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第一章 信仰的迷雾]
曾铮文集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视频:澳洲卧龙岗市女官员性贿赂丑闻
·CHINA IN 2008
·视频: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二十个和一个
·组图:圣诞前夜的悉尼
·组图:悉尼圣诞橱窗装饰集锦
·澳主流杂志邀法曾铮评08年中国大事
·视频: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视频: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图片游记:可在树梢上散步的悉尼伊拉娃娜公园
·(中国聚焦第57期) 高校中的“反革命”事件
·视频:澳洲2020精英高峰会
·视频:印度司机“闹事”给澳洲带来的贡献
·比比澳洲的真精神病与中国的假精神病
·视频: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澳警击毙少年将引发骚乱吗?
·视频: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视频:发展不是硬道理
·视频:曾铮为澳媒点评中国大事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由两岁孩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澳洲的的马与中国的人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国庆日话“澳洲精神”
·视频:中国造月亮即将并着陆
·视频:秋江水冷鸭先知
·澳门赌王在澳洲“豪赌”引发的争议及联想
·视频: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雷鸣般掌声中,关贵敏对我的“伏击”
·盛世大国崛起 最令人毛骨悚然世界第一
·视频: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视频: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自由党领袖坦博
·视频: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為何阻力重重?
·神韵在美国有多震撼 眼见为实!中英 视频
·春晚小品更新囧版(视频)
·视频:悉尼奥运村盘活项目引发的争议
·“地狱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
·望“全球的人们”立即执行凤凰台“砖家”的建议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瞧瞧人家的“问责”
·视频:赵本山宋丹丹新小品《下岗工人谈两会》
·想移民澳洲的看过来——陷赤字危机 澳“关国门”保就业
·组图:纽约.圣诞节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视频:中国能救澳洲吗?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中国留学生坠楼身亡案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澳洲社会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从未公开过的数据!——大陆还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视频: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中共利用心理学家迫害法轮功的铁证
·视频: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澳警击葬少年会引发骚乱吗?
·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等了九年的公开退党声明
·视频: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视频:澳洲与中国的真假精神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 信仰的迷雾

   

典型「五分加绵羊」

   
   我是一个典型「文革」时所批判的那种「五分加绵羊」,也就是学习成绩五分满分,又像绵羊一样乖巧听话。在「知识越多越反动」及「造反有理」的年代,「五分加绵羊」等于落伍与不「革命」的代名词。
   在父亲工作的那个小工厂里,我们一家几乎是唯一的「臭老九」,不大能与其他「劳动人民」打成一片。为避免是非,母亲不鼓励我与其他小朋友玩,所以我大部分课余时间都在看我所能搞到的课外书。为了看书,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在被窝里照着手电筒看、盛夏的夜晚躲在密不透风的蚊帐里看、上体育课装病留在教室里看、用竹竿将父亲放得很高的书捅下来看、上课时从课桌的裂缝里偷看、从伙食费里省下钱来租书看……。那个年代可看的书并不多,用「饥不择食」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看书是我那时期最大的快乐。

   虽然看了很多书,但一直到高中毕业,我的思想都非常单纯,除了想着好好学习,以后当个科学家,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进入北京大学这所全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无疑是我生活和思想的新起点。思想的独立、自由和前卫,是北大最大的特点。在这样的环境,我的自我意识自然而然地觉醒了,一如许多北大人,我开始思考许多问题。
   

长大又变小

   
   千古以来,哲学家一直在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北大图书馆丰富的馆藏让我如鱼得水,记得我几乎涉猎了我能接触到的所有中、西方的哲学门派:卢梭、叔本华、尼采、康德、黑格尔、萨特 、弗洛伊德、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犬儒主义……每一个门派都剧烈地冲击着我,这些哲学大师将我的思想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和深度,我似乎明白了好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冲击淡去,我又觉得自己还是一样迷茫,对于「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还是未能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一天天长大,又一天天变小,永远不明白人为什么活着」这句话,是我大学毕业时写在同学留言本里的赠言,它真实地记录了我当时的思想,和对人生的感觉。
   

中国气功热

   
   成为一个像居里夫人那样出色的科学家,是我少年时期的理想。进入大学,学到更多的科学知识后,我开始思考:从爱因斯坦以后,科学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的飞跃;现今许多进步,都只是技术上的,而非科学上的。在新的世纪,科学如果能有什么进展,应该是在生命科学领域,因为表面上人类虽然可以上天入地,但对于自身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我相信正因这种了解太少,才留给我们发展的空间。
   也就在这个时期,中国社会出现了一股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热,北大生物系生命科学学院生理学教授、自然科学处处长陈守良和他的同事侯教授,从1979年中国出现耳朵认字的第一例,就开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陈守良教授1979年8月提出论文《关于人体一种特殊感应机能的调查报告》,发表在《自然杂志》2卷11期、12期。
   他们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潜心研究十几年,搜集大量第一手资料,钻研相关古籍,并合开了一门全校共同选修课「人体特异功能与气功研究」。我在研究生期间选修了这门课。两位教授严谨的治学态度令我印象深刻,我至今还记得,他们谈到气功界出现弄虚作假的败类,败坏气功的名声,在讲台上气得发抖的样子。
   我与同学一起参与过许多设计得非常严密的实验。这些实验证明人体特异功能不但存在,而且在某个年龄还很容易被诱发。两位教授在北大附小四年级做过诱发手心识字功能的实验,结果60%以上的小学生都能被诱发出这种功能。他们还做过思维传感、意念致动、遥视、催眠等许多其他的实验。
   大量的实验证明人体特异功能的客观存在,但在理论上,两位教授却无重大突破,上课讲授的主要是古藉中的记载。我记得他们老实对我们说,现在他们的能力还不足以提出人体特异功能为何存在的理论,所以一直致力搜集真实可信的第一手资料,期望为后人继续研究铺路。在科学上,这个阶段称做「唯象阶段」,即只搜集资料,不做解释。
   后来出于科学研究的目的,我学练了好几种气功。每一种都很投入,每天都做笔记,记录练功体验。我想学习两位教授,积累一点真实可信的第一手资料。
   这些经历让我相信人体的奇妙,更加确信科学的下一次突破,一定是从生命科学领域取得。我也体认现有的科学理论,离真正透彻、圆满地解释这些现象,还太遥远了。
   然而,不知从何时,我开始思考科学的社会作用。我认为,人类不应该为了发展科学而发展科学,科学的发展应该是服务人类,为人类谋求更大的幸福。诚然,今天的科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蓬勃发展,人类正享受着科技发展带来的舒适和便捷。但一千多年前的诗人陶渊明能写出「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而今天的流行歌曲在唱什么呢?「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我孤独」「我忧伤」「我寂寞」,古人在文学、音乐、美术作品中流露出的闲适、安宁、和谐、优雅和美好,今人不再拥有;今天人们内心充满了焦虑、不安以及对于未来和世界的不信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空前地紧张,飞速发展的社会让每个人都拚命往前赶,旧的社会伦理和道德受到强烈的冲击,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后,新的平衡还来不及建立,就有新的问题出现……
   科学的发展究竟给人类带来了多少相对应的幸福呢?幸福应是人内心深处的感受,而不是人拥有了多少物质或技术。如果科学的发展并没有给人类带来更多幸福,我们还要科学干什么?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对科学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术数死胡同

   
   我第一次接触的佛家著作,是用毛笔正楷手书的《金刚经》。当时借这本书是为了练字。当我一遍遍地临摹这本经书时,「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这些话像一团云雾在我的脑里飘来荡去,我试图去抓住这团云雾背后的东西,却总是差那么一点。
   后来我又试图徜徉道家的世界,仔细阅读《道德经》等著作,老子、庄子那绝无仅有的东方智慧和圆熟,让我叹为观止。再后来,从上研究生起,我又对《周易》起了兴趣,买了许多参考书,煞有介事地钻研。这种痴迷一直持续到我分娩之前。
   怀孕期间我一共起过三次卦,来预卜自己的分娩是否顺利。三次卦象都很凶险,但我并没有太在意,更没想过要怎样去回避,因为那时我怀着半研究半游戏的心情,还不明白应不应该相信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以预测的?人的命运是不是出生时就已注定的?这些问题都很大,牵涉到整个宇宙观的问题,我暂时还做不了决定。
   后来我分娩时真的出了事,差点命丧黄泉。这时我内心充满了对命运之神的惊怖和臣服,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一切确有定数。如果人的命运真的存在某种必然性,我们还能不能改变它呢?
   困惑之际,我遇到了台湾道教协会理事长。他建议我研究奇门遁甲。我买了很多书照着演练,但很快就颓然而废了。在术数的迷宫钻了好几年后,我对这种繁琐和冗杂,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厌倦。
   我很早就想过:整个宇宙有规律地运行着,大至星系,小至微观粒子,都有自身的运动轨迹,连烂泥巴我们都能写出它的分子式来,为什么独独就人的这个层次显得那么杂乱无章呢?
   我相信宇宙之所以能够维持它的和谐与稳定,一定是因为宇宙中的万事万物在遵循着某种共同规律,也就是说,宇宙中应该存在着一个终极真理,而这个真理应该是简单的。
   正如释迦牟尼在苦修六年后,突然发现苦修不是道而决定放弃一样,我也认为想透过术数来认识宇宙的真理是徒劳的,也不是道,所以我也放弃了。我对于宇宙真理的探寻和人生的思考停滞不前,每天忙于应付日常事务,不再想这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但总体来说,我的世界观渐向佛家靠拢。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觉得宇宙的真理一定是在这里。但那团「迷雾」的后面是什么?不得而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