上最强”时。此时选择较“弱”的一方去指责或“规劝”,大致也是“不由自主”的。

   另一个问题是,是非标准的模糊和道德标准的下降。小偷偷人钱包后,人们往往忙于指责被偷之人:为什么不小心?而小偷之存在,大家都已承认,甚至觉得很“正常”,很“合法”了。

   所以要维权,还真得先把是与非的标准再搞搞清楚。任何针对公民合法的、非暴力的行动的迫害及由此造成的悲剧,责任都在邪恶的强势——中共的极权暴政统治。

   问题二:有无“安全”的维权途径?

   答案:当然有!

   共产党之所以可怕,在于它握有的绝对的国家权力:军队、警察、监狱、特务、“工作单位”、……等等,所以“六四”时它能开着坦克顺着长安街一路辗过,用机关枪、开花子血洗京城,造成了多少位天安门母亲永远的痛(八九年时我是北大学生,六月三日晚刚好没去天安门,否则……)。

   然而,中共的国家权力真有那么“绝对”吗?军队、警察、特务,这些不都是人组成的吗?监狱不也得要人去看守吗?一切来自中共的命令,不都得人去执行吗?

   所以中共夺权,首先靠的就是攻心。它让人民相信,它会带给人民幸福富足,它会给农民地、让工人当“先锋队”,让知识份子做“主人翁”。它让军人相信,服从党的领导,是军人神圣的“天职”。

   五十多年的“腥风血雨”,早已打破了许多人心中的梦幻,当然还有许多人“陶醉”其中,还有许多人接受“现实”。

   让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中共手中最可怕的国家权力,都必须通过人才能发挥作用,人都不听它的了,它还能有什么?

   当然,如果只有一部份人不听它的,另一部份人还在听,危险就继续存在,只是减小了。但只要我们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来,悄悄的(或大声的)“让大家告诉大家”中共的罪恶和“天将灭中共”的消息,以真名或化名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听它指挥的人越来越少,那它的可怕性不就越来越小了吗?

   化名做三退(退党、团、队),再“安全”不过了,它抓谁去?

   不要瞧不起化名三退!试想一下,今日无论是以任何形式做了“三退”的人,都是决心唾弃中共或相信“天将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之人,你再让他开枪替共党杀人,他还会做吗?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思想指挥的。人都从思想上唾弃了中共,中共就谁也指挥不动了;人都退出中共时,中共也就解体了。“网”不存在了,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哪还有什么“鱼死网破”?高律师也不必苦苦绝食了。否则你再怎么维权,岂不还在它的“网”中?呵呵。

   所以,“安全”的维权途径就是,传《九评》、促三退,瓦解党心、军心和警心。

   问题三:关于“愚公”

   也许有人说,以上想法太天真了,有的人决不会退出中共,中共是退不垮的。

   其实那个“愚公移山”的故事里,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被忽略了,那就是最后那个大山是神派人背走的。如果不是神派能背动大山的夸娥氏二子将山背走,那愚公的子子孙孙们,还真得让智叟的子子孙孙笑个不停。

   我们会随手就将神话拿过来用,却未曾深究神话哪里来的、不信神话或不懂其内涵了。人念感天以后,神挥手间,人世就变了。人真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么?低头看看自己,再扭头看看周边,有几人在按自己的心愿活?甚至有几人拥有美满的婚姻家庭?人连一己之命运都不能掌控,何言决定社会之大走向?人的命运和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神安排的。

   退党一事也是,神已定了中共将被扫出历史舞台。那到底谁是中共呢?这却是人可以选择的。神看人的方式是,行为要看,思想更要看,思想中认同什么,那就算作什么。淘汰中共时,总要有人算作是中共一伙的吧?这些人是谁呢?就是认同中共之人。

   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神已给出了“天灭中共”的启示,就看人信不信、听不听了。贵州平塘那块产生于一亿多年前、裂开于五百年前的大石头上,不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中国共产党亡”么?而且这块石头的照片,还是中共官方网站新华网公布的,并且到今天还能看到(网址:http: //news.xinhuanet.com/collection/2005-03/03/content_2643272.htm 如果这篇文章发表后,这个链接被删了,那就是中共不打自招,承认了这张照片上确实写的是“中国共产党亡”。)中共看似铁板一块、“繁荣强大”的帝国中,不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敢站出来对它说“不”了么?到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去查一查,一开始没多少人看好的三退运动,不是已做到835万多人了么?有心的人不妨去核实一下,这835万多人,可都是有名有姓,不是编出来的,尽管许多人用的是化名。这些,包括《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不都是神给人的“天灭中共”的启示么?

   当然,与七千万中共党员及数以亿计的曾入过团、队的人比,835万还太少太少,所以神还在等,等更多的人觉醒、心动、行动。大智若愚的三退愚公多了,“帝感其诚”,就会帮我们搬掉中共这座太行山的。谁到那个时候还非要跟它一伙的话,……时辰一到,就不再等了。

   ******

   把“天将灭中共”的信息广传吧!让大家都来三退吧!哪怕将信将疑,喊的人多了,中共也必垮无疑。

   这就是最安全的维权方式。

   2006年2月26日星期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