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红朝谎言征文】非凡的女儿]
曾铮文集
·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世界人权日,曾铮应邀发表演讲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A Triumph of Spirit: A Woman’s Plight to Expose Injustice in China
·从追查国际最新公告谈起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
·三十年爱国梦断
·重贴旧文-CHINA IN 2008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World Premiere of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Experts Discuss Freedom at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l
·Speech at the Free Speech Awards Ceremony
·震撼人心的故事 撞击心灵的音乐——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强
·Free China Wins American Insight’s Inaugural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
·在《自由中国》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美律師:應以仇恨罪起訴舊金山暴徒
·谨以此诗献给钟鼎邦——旧诗重发: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自由中国》获丹佛国际电影节最杰出电影奖
·《自由中国》加首映 电影节总裁感动落泪
·致奥巴马罗姆尼公开信
·《自由中国》入围渥太华”自由思想“电影节-11月3日放映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上)
·法轮大法好莱坞圣诞遊行隊伍
·【圖片遊記】臺灣(2)-臺中篇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中)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下)
·【圖片遊記】臺灣(3)-臺南高雄篇
·华人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险遭没收内情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2)-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3)-瑞典-丹麦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5)-瑞士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9)-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0)-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1)-美丽的瑞士小村庄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及其珍宝
·【图片游记】伦敦塔
·从我做陪审员的经历谈对梁彼得案的看法
·【图片游记】伦敦大学放映会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谎言征文】非凡的女儿

「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2003年8月28日以笔名南竹发表。该文获「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特别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女儿属猴,92年出生的,今年不满十一岁。生她的时候出了医疗事故,我差一点儿命丧黄泉,一家人也跟著受够了折腾。她奶奶时常说:“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个什么大人物,来的时候这么惊天动地。”
   (一)
   女 儿一岁半时便学会了说否定词。那天她干了一件什么淘气事,我拉长了脸训斥她,她一点也没有害怕或委屈,只关切地看著我的脸,皱著小眉头费劲但口齿清晰地 说:“妈妈、不、生气。”她第一次说“不”,就将这个字说得那么清晰有力,仿佛只全身心地担心我会不会气坏了身体,而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是不是受了训。那一 刻我觉得为了生她养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二)
   女儿两岁半就开始有了生之烦恼。那天我带她到一家小学校去散步。我们坐在操场上,她满眼艳羡地盯著小学校的教室问我:“妈妈,我能去那里上学吗?”
   “不行啊,你还太小了。”
   女儿沉默良久,突然长叹一声道:“妈妈,我为什么老--也长不高?”她将“老”字拉得好长,似乎已为这个问题苦恼了很久很久。
   我无言地望著她,开始想她是不是一个哲学家转世。想了半天我才以一个特别不哲学的方式回答了她的问题:“你多吃点儿饭,慢慢地就长高了。”
   (三)
   女儿三岁半时就给我上了一课。那天她很认真地问我:“妈妈,你说世界上为什么有坏人?”
   是啊,世界上为什么有坏人?世界上要是没有坏人、只有好人该多好?几千个感慨和几万个答案从我的脑海中奔腾而过,最后我却发现我无法用一个三岁孩子能听懂的语言和方式去回答她的问题,所以只好老老实实地告诉她:“妈妈不知道。”
   女儿头一歪,自豪地说:“我知道。”
   我吃了一惊:“是吗?那你告诉妈妈,世界上为什么有坏人?”
   “他老干坏事,就变成坏人了呗。”
   天哪!原来如此!……
   (四)
   女儿四岁半时,有一天我和先生开著车带她去郊游。那天大概是个黄道吉日,结婚的人特别多,一路上遇到好多个结婚的花车,一个比一个漂亮。女儿一直跪在窗户边兴致勃勃地往外看。先生逗她道:“你长大后结婚时要不要坐花车?”
   女儿从窗户边上坐下来,漫不经心又一本正经地答道:“到时候再说吧。”说完了一眼也没再去看那些花车。
   她的回答又一次让我很吃惊:她小小年纪,哪里来的这一份宠辱不惊的平常心?
   (五)
   女儿早慧,五岁半时已上二年级了。这一日我去学校给她开家长会,迎面看到学校门口有块大牌子,上面写著“学会做人 学会学习 学会劳动 学会健体”等五个“学会”。回家以后,我问她道:“你知道什么叫‘学会做人’吗?”我想好了一个长篇演说辞,预备著向她发表。
   她笑嘻嘻地说:“我知道。就是做一个好人呗。”
   我一下子将我的演说辞忘得干干净净,心里头对她崇拜得五体投地。
   (六)
   女儿六岁时,有一天我听见她在隔壁房间劝她奶奶说:“奶奶,你炼法轮功吧,炼法轮功对你身体有好处,真的。”原来她看见多年以来一直病病歪歪的我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好了,便开始为她奶奶打算。
   奶奶说:“我不会啊。”
   “让妈妈教你!”
   “我眼花,看不了书。”
   “我念给您听!”
   奶奶推脱不过,敷衍她说:“好好好,我以后有空了就学。”
   谁知女儿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蒙骗了,她有点哽咽地对她奶奶说:“奶奶,我不想让您死。”
   (七)
   女儿快七岁的时候,电视里开始铺天盖地地骂法轮功,一个比一个更离奇的谣言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差一点失去了思维的能力。女儿圆睁杏眼问我道:“妈妈,他们为什么说炼法轮功的是坏人?”
   我的心象有一万条毒蛇同时在咬一般地痛。我知道按照女儿对于“坏人”的定义,她无论如何无法将炼法轮功与“坏人”二字相联系,----没见过哪个炼法轮功的做坏事啊,妈妈还一天到晚都在要求她做个“好人”。
   我无法面对女儿眼中的困惑和要求立即得到一个答案的率真期待,更不知道怎样回答她的问题,只想痛切地转问所有那些造谣的人。好在一个朋友替我解了围:“他们做贼心虚!”
   (八)
   女 儿七岁半时,我因炼法轮功而被送进了劳教所。几个月后她到劳教所来看我时,一见面就急切地告诉我,妈妈,我学吹黑管了;妈妈,家里来了一个小叮当,然后咭 咭呱呱说了一大堆小叮当的趣事。虽然二十分钟的会面结束时我都没有搞清楚小叮当到底是个玩具、动物,还是一个人,但在心里还是很欣慰:到底是少年不知愁滋 味,女儿看起来生活得很快乐,没有因失去了母亲而难过。
   一年多后我才知道,虽然奶奶严密地禁止她将我被劳教的“不光彩”之事告诉任何人,但她终于忍不住,在写作文时将心底的秘密告诉了她的班主任。也许她在潜意识里对她的老师产生了对母亲一般的感情。为此她受到了奶奶的责骂。为使她免于受歧视,她父亲不得不安排给她转了学。
   (九)
   女儿八岁半时,我九死一生从劳教所里熬了出来。几天后我看见桌上有张纸条,上面是女儿的笔迹:“妈妈,我建议你别炼法轮功了。请看这本书。”
   “这本书”是学校老师发给她的,里面将炼法轮功的都说成了杀人狂或神经病。我找到女儿试图告诉她这本书都是造谣,妈妈是个好人。
   她打断了我的话,绝望地向我喊道:“我知道妈妈是好人!可电视里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坏人!我不知道该相信谁!……”她黑葡萄般的杏眼里,除了绝望外,更多的是饱经沧桑……
   我的心象刀割一样地疼。她才八岁!……我不在家的日子里,她小小的心灵经受了多少?当老师、同学问起她的母亲在哪里时她说什么?在学校、老师、电视、报纸、书本和母亲之间,她相信谁?……
   我被迫给她讲了很多我原本不愿讲给她的事情:文化大革命、刘少奇、老舍、张志新,还有六四。这样的真实虽然对于整个民族来说都过于沉重和残酷,但却很可能是对付谎言的唯一办法;再说一个孩子最需要的是能够爱自己的母亲。
   几天以后她摇头晃脑地总结道:“看来呀,谁都得有点事儿。毛泽东吧,有个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有个六四;江泽民就有个(镇压)法轮功。”
   (十)
   女儿将满九岁时,我面临再次被关进劳教所的危险,不得不远遁他乡,留下了她与她父亲相依为命。一年后公安抓不到我,就将她父亲抓到了不知何地。
   女儿十岁生日那天,我打电话给她,祝她生日快乐,她说:“我一点也不快乐!”
   泪水涌上了我的眼睛。我问她:“有爸爸的消息了吗?”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
   我说不出话来。她在电话那头冷冷地问:“你还有事儿吗?”
   我 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我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意,“都是你害的”这话一定是她从别人那儿听来的。我在她身边时,她本来已经明辨了是非,然而多年来被谎言和 铁腕统治奴役著的人们,不但已经习惯了强权就是真理,脑子里也没有了对错是非的概念,甚至很难原谅那不能够昧著良心在思想上接受奴役因而被迫害的人。
   我的心又一次比刀割还要疼。女儿长到十岁,第一次用这样的口吻跟我讲话。我不会去责怪她,然而一想到她那洁白无暇的幼小心田正由于谎言的催生而长出带毒的仇恨,我的心就象裂了一样,滴滴答答地往外淌血。
   我 想起以前在哪儿看过的一个前苏联女作家的故事。这个女作家被冤枉关在监狱里的时候,她十几岁的女儿写信给她,问她,妈妈,请你告诉我,到底是你错还是关你 的人错?如果是你错,我就恨你;如果是关你的人错,我就恨他们。这位母亲怕女儿若是恨当权者在外面就会吃苦头,所以就狠著心肠告诉女儿是她自己错。结果她 女儿和她都为此而痛苦了终身。
   我不想重复那位前苏联女作家的路,但远在他乡通讯不便,家里的电话被监听,我写给女儿的信总是被扣留。要呵护一个处于由整部国家机器的造谣宣传所构成的巨大压力之下的幼小心灵,竟是那样地艰难。
   (十一)
   女 儿转眼又十岁半了。梦回故里之时,我有时会担心她失去往日的灵性而蒙顿红尘;但更多的时候我想寄语我非凡的女儿:为了我们不再受谎言的奴役,为了能与你早 日堂堂正正地相聚,为了你的女儿和你的女儿的女儿的眼里不再有你曾经有过的恐惧和忧虑,为了天下千千万万个与你一样非凡的女儿能够在母亲的身边恣意地撒娇 淘气,妈妈正在尽我最大的努力。这已是黎明前的黑暗,你很快就会看到,谎言终将不会比真话更有力,暴力也不能征服善良和正义,我们再次一起在阳光下开怀嬉 戏的日子,一定会来临。
   附:《非凡的女儿》英文版
   iyuan.com) My Extraordinarily Special Daughter
   My daughter was born in Beijing in 1992, the Year of the Monkey. At the time, I almost died from birth complications and the whole family was distressed. Her grandma exclaimed, “What kind of person could this child be, entering this world in such turmoil?”
   (1)
   My daughter learned to say “no” when she was only 1-1/2 years old. That day she had done something naughty. I had put on a stern face and begun to scold her, but surprisingly, she was not scared or upset at all. Looking at me, she just frowned and said very clearly with much effort, “No, mom! No angry!”
   It was her first attempt to say “no,” clearly an d forcefully. It seemed as if she cared more about my wellbeing than about being reprimanded . Instantly I knew that everything I had gone through, and would go through for her, would be worthwhile.
   (2)
   My daughter began to worry about life when she was just 2-1/2 years old. One day I took her for a walk to a primary school and we sat in the playground. She looked longingly at a classroom and asked me, “Mom, can I go to school too?” “No, you are too small,” I said. She was silent for a while, then with a deep sigh, she said, “Mom, when will I EVER be taller?” She emphasized the word “ever” with such force, as if she had been bothered by this problem for a long time. I was lost for words as I looked into her eyes, pondering silently whether she was actually some sort of a reincarnated philosopher. At last, I answered her in a very non-philosophical way. “Eat more rice , an d then you will gradually grow taller.”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