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曾铮文集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由两岁孩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澳洲的的马与中国的人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国庆日话“澳洲精神”
·视频:中国造月亮即将并着陆
·视频:秋江水冷鸭先知
·澳门赌王在澳洲“豪赌”引发的争议及联想
·视频: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雷鸣般掌声中,关贵敏对我的“伏击”
·盛世大国崛起 最令人毛骨悚然世界第一
·视频: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视频: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自由党领袖坦博
·视频: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為何阻力重重?
·神韵在美国有多震撼 眼见为实!中英 视频
·春晚小品更新囧版(视频)
·视频:悉尼奥运村盘活项目引发的争议
·“地狱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
·望“全球的人们”立即执行凤凰台“砖家”的建议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瞧瞧人家的“问责”
·视频:赵本山宋丹丹新小品《下岗工人谈两会》
·想移民澳洲的看过来——陷赤字危机 澳“关国门”保就业
·组图:纽约.圣诞节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视频:中国能救澳洲吗?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中国留学生坠楼身亡案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澳洲社会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从未公开过的数据!——大陆还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视频: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中共利用心理学家迫害法轮功的铁证
·视频: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澳警击葬少年会引发骚乱吗?
·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等了九年的公开退党声明
·视频: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视频:澳洲与中国的真假精神病
·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由两岁儿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中国民工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国庆日与澳洲精神
·对中共威胁 澳军事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门赌王澳洲“豪赌”之争议与联想
·视频:地铁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Remembering Tiananmen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一)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二)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三)
·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四)
·视频:中铝收购力拓为何阻力重重
·视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如果这样的调查发生在中国……
·视频:陷赤字危机 澳减移民保就业
·视频: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澳洲总理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视频:应对中共军事威胁 澳国防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澳洲国防部长下台之“中共因素”
·力拓“间谍门”震惊全澳
·“卡车门”到底伤了谁?
·好文转载:孙延军:顶着镇压的拯救
·神秘献金来自何方?
·一样腐败 两种光景
·The Origin of Mysterious Australian Donations
·十一期间行人交通管理紧急通知!!!
·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世界人权日,曾铮应邀发表演讲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A Triumph of Spirit: A Woman’s Plight to Expose Injustice in China
·从追查国际最新公告谈起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
·三十年爱国梦断
·重贴旧文-CHINA IN 2008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首先,看到张林平安回家的消息非常高兴。上次写信时本来想写“吉人自有天相”,又怕在那种情况下让人觉得空洞。

   其次,我想跟您说,您没有必要为自己的“担心过度”而不安和道歉。免于恐惧的生活,本来是人最基本的权利,现在我们却要为自己还未能免于恐惧而不安和道歉!
   我也经历过两次让我初时想笑,转念想哭的虚惊。
   一 次是六四后,那时我在北大上研究生。当时流言乱飞,说要军管,学校强烈建议学生不要住在学校,尤其是睡上铺的,会有中流弹的危险。我一时找不到住处,仓皇 中,借住在朋友办公室里,睡在硬梆梆的办公桌上。晚上出去方便,一阵机关枪响让我魂飞魄散,仔细一听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片蛙鸣。
   还有一次是在劳教所。我在《静水流深》里写到了先生第一次来劳教所看我时的情形。当我指给他我脖子上电棍留下的伤时,他只匆匆瞥了一眼就象被烫了似的将目光移开,死也不肯往回看。
   事隔不久,他跟一位带有“劝降”使命的老教授在非探视时间来看我,屋子里好多警察“相陪”。一见面,他就条件反射似的又往我脖子看,又是匆匆一瞥便将目光转向我的眼睛。他的眼中是大大的问号,那无声的急切和焦虑几乎将我灼伤。
   我连忙低头看自己的脖子,瞬间明白了他为何如此惊慌:我脖子上抹了过多的爽身粉而呈现出刺眼的雪白,让他以为我又受了什么古怪的刑罚。
   我有些好笑,低声说:“爽身粉。”他这才松口气,顺势坐下来。
   现在想起这个情形,却无论如何笑不出来了。知道那爽身粉意味着什么吗?
   酷暑盛夏,正是劳教所赶织秋装的时候。十几个人挤在狭小、密不透风的囚室里抱着“温暖”的厚毛线秋装狂织。屁股坐烂了不说,出汗无法避免,而手一潮就带不动线,难免影响速度。我们必须象飞一样的织才能完成定额。
   所以,爽身粉是我们买来做干爽剂用的,每当手汗潮了,就连忙抹一点吸汗,以保证始终能以飞一样的速度织。为了抢时间,上完厕所都不敢洗手的,手会潮。
   脖子上的爽身粉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抹上的。整天低头狂织,不抹上爽身粉,汗早把脖子腌烂了。
   我的《静水流深》是先找到英文版出版社的。事实上是出版社听了澳洲ABC电台对我的采访后主动找我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用中文写的,原以为他们会就此止步,谁知他们说没关系,你把书的前三章给我们,我们找人评估一下,好的话我们找人将它翻成英文。
   我 将前三章发给了他们找的人,是个懂中文的西人,也是我的书后来的译者Sue Wiles女士。她看后写了个评估报告给出版社,总体评价很好(这也是Allen & Unwin 决定为我出书的原因),但对书中我对婆母的描写略有微词,认为我是不是有意把她写成一个“反面人物”。
   是的,我在书中写到了婆母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不惜躺在门前阻止我出去与功友见面、甚至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逼我写下离婚书的情形。
   但是,我绝不是想把她写成一个“反面人物”。相反,我太爱她了。也许是我表达能力的问题。我其实是想控诉那恐怖,控诉那把我婆母这样善良普通的百姓逼到绝望的国家恐怖主义!一想到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长年累月生活在恐怖之中,我的心就痛到流血!
   婆 母去年9月9日去世了(与毛泽东同一天!)。她始终未能从我先生被捕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当时传出的消息是,我先生将被判十年以上的徒刑。后来证明这是一场 “虚惊”。但是这场“虚惊”,却要了婆母的命:先生被关的一个月中,她掉了十几公斤肉;先生被放出来两个月后,她便被查出患了癌症。医生说,这是过度的精 神刺激所致。
   婆母走了,我们一家人都还未从悲痛中走出来。先生甚至不愿回家,去面对那“物是人非”的空落。我们难道还要为我们的“虚惊”而道歉么!
   我写不下去了。就以此作为对国家恐怖主义的控诉吧。
   愿所有中国人都能早日过上免于恐惧的生活!
   2005-01-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