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李登輝顛覆印象記]
曾铮文集
·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由两岁孩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澳洲的的马与中国的人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国庆日话“澳洲精神”
·视频:中国造月亮即将并着陆
·视频:秋江水冷鸭先知
·澳门赌王在澳洲“豪赌”引发的争议及联想
·视频: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雷鸣般掌声中,关贵敏对我的“伏击”
·盛世大国崛起 最令人毛骨悚然世界第一
·视频: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视频: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自由党领袖坦博
·视频: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為何阻力重重?
·神韵在美国有多震撼 眼见为实!中英 视频
·春晚小品更新囧版(视频)
·视频:悉尼奥运村盘活项目引发的争议
·“地狱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
·望“全球的人们”立即执行凤凰台“砖家”的建议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瞧瞧人家的“问责”
·视频:赵本山宋丹丹新小品《下岗工人谈两会》
·想移民澳洲的看过来——陷赤字危机 澳“关国门”保就业
·组图:纽约.圣诞节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视频:中国能救澳洲吗?
·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中国留学生坠楼身亡案
·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澳洲社会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从未公开过的数据!——大陆还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视频: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中共利用心理学家迫害法轮功的铁证
·视频: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澳警击葬少年会引发骚乱吗?
·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等了九年的公开退党声明
·视频: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视频:澳洲与中国的真假精神病
·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由两岁儿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中国民工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国庆日与澳洲精神
·对中共威胁 澳军事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门赌王澳洲“豪赌”之争议与联想
·视频:地铁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Remembering Tiananmen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一)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二)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三)
·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四)
·视频:中铝收购力拓为何阻力重重
·视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如果这样的调查发生在中国……
·视频:陷赤字危机 澳减移民保就业
·视频: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澳洲总理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视频:应对中共军事威胁 澳国防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澳洲国防部长下台之“中共因素”
·力拓“间谍门”震惊全澳
·“卡车门”到底伤了谁?
·好文转载:孙延军:顶着镇压的拯救
·神秘献金来自何方?
·一样腐败 两种光景
·The Origin of Mysterious Australian Donations
·十一期间行人交通管理紧急通知!!!
·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世界人权日,曾铮应邀发表演讲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A Triumph of Spirit: A Woman’s Plight to Expose Injustice in China
·从追查国际最新公告谈起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
·三十年爱国梦断
·重贴旧文-CHINA IN 2008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登輝顛覆印象記

   
     到臺灣參加《靜水流深》新書發表會的最後一天,我得知出版社安排了我與李登輝前總統會面。

* 兩次"顛覆"

      我必須承認我的孤陋寡聞。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2001年為免受迫害從大陸逃至澳洲後,我一直埋頭寫作,從沒看過臺灣的報紙和電視,所以這時一聽"李登 輝"三個字,腦海中浮現出的還是以前從大陸媒體中沒來由地得到的印象:這是一個矮小、剽悍的"國民黨反動派"。乘坐計程車來到李先生官邸,映入眼簾的卻是 一個高大的白髮老人的形象,我知道這應該就是李登輝,走上前去與他握手,心裏趕快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大腦中"矮小、剽悍"的李登輝形象。
     李先生手持一本《靜水流深》在我對面坐下,開口一席話,再次將我心目中的"國民黨反動派"形象徹底"顛覆"。李先生說,你在書中寫到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你知不知道,臺灣也有"2.28"事件、臺灣實行了30多年的戒嚴、有幾十萬人死於國民黨統治時期? 我感到強烈的不適應:是我搞錯了嗎?李登輝難道不是國民黨的主席和台灣民選的總統嗎?竟然會這樣"大罵"國民黨?

     想 起《古拉格群島》作者索忍尼辛說過的話:「共產國家中,每一個人都是帶菌者」,我不得不承認:我雖然已離開中國大陸兩年有餘,為寫《靜水流深》對共產黨的 本性做過深刻的反思,可是思維方式還是深受共產黨影響,多少年來只聽過歌功頌德,因此才會對國民黨的領袖"大罵"國民黨感到萬分驚異。不過,李先生好象並 不知道短短幾分鐘內我心中所經歷的兩次重大"顛覆",只自然地順著自己的思路往下談。最讓我感動的是他數次提到的理想:"讓老百姓好好睡覺。"

* 信仰追尋、TRUST和TOLERANCE

     李先生年輕時曾習禪,為磨練自己刻意洗刷廁所,懷著"不知死,焉知生"的理念追尋人生真義,終於在長達五年的時間內解決了"信"的問題而受洗成為一名基督徒。 對於現代宗教的變化,李先生亦有自己的看法,認為宗教應該恢復其"原風景",堅持最初的純正主張。
      李先生說話很喜歡插入日式英語,他說人與人之間、各種信仰之間最要緊的是TRUST和TOLERANCE,也就是互相信任和容忍。他雖是基督教徒,卻也曾研究密宗教義,與達賴喇嘛更是好友,不同信仰之間應該相互包忍,和諧相處。

* 經濟學理論不能解決經濟問題

      李先生說,其實他本人年輕時的理想是學歷史,做一名歷史學家,沒曾想到學了農業經濟。 在經歷了以農業經濟學者身份從教、以異見分子被捕,及身為總統從政多年後,李先生談到,他十分認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富而有德》這篇文章中的觀 點,其實經濟學理論並不能解決經濟問題或社會問題,最要緊的是人的道德水平,是人心。道德不好、人心變壞的社會,經濟最終不能搞好。

* 臺灣人的"安逸"與第三次衝擊

     當筆者提到臺灣已實現了政黨輪替和民主選舉時,李先生歎道:制度上實現了,思想上還未實現啊!百姓經歷白色恐怖時期所留下的印記尚在,在思想上對民主的認同還差得遠哪! 這是筆者在會見李先生時受到的第三次衝擊。 為發表新書第一次到臺灣,這裏的街景、人景與大陸南方毫無二致,短短幾天之內,筆者無緣與普通臺灣民眾做更多接觸,從法輪功功友處聽到的最讓我感觸的話是:"我們臺灣人生活太安逸了。
     " 無心說出這話的功友不止一個。正因為他們說這話時的無心,才給了我更大的內心震撼。在大陸,無論是有錢的、沒錢的,幾乎所有階層的中國人都在抱怨社會,在 罵娘,我似乎從未聽過任何人感慨"我們的生活太安逸了"。 這種對比與大街上、捷運站、公共場合人民的文明素質,都讓我這個"見識不多"的中國人對臺灣有著非常大的滿意程度,而李登輝先生顯然還有更高的標準。無論 怎樣,有著"讓人民好好睡覺"的政治家遭遇台灣的純良百姓,而能讓人民由衷地感慨"我們生活太安逸了",也是政治家的一種幸運和成就吧!

* 我們能為法輪功做些什麼?

     李先生說,他每天出門經過故宮博物院附近時,都能看到那裏一個法輪功大廣告牌,上面有一個小孩和一對西人法輪功學員打坐的畫面,看起來很美!"真善忍"的信仰於任何社會都是有益的。
      在瞭解到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所受人權和信仰迫害及筆者的遭遇後,李先生反復問:"我們能?法輪功學員做些什麼?" 從李先生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了真誠和關切,尤其是當他詢問到我的家庭生活和經濟來源細節的時候。我在心中對他說:總統先生,其實有這一念就夠了,相信您定能找到自己的方法和途徑。

* 原來我也還有"牛糞心理"

     當出版社告知我將與李登輝見面時,我在心中期期艾艾的;會完面後在決定要不要寫此文章時,我又一次猶猶豫豫。所顧忌者,無非是"政治"。
      在江澤民發起的對法輪功的鎮壓中,"搞政治"成了法輪功很重要的一項"罪名",在被刻意煽動出來的民族主義情緒中,臺灣問題又無比敏感。有一次我在網上與 一大陸網友聊天,雙方談得很融洽,對方得知我寫了一本書時,表示很想看一看。我給了他智慧網站的網址,誰知他上去看了一眼後立刻就變臉了:是該死的臺灣出 版社!我也似乎立刻變成了"賣國賊"。
     我感到非常悲哀。如果大陸有出版社敢出我的書,我又何苦聯繫臺灣出版社?如果我真的熱衷政治,大概也不會在見到李登輝前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想起自己在《靜水流深》中描寫到的三進拘留所時與警察的對談裏講到的"牛糞心理"(書中用的是"臭狗屎"),我又不由釋然:我心中沒有政治,又何懼政治?我願向任何人去講清法輪功的真相,不管他是總統、平民,還是其他什麼人。

* 臺灣浮想

     《靜水流深》發表後,出版社曾接到一通黃姓立法委員去電,說是有個台商在大陸遇害,想請我寫這位台灣投資人的故事,揭露台商在大陸被害內幕。出版社替我回絕了,因為我不是職業作家,我的書是以命寫成的自己的故事。
      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產生了許多浮想。台商在大陸賠錢甚至賠命的事,我不是第一次聽說了。在接受《今周刊》採訪時,記者得知我做過投資顧問後,特意問我對臺灣 人去大陸投資的看法。其實我脫離投資顧問業已有好幾年了,但通過修煉,我卻得知了這樣的天理:不僅是經濟,人類社會所有的問題在錯綜複雜的表像下面,都有 一個簡單而根本的原因,那就是人心與人的道德水平。我不想"唱衰"中國,但在"除了親媽皆有假"的地方、在瘋狂迫害"真善忍"而積攢下無數罪業的土地上投 資,我也不會說,對自己的長遠將來有益。
   (2004年1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