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同一首歌》將與納粹標誌一樣永釘歷史恥辱柱]
曾铮文集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国庆日话“澳洲精神”
·视频:中国造月亮即将并着陆
·视频:秋江水冷鸭先知
·澳门赌王在澳洲“豪赌”引发的争议及联想
·视频: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雷鸣般掌声中,关贵敏对我的“伏击”
·盛世大国崛起 最令人毛骨悚然世界第一
·视频: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视频: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自由党领袖坦博
·视频: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為何阻力重重?
·神韵在美国有多震撼 眼见为实!中英 视频
·春晚小品更新囧版(视频)
·视频:悉尼奥运村盘活项目引发的争议
·“地狱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
·望“全球的人们”立即执行凤凰台“砖家”的建议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瞧瞧人家的“问责”
·视频:赵本山宋丹丹新小品《下岗工人谈两会》
·想移民澳洲的看过来——陷赤字危机 澳“关国门”保就业
·组图:纽约.圣诞节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视频:中国能救澳洲吗?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中国留学生坠楼身亡案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澳洲社会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从未公开过的数据!——大陆还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视频: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中共利用心理学家迫害法轮功的铁证
·视频: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澳警击葬少年会引发骚乱吗?
·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等了九年的公开退党声明
·视频: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视频:澳洲与中国的真假精神病
·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由两岁儿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中国民工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国庆日与澳洲精神
·对中共威胁 澳军事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门赌王澳洲“豪赌”之争议与联想
·视频:地铁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Remembering Tiananmen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一)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二)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三)
·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四)
·视频:中铝收购力拓为何阻力重重
·视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如果这样的调查发生在中国……
·视频:陷赤字危机 澳减移民保就业
·视频: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澳洲总理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视频:应对中共军事威胁 澳国防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澳洲国防部长下台之“中共因素”
·力拓“间谍门”震惊全澳
·“卡车门”到底伤了谁?
·好文转载:孙延军:顶着镇压的拯救
·神秘献金来自何方?
·一样腐败 两种光景
·The Origin of Mysterious Australian Donations
·十一期间行人交通管理紧急通知!!!
·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世界人权日,曾铮应邀发表演讲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A Triumph of Spirit: A Woman’s Plight to Expose Injustice in China
·从追查国际最新公告谈起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
·三十年爱国梦断
·重贴旧文-CHINA IN 2008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一首歌》將與納粹標誌一樣永釘歷史恥辱柱

(根據新唐人电视台訪談錄音整理 )

   三個結論

   《同一首歌》這支歌,我在勞教所的時候聽過,聽過很多次。

   關於《同一首歌》,我有三個結論想先告訴觀眾朋友,第一個是,對於法輪功的這場迫害,是一場反人類罪行,是一場群體滅絕罪行。那它跟以前的反人類罪行,比如說戰爭罪、跟以前的群體滅絕有甚麼不同呢?它是一種精神滅絕罪。我的第二個結論是,在這樣一場反人類的精神滅絕罪行當中,《同一首歌》扮演了非常可恥的和其它的歌曲及理論所沒有能夠起到的作用;第三個結論是,隨著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一個一個地被揭露,《同一首歌》這首表面上看起來非常美好的歌曲,最終在歷史上,將與納粹的標誌一樣成為可恥和罪惡的象徵。今後的人們,將不再有人願意唱這首歌。一想起它的時候,就會聯想到它背後所充滿的血腥和罪惡。

   大的背景

   要說明我的觀點,就必須先從迫害法輪功的大的背景來談。我想不管是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還是沒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華人觀眾,可能都會感覺到,在一個時期,中共為了鎮壓法輪功,那真是把整個中國都翻了個個兒。從99年7月份開始的那個宣傳攻勢中就能感覺到。這是一個針對一億人的信仰的鎮壓。因為中共它感覺到,它認為,這麼多的法輪功學員的存在,威脅到了它的統治。大家可以想像一下,當中共這樣一個甚麼都幹得出來的獨裁的政黨,它一旦認為一個群體,或一種思想威脅到了它的統治的時候,它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消滅這個群體。它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因為法輪功是一種精神信仰,它慢慢地也發現了,僅僅從肉體上來折磨,它很難達到消滅精神信仰這一點。那麼它花了這麼大的精力,它把它提到保自己的政權這樣的高度來做的一件事情,它一定會下相當大的功夫。

   中共,大家都知道,是非常善於做所謂的「政治思想工作的」。所以對法輪功的滅絕,絕不是像我們表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好像就是抓幾個人,用電棍電你幾下子,怎麼怎麼樣。它其實從思想、精神、心理層面上也下了相當大的功夫,只不過它下的這種功夫,它不會讓外界知道,不會讓外界感受到,但是它在這方面是做了精心的安排的。

   勞教所的「先緊後松」政策

   我舉個例子,就說在勞教所裡面吧,他們使用的策略是甚麼?叫做「先緊後松」。

   第一步,所有被送勞教的人,先被送到一個叫「勞教人員調遣處」的地方。在那個地方,它是用極高極高的高壓政策,壓得你24小時思想沒有一點放鬆的時候,從早晨6點半開始「放茅」,也就是去上廁所、洗臉、刷牙的意思,一共只給你兩分鐘的時間。兩分鐘的時間內你要完成洗臉、刷牙、上廁所,所有這些事情,那麼你想想你的神經得緊張到甚麼程度?

   我們每天在房間裡,還沒有出去的時候,就把牙膏先擠好了,一手拿著擠好牙膏的牙刷,一手拿著洗臉毛巾,全神貫注地等待。我那個時候被關在「四班」,一聽說「四班放茅」,就箭一樣地衝出去,一到廁所裡第一件事是先給牙刷蘸上水,然後就一邊往廁所裡邊沖,一邊一隻手刷著牙,一隻手解褲子。一邊上廁所的時候,一邊還得刷著牙,然後再衝出來洗臉,兩分鐘之內完不成的話,那就完蛋了,你就不要做了,只給你兩分鐘時間。

   就是說,這麼簡單的一個生活的細節,洗臉、刷牙、上廁所,一個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它都給你搞到這麼緊張。它就是通過種種的把你的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給你壓縮到沒辦法實現的地步,然後再加上其它許許多多的方法來配合,給你形成一種在精神上要崩潰了的這樣一種局面和場面。

   然後當你被轉移到勞教所的時候,它會突然給你一個相對「放鬆」的環境,你在調遣處,每天24小時,除了睡覺的時候,都必須「低頭抱首」,看著你的腳尖,沒有一秒鐘的時候允許你抬起頭來,說你可以直視警察,沒有的,你上廁所之前都要喊報告的,你打飯之前必須喊:「報告隊長,勞教人員XXX請求發飯!」就說他把你所有的人格的尊嚴,和所有的作為生活的基本需求,都給你徹底地粉碎。

   然後到了勞教所以後呢,他給你突然一鬆,他不再要求你「低頭抱首」,你可以抬起頭來平視警察,你可以有一套換洗衣服,在調遣處是沒有換洗衣服的,洗漱時間給你延長到5分鐘……它通過這種一緊一鬆的心理效果,給你造成一種心理上的巨大的反差,然後在這種反差當中,它就開始用偽善的面目來進行它所謂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就是它所謂的「轉化工作」。

   再具體到唱歌上,剛到勞教所的時候,它逼你唱的是所謂的「改造歌曲」,那是專門為勞教人員譜寫的,侮辱人格的歌曲,甚麼要改造成「社會主義新人」之類的,這種侮辱人格的歌曲逼著你大聲唱,把喉嚨唱破地唱,而且不允許你唱任何其它歌曲。

   而到了勞教所這邊,你可以唱「正常人」唱的歌曲了,比如《同一首歌》。

   人在剛剛受到最極端的高壓的時候,突然在一個相對「放鬆」的環境受到「善待」,心理上就很容易生出一個脆弱地帶,甚至會不由自主對「善待」你的警察生出感激的心。

   但是,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了。「善待」你兩天之後,你再不「轉化」,更加陰狠的招就又來了。

   《同一首歌》後的魔惑因素

   前面我已經談過,从精神和心灵层面对付法轮功,是中共提到保其政权高度来做的一件事情,所以以“先紧后松”造成一種心理落差,以及選取《同一首歌》這個「抒情」的歌曲,來從人心理最脆弱的地方進攻,那都是有講究的。

   怎麼個講究法呢?基本上是,「善待」你之後,你還不「轉化」的話,就給你製造一個環境,一種感覺,讓你覺得再修煉法輪功,已經是四面撞牆,走投無路了。有時候為了省時間、提高效率,連「善待」的環節都省了,直接就讓你覺得走投無路。

   比如說把你關在一個小屋子,讓你鼻尖貼著牆站著,24小時就那麼站著,眼睛不許閉上。一閉眼就電你、打你。這時你的雙眼除了白花花的牆以外甚麼也看不見,站的時間長了,人不但頭暈眼花,可能還產生種種幻覺。這個時候,你快要不行了的時候,他再告訴你修煉法輪功怎麼怎麼就是死路一條,修到勞教所了,就是修到頭了,該「轉化」了。

   極度的疲勞和雙眼除了白牆甚麼也看不到所造成的特殊心理效果甚至可怕的幻覺,會讓你精神幾近崩潰。這個時候它再給你放《同一首歌》這首的極盡煽情能事的「抒情」歌曲,可能就會讓你一下子就垮掉。後有「追兵」,前無出路的時候,《同一首歌》可能讓你覺得一下子找到了「精神的家園」。

   但事實上,這裡面還有更深的一層因素。大家知道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佛」在古印度語中是指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這也不是甚麼迷信。每個人都有佛性和魔性的兩面性,修佛的人就是要充實你的佛性,去掉你的魔性。相反你若讓魔性在你身上佔了上風時,那你可能一瞬間就入魔道,而毀了自己修佛的路。

   我非常強烈地感到,當《同一首歌》這首表面看來無害的歌曲在勞教所用來「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它背後就被注入了魔的因素。因為只有層次和能力高於人的魔的因素,才能將修佛的人拉離正道。正因為有了它背後魔惑的因素,《同一首歌》才那麼被勞教所喜愛,而在「轉化」法輪功學員中起到了那麼不可取代的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科研」項目

   就我所知,怎樣「轉化」法輪功學員,是下達給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科研」項目。它用的可能是中國一流的心理學專家,它不但研究「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的、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還研究所有法輪功的著作。

   所有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它都要求你寫非常非常詳細的「思想匯報」,對於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它就要求你寫你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啊,你煉了法輪功以後有甚麼體會呀,有甚麼變化呀,你為甚麼到了勞教所還不放棄呀,為甚麼寧可坐牢也不放棄呀,等等。那麼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就會覺得,我煉法輪功是我堂堂正正的選擇,那麼他很願意跟人家講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他覺得這沒有甚麼不能講的,他可能會長篇大論地幫他們寫。

   那麼對於「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它就會讓你非常非常詳細地寫,你為甚麼要「轉化」?你是哪一個人的哪一句話、在哪一種情況、環境、條件下發揮了作用,才讓你從非常「頑固」地堅持法輪功的立場到能夠「轉化」過來的?它也要求你寫非常非常詳細的「思想匯報」,特別是「轉化」的經過。然後再讓你寫「轉化」以後你是怎麼看法輪功的?你「轉化」以前是怎麼看的?你為甚麼會轉變?

   它大量地收集這樣的資料,哪怕你認為你是在講法輪功的好的地方,可能都會被它利用,最後它來想出對付法輪功學員的策略,包括它從法輪功的著作中去研究這個理論,它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相信法輪功的著作的,所以它從這個裡面,再去想辦法所謂的「轉化」你的辦法。

   所有這些,都是作為國家政策推進的。在勞教所裡,它專門成立了一個科,叫「管教科」, 「管教科」它不做平常的警察要做的事情,比如管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或逼著他們完成生產任務,或管著他們的吃喝拉撒睡等等,它不管這些事情。它就是專門去琢磨怎麼樣能從精神上和心理上把法輪功學員搞垮,它就是做這樣的一種所謂「研究」。

   作為勞教所的「管教科」來講,它負責收集資料。當時我在勞教所的時候,「管教科」就是把它收集到的資料集中地交給中國社會科學院。我相信是由頂級的心理學的專家在去研究對策。然後他們會有指導性的對策,我看過,都寫成書了,有好幾百頁厚。書籍再下發給勞教所裡所有這些對付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交給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第一步你要這樣對付他們,第二步你要那樣對付他們,第三步你要這樣對付他們……他們有一整套的理論。

   「轉化」的實質

   「轉化」對於外界來說,可能都會認為是法輪功學員被抓進去了,受不了酷刑的折磨了,就违心地写一个保证,就算「轉化」了。

   據我所知,在勞教所裡,純粹是因為受不了肉體的折磨而咝牡貙懕WC的人,只佔極少的一部份。那麼絕大部份法輪功學員他是處於一種甚麼樣的狀態,或者說是在甚麼情況下被「轉化」的呢?它基本上有以下這麼幾種情況。

   一個是在極端的情況下,人完全被搞瘋了,精神崩潰了,精神失常了。我親眼看見過一個甘肅來的法輪功學員,她姓何,20多歲,到了勞教所以後,不給她睡覺,連續幾天幾夜不給她睡覺,打她、罵她。然後在第五天深夜的時候,我去看她,她在前一分鐘還在義正辭嚴地對打她罵她試圖「轉化」她的那些人說:「我就是想做好人才煉法輪功的,想讓我『轉化』,『轉化』到跟你們一樣打人罵人嗎?我死也不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