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关于SARS病的最新研究成果]
曾铮文集
·致澳洲總理何華德的公開信
·【澳媒观察】APEC与“《悉尼宣言》”
·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做猪要做奥运猪 打工要打澳洲工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发的争议
·代师涛答谢辞
·【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
·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澳媒觀察】聯邦大選 鹿死誰手
·【澳媒观察】网上“恶搞”与联邦大选
·大把撒钱的竞选策略会奏效吗?
·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澳洲工黨大選獲勝分析及展望
·氣候變遷與環境 澳洲Vs中國
·班頓——一位澳洲的「維權」英雄
·Tortured for her beliefs
·小醫生打敗大政府的啟示
·二战后第一名美国战犯的尴尬处境
·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SARS病的最新研究成果

   
   

(2003年4月以笔名南竹发表)

   
   SARS病与蚂蚁窝边的“臭蛋”

   
   看到各种媒体上关于SARS病的连篇累牍的报道,不知怎么想起多年前先生讲给我的他小时候最爱做的一个恶作剧。
   那时候用于防止衣物被虫蛀的卫生球气味很大,俗名“臭蛋”。他最爱玩的一个游戏便是将“臭蛋”放于蚂蚁窝边,然后看蚂蚁们惶惶不可终日地四下逃窜。
   后来他长大了,进了名牌大学化学系,穿上白大褂往生化实验室里一坐,玩的“游戏”可就高级多了,名曰“细菌培养”,整天琢磨的便是如果调节温度、压力、培养液的酸碱性等等,以使某一类细菌茁壮成长,另一类细菌死个光光。
   有一日他突发奇想,对我说:“哎,你说我们人类来了流行病,焉知不是天上有个顽童在玩‘臭蛋’?或者是神在拿我们人做生化实验?”
   他用科学家的头脑对自己的奇想经过一番严肃的思考,然后得出结论道:科学虽然不能证明有神存在,但同时也不能证明神不存在。从此后他对神便有了“六合之外,存而不论”的心。
   
   我的琢磨和我的不幸
   
   我呢?学的是地球化学专业,从地球的起源,到烂泥巴的分子式,统统都得琢磨。琢磨来琢磨去,有好多问题琢磨不通,比如为什么人类已经“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却消灭不了一个小小的感冒病毒?人类能不能不生病?为什么我们能研究出比人大的宏观世界和比人小的微观世界的运行规律,而人类这一层的许多问题却只能扔给“社会科学工作者”?
   于是我便也钻到“社会科学工作者”的领域,哲学、宗教、周易一个一个琢磨过去,琢磨到后来我能准确地算出我们家养的猫哪一天哪个时辰得死,也算出了我自己的生产将会非常不顺利。
   后来我生孩子时真的出了事故,差一点因大出血命丧黄泉,又因为输血感染上个丙型肝炎。病得死去活来之后,我的此类琢磨从此也陷入了死胡同:算得再准,不能改变,有何裨益?
   因为有了病,又开始琢磨医。我在想,如果真正找对了病根,那就应该100%药到病除;再要是找对了生病的真正原因,从原因下手,人就应该可以彻底不再生病。
   想归想,躺在传染病院里只能听医生的。传染病科最权威的医生以最权威的口气对我说,目前治疗丙肝唯一的一招是打干扰素,干扰素的原理是干扰病毒的复制,副作用是正常细胞也得被干扰;到底干扰病毒多还是干扰正常细胞多呢?目前的结果是在20-30%的情况下是干扰病毒更多。干扰素300多元一支,一天一针或隔天一针,一个疗程半年,你打是不打?
   听了这话,我不禁很是丧气:有效率才20-30%,这不跟瞎猫撞死耗子一样吗?还得承受那70-80%的副作用;可是不打吧,将病毒消灭的机率就只有0%。唉,打吧!
   半年打下来,钱流水般地花出,先生开玩笑说我比吸毒的还厉害。打完后的结果呢?嘿嘿,不幸得很,没撞进那20-30%的“有效率”。
   西医不成,那就吃中药维持吧。三年多下来,肝已经开始硬化,并且有了腹水。体质弱到风一吹就倒,无论街上来了什么病,家里准保是我第一个倒下,然后是孩子,然后才是老人,顺序永远也错不了。那时候要来了SARS,不第一个抓住我才怪呢。
   时常哭,时常顾影自怜,不能自已。先生倒是想得开,安慰我道:“人人都是要死的,只不过别人不知将怎么死,你知道你将怎么死而已,有啥好哭?”
   我刚要“恍然大悟”,转念却又想哭:难道我已铁定要死在丙肝上了么?
   
   我的发现和我的幸运
   
   后来便读到了《转法轮》,那一种内心的震撼无可言喻,原来所有的琢磨突然间全部有了答案,而且答案是如此地简单又清晰。
   以疾病为例,人生了病,西医会告诉你这里发炎了,溃疡了,长瘤子了;中医告诉你气脉不通了,有特异功能的人告诉你这里有黑气了,说的是不同层次的事情。再往下追查下去呢,人生病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人有“业力”。“业力”是一种肉眼不可见,但客观存在的物质,也就是原来佛教中所说的“恶业”,基督教中所讲的“罪”,是人干过坏事,欺负过别人,占过不该占的便宜才积攒下来的。要想好病,首先得“消业”,人没有了业,不仅不会有病,也不会再有生活中的磨难和不幸。
   听起来很玄么?好在我学过科学,知道科学衡量一种学说或理论不在于它用了什么样的名词,而在于:一、它是否能在理论上自圆其说;二、它是否能指导实践;三、它是否能反过来为实践所验证。
   我将手头四本法轮功的书看了两遍,发现书中所讲的一切从理论上完全能自圆其说,并且自成体系,彻底打破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界线,跳出了现有一切理论和学说的框框,而完美完满地解释了我所想不通的一切。
   我决定按书中所说的实践起来。针对病,书中说,人有病是炼不了功的,因此炼功的第一步便是使身体达到无病状态。打坐时的腿痛便是炼功中的机制在起作用,使你的“业”消掉。因为你做过坏事才有业的,让你承受一点痛苦,才符合欠债要还的天理。
   从炼功的第一天一直到五年多后的现在,我几乎每次打坐时都能感到那种“消业”的痛苦。这种痛决不是韧带没拉开的痛,因为天天打坐,有多少韧带也早拉开了。消业的痛有时候也不是具体哪里在痛,好象只是一个抽象的痛;然而不管痛得如何厉害,只要将腿一搬下来,立刻就不再疼痛。
   腿痛虽然难过,但它却作为我实践的一部分而验证了法轮功的理论,而且很快让我尝到了甜头。
   炼功后第一年的冬天,城里流行很厉害的病毒性感冒,单位里80%的人都病倒了,先生和女儿轮着班地病了好几轮了,婆母才象发现了新大陆似地惊呼:“南竹,你今年怎么没感冒啊!?”
   还有一天我带着单位里的一个年轻姑娘到一家证券营业部办事,营业部在四楼,老式的房子楼层很高,我们一口气爬上去我就要了入款单填写,写着写着突然听到一个人在我身后大口大口地喘粗气。我奇怪地回头,发现喘粗气的是与我同来的同事,便对她说:“你也太缺乏锻炼了吧,才爬四楼就喘成这样?”她委屈地说:“谁说我缺乏锻炼了?我们家住六楼,我天天爬;可你不知道你上得多快!”
   我这才发现我的呼吸和心跳丝毫没有因上楼上得太快而加快,晚上回家打坐时我也才注意到我的呼吸已经完全变了,变得轻、柔、细、软,绵、远、悠、长。如果将我现在的呼吸视为正常呼吸的话,那我以前三十多年就统统都在患感冒。
   我的丙肝呢?炼功后一个月就赶上单位体验,不翼而飞了!
   我知道炼功是从比中医中所说的经络更深的层次面上作用于人的身体和生命的。我的身体中所发生的深刻变革让我身轻似燕,自在如意。
   当然后来又赶上镇压,我进过劳教所,经历过难以想象的酷刑和苦役,如果没有前两年炼功打下的底子,以我原来林妹妹般的身子骨,有多少条命也扔里头了。
   
   我的关于SARS病的最新琢磨成果
   
   总之,通过我的亲身实践,我可以确定无疑地说法轮功是一种科学,而且比今天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要高出不知多少倍,因为实证科学不能解释的,他解释了;实证科学不能做到的,他做到了。
   我看到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政府都在加紧研究SARS病的来源和治疗方法,而且称可能一时半会儿研究不出个什么结果。如果我能向各国要员进一言,我倒想建议他们做一项花费很少、又容易进行的研究,那就是调查一下各自国家法轮功修炼者在修炼以后的就医情况、医药费花费水平、生病的频率等指数,并将结果与非修炼者做一对比。如果各项指数出现了统计学意义上的明显差异,那么科学家、医生、政府和人民可能都将从中受益。
   我也想建议各国人民不要坐等政府的研究成果,自己先找本《转法轮》读上一读。“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有缘的人们没准儿从此就一揽子解决了所有的SARS病问题。
   顺便说一句,虽然到今天为止我打坐时仍会有轻微疼痛,但我已经将近六年没生过病了,而且我一点也不怕SARS。
   这些,就是我的关于SARS病的最新研究成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