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方劲武麻烦大了]
曾铮文集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上)
·法轮大法好莱坞圣诞遊行隊伍
·【圖片遊記】臺灣(2)-臺中篇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中)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下)
·【圖片遊記】臺灣(3)-臺南高雄篇
·华人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险遭没收内情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2)-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3)-瑞典-丹麦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5)-瑞士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9)-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0)-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1)-美丽的瑞士小村庄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及其珍宝
·【图片游记】伦敦塔
·从我做陪审员的经历谈对梁彼得案的看法
·【图片游记】伦敦大学放映会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感悟神韻聲樂-感悟神韻(之五)
·評《我不是潘金蓮》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快评川普总统就职典礼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
·也談「文化自信」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李克強買肉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Buying Meat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再談「文化自信」
·童言童語
·女儿语录(2)Quote of My Daughter(2)
·女儿语录(3)Quote of My Daughter(3)
·女儿语录(4)Quote of My Daughter(4)
·女儿语录(5)Quote of My Daughter(5)
·從川普國家祈禱早餐會演講想到的
·感悟神韻(之六):感悟神韻的藝術家們
·这鸡蛋真难吃-The Egg Tastes Terrible
·女兒語錄6)Quote of My Daughter(6)
·我用書換來的最美麗聞浪漫的回報The Most Beautiful and Romantic Reward I
·有信仰與無信仰生命之區別——那個撕心裂肺的下午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7)Quote of My Daughter(7)
·女兒語錄(8)Quote of My Daughter(8)
·女兒語錄(8)Quote of My Daughter(8)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女兒(毛衣)語錄(9)Quote of My Daughter(’s Sweater) (9)
·當唐僧遭遇媒體……What Happens When You Fight Fake News?
·感悟神韻(之七):感悟神韻的觀衆反饋
·女兒語錄(10)Quote of My Daughter(10)
·女兒語錄(11)Quote of My Daughter(11)
·女兒語錄(12)Quote of My Daughter(12)
·女兒語錄(13)Quote of My Daughter(13)
·女兒語錄(14)Quote of My Daughter(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劲武麻烦大了


   (2005年2月10日以笔名看不过发表)
   中国新年还没到,悉尼的“中国新年市场”却率先热闹了起来。可惜这场热闹不是喜庆的喧腾,而是不谐和的噪音。

   其实这个不谐和的噪音,从五年前就开始 了,只不过在今年,因为《悉尼晨锋报》的一篇报道“中国新年游行之争(Row over Chinese new year parade)”,它才被更多的人“听见”。
   说起来,事情也简单得很,就是以方劲武为首的“中国新年小组委员会(Chinese New Year Festival subcommittee)”,第六次拒绝了法轮功团体参加中国新年游行的请求;而法轮功方面,也第一次没有象前五年那样,将这口哑巴气吞下去就算了,而是将这事捅给了媒体,以及“中国新年小组委员会”的“老板”,悉尼市政厅,并表示不管有否接到邀请,都将于新年游行时“出现”;而新当选的悉尼市长莫尔(Clover Moore MP)亦致信方劲武说,她对法轮功代表提出的“把法轮大法拒之门外是一种歧视而感到担心。为了保证事实不是如此,你能否把选择参加游行团体的标准提供给我?”
   据说委员会接到市长的信会后开了一次会,讨论的结果仍是拒绝法轮功的请求。对于法轮功将于游行时“出现”的说法,方劲武致信悉尼法轮功协会道:“我们将发放媒体通行证给摄影师,他们将从内外两面拍摄游行的全过程。我们有与中国有着很密切的贸易和文化关系的商业人士,他们将用一小时八元的价格雇佣摄影师,将所有来‘抗议’的人拍照。为什么是八元呢?因为他们听说这些‘抗议者’是一小时八元雇来的(We will issue Media passes for Photographers and Cameramen who will photograph and video tape the whole parade inside and outside. We have Business people with strong trade and cultural links with China employing freelance photographers at 8 per hour to photograph the “Protesters”. Why $8, because they heard your Protesters will be paid $8 per hour to protest and to release printed material.)”。
   看到这里,看不过忍不住笑了:这方劲武咋越活越没出息,从“唐人街之王”,摇身一变,成黑老大了?
   说实话,自打两年前因看不过墨尔本政厅不让法轮功参加当地的蒙巴游行,而写了一篇《苏震西的三大错误》以后,本人已700多天没讲过话了,即便是在看不过的文章发表一年多后,墨尔本政厅输掉与法轮功之间的官司,被判决向法輪大法協會公開道歉之后。看不过生平有个脾气,只喜欢“攻击”看似强大,实则虚弱的人,而不屑于在某些人已经输掉官司之后再去打“落水狗”。不过在此可以先教方劲武一个乖:想知道看不过如何“言之有预”,以及苏震西犯了哪三大错误、为什么会输掉官司,可以到这里去学习学习(如果你有这个胆识的话):http://www.dajiyuan.com/gb/3/3/12/n285519.htm
   在说为什么方劲武麻烦大了之前,看不过倒想先来剖析剖析方劲武之所以不让法轮功游行的“难处”(请注意:这些“难处”都是方劲武自己对外讲的):
   难处一:“如果不拒绝法轮功团体参加,那些委员会成员就拿不到回中国的签证了”;
   看不过评曰:列官看官,听见了没有,方劲武们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委员会成员能否拿到回中国的签证!
   也许您会说,对呀,我很理解呀,谁不想回中国?回不去多麻烦啊?我还有生意要做呢!
   是的,如果您只代表自己,您这么想无可厚非。而方劲武们呢?既然受市政府之托组织新年活动,好歹是个“官儿”,有了一定程度的生杀予夺权力,那么就应该站在市政府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市政府是干什么的呢?是选民选出来,用纳税人的钱,再来为纳税人服务的。在澳大利亚,各个团体之间,大家都是平等的,市政府对每一个团体,负有同样的责任和义务,你凭什么为了几个委员的“中国签证”,而将整个市政府和澳大利亚的原则出卖?你还有脸坐在那儿?还好意思说?——呸!
   人说中共政权是流氓成性,将全中国的人民都挟持为自己的人质。流氓政权用“中国签证”,以及“中国签证”所可能带来的经济利益来耍流氓,你就心甘情愿“受之如饴”了?
   难处二:“如果法轮功团体参加游行,那么一个从中国来的与委员会一起策划这次游行的表演队,就会在筹备期间停止合作,那新年游行就办不成了”;
   看不过评曰:这真是岂有此理!死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吗?前几年中国新年游行,有中国来的表演队吗?咱悉尼人的年就过不去了吗?
   再一问,前几年没有中国表演队,方劲武们不照样拒绝了法轮功吗?
   既然纯属借口,把这条列出来作甚?想掩盖哪一条真正动机?列位看官谁也不比谁傻,想来不用看不过点破!
   难处三:“你们应该与中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和我们解决。 如果你们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我们马上接纳你们参加游行”;
   看不过评曰:哎,方先生,法轮功是申请参加悉尼的新年游行,又不是参加中国的新年游行,凭什么要跟中国政府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们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我们马上接纳你们参加游行”,原来,方先生唯中共的马首是瞻?澳洲啥时候变成中国的殖民地了?看不过倒孤陋寡闻得很。
   喝着澳洲的水,吸着澳洲的自由空气,却隔山差水地去舔中共的臭屁股,也不知是哪根筋错了位。下一次,我看真得建议建议悉尼市政厅,别随便乱任命什么委员会主席,得先搞搞清楚,这个人是把澳洲的民主、自由、公平、和谐、宽容等“澳洲精神”放在前头呢,还是把“中国政府”的旨意放在前头?
   难处四:“我们不想在当地搞政治”;
   看不过评曰:看官,这个“难处”的意思是,接受法轮功参加游行就是搞政治,不接受就是不搞政治。
   政治者,何物也?社会公共事务之管理也,你真不想搞?那下次大选投票你别去了。
   为什么“搞政治”在中国人眼里成了那么可怕的一项罪名呢?这当然是拜中共之赐。其实中共自己,是把法轮功当作一项最大的“政治”来搞的,所以才会倾举国之力发动这场跨世纪、跨国界的镇压。不搞政治?江泽民的三讲第一讲就是“讲政治”!
   为什么“搞政治”那么可怕呢?因为中共的政治,就是杀人,就是运动,就是打、砸、抢,就是一毁就毁几代人的血腥暴力。而且在中共统治的中国,只有中共能“搞政治”,别的人都是被政治搞的对象。
   所以方先生之“不想搞政治”,恰恰是配合了中共镇压法轮功这个最大的罪恶政治,而同时又寄望于法轮功学员能够一声不吭地被“搞”到底。
   以前听一位不见得比方先生更不“有口皆碑”的侨领讲,他特别鼓励华人参与政治,澳洲是个民主国家,你不参加,岂不等于自己放弃权利?
   在这里,我还想教方先生一个乖,知道上次法轮功怎么打赢与墨尔本市政厅之间的官司的吗?正是“政治”!
   怎么回事呢?听我慢慢道来。法轮功学员多次跟他们的律师讲,我们不搞政治,我们没有政治目标,只想反迫害;在最终判决之前的庭辩上,甚至连法官在看了法轮功学员准备的游行照片时也说:“这是文化,这不是政治。”但在最终辩论时,法轮功方的律师仍是以“政治性歧视”赢了这场官司。他们的理由是,澳洲法律对“政治”的解释是,你岂图改变一项国家政策,就是有政治主张;而法轮功要求停止迫害,不就是试图改变国家政策吗?从这个意义上说,就算他们没有政治目标,他们有也政治观点;而根据澳洲法律,因政治观点而歧视某个团体是违法的。大律师漂亮的庭辩为法轮功赢了一场漂亮的官司。
   所以呀,方先生,以后可千万别把“搞政治”当作一个屎盆子,愣往法轮功头上扣。澳洲是民主国家,不是共产独裁者的天下,“搞政治”不犯法,知道不?
   那为什么说方劲武麻烦大了呢?
   其一,拒绝法轮功之举很可能招来歧视案官司。虽然看不过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悉尼的法轮功没有跟墨尔本的学学,居然受了六年的窝囊气也不吭一声。但这回他们好象醒过味儿来了,想开始捍卫自己的权利了。真招来官司,你方劲武能比苏震西更牛?这不是麻烦大了?
   别慌,这才不是最大的麻烦呢。就算真的招来了官司,也真的输了官司,丢的只是脸面和钱财,这些还要不了命。要命的是——
   看过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系列吗?《九评》说共产党是个邪灵,寄附在中华民族身上。既然是邪灵,就得用谎、恶、邪、斗、妖、恐、暴、魔、狂……,来为自己灌输能量,并维持统治。要不然,怎么会有几千万人在中共统治之下死于非命?别看它这些年扮出一副妖媚的面孔,迷住了象阁下您这样眼光短浅、是非不明的浆糊脑袋,邪灵就是邪灵,它转不了性,它一边迷惑着您,一边一天也没停止杀人,知道不?
   杀人多了怎么样啊?招天杀!
   看见《大纪元郑重声明》了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自打《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网上已经有八千多人退出共产党了。人家逃还来不及呢,您怎么还往自己身上招呢?
   也许您看到这里笑了,说我吓唬您老人家。先别笑,天要收人时,那真是快得很。维持了一百多年的那么大的共产主义阵营,怎么说完就稀里哗啦全完了呢?中共的娘老子苏共,三天之内就纷崩离析,之前有谁敢想?
   被邪灵附体的人,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会象被鬼迷住了心窍一样,做出一些智不清的事情。就象文化大革命,“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一挥手,底下被接见的百万红卫兵小将真是激动得热泪盈眶。您觉得挺好笑,是不是?
   以前我听说,在悉尼华人中,您是如何如何的不错,传送过悉尼奥运火炬,好歹也是个“著名侨领”,最不济也算个文明人、斯文人吧。可是您再看看您自己那封信:“ 我们将发放媒体通行证给摄影师,他们将从内外两面拍摄游行的全过程。我们有与中国有着很密切的贸易和文化关系的商业人士,他们将用一小时八元的价格雇佣摄影师,将所有来‘抗议’的人拍照…… ”您不觉得这口气太象黑老大了吗?您不觉得这吓唬人的流氓逻辑,已经与中共如出一辙了吗?您还是您自己吗?!这不是邪灵附体了是什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