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第五章 惊涛骇浪]
曾铮文集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视频:澳洲卧龙岗市女官员性贿赂丑闻
·CHINA IN 2008
·视频: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二十个和一个
·组图:圣诞前夜的悉尼
·组图:悉尼圣诞橱窗装饰集锦
·澳主流杂志邀法曾铮评08年中国大事
·视频: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视频: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图片游记:可在树梢上散步的悉尼伊拉娃娜公园
·(中国聚焦第57期) 高校中的“反革命”事件
·视频:澳洲2020精英高峰会
·视频:印度司机“闹事”给澳洲带来的贡献
·比比澳洲的真精神病与中国的假精神病
·视频: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澳警击毙少年将引发骚乱吗?
·视频: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视频:发展不是硬道理
·视频:曾铮为澳媒点评中国大事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 惊涛骇浪



天赐良机

     
   11月中旬,三班人员又做一次大调整。傅来被放,封玉兰被调往新成立的五中队。王兆虽没从她那儿诈出什么话,但到底还是怕她是我的「同党」,趁五中队成立之机将她调走。所幸李春还没被怀疑。
     劳教所几乎每隔两星期就有新人送来,虽然成立五中队,现有的中队还是不断地加人,三班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空着,必须进人,但新来的人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直到那时,王兆仍不想把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她既怕我被没「转化」的「转化」回去,又怕我把已「转化」的「转化」到别的地方去。于是她将全部由「正常人」组成的炊事班放进三班,将原来放炊事班的七班腾出来放新人。

     炊事班负责为食堂做饭。作息时间跟其他人不一样,每天比别人起得早,起来后就由伙房的警察押到食堂做饭。
     劳教所只有二百人时,炊事班由十二个人组成。到后来抓的法轮功学员太多,劳教所关押的人员高达千人,炊事班却还是那么多人。不是不能多配备人,而是食堂的灶就那么大,锅就那么多,多配人也没用,在狭小的伙房只是碍手碍脚。那么小的食堂,全部设备成天运转,才能勉强一天开三次饭。
     据「正常人」说,有法轮功之前她们有钱的还能吃上小炒,时不时还能吃个包子花卷什么的。法轮功来了后,食堂的伙食越来越差,就算菜单上好容易写上「鸡块炖土豆」,等发到碗里,却发现没什么鸡块全是土豆。
     炊事班起得早,干活累,白天又要动刀子切菜,睡眠不足难免危险,因此晚上可以比其他人早点睡。为让她们上床后免受打搅,本来七班一直安排住在位于楼道的尽头。
     这些「正常人」进三班都是骂着进来。她们本来是一个单独的班,这下不但要跟作息时间不一样的人住一起,还得睡在处于楼道中间的三班,睡眠显然会受影响。
     与炊事班一起进三班的还有两个「正常人」,其中一个是当时劳教所年龄最小、罪行却最大、劳教期也最长的十三岁杀人犯黄芳。她被判了三年,这是劳教的最长期限,号称「满贯」。
     黄芳来自安徽农村,跟着哥嫂在市场杀鸡卖。后来哥哥跟市场另一家同行为争顾客打起来。群殴中,嫂子怂恿她拿刀捅那家人的小孩,她真的拿起杀鸡的刀,对那两三岁的孩子后背就是几刀,当场把那小男孩捅死。因为她才十三岁,未成年,所以只判三年劳教。
     这些人进了三班,原来清静惯了的三班未免有些别扭。好在炊事班白天都不在,劳教人员也没有挑肥捡瘦的资格,很快大家就适应了。小黄芳一进三班,警察便勒令三班原有几人二十四小时轮值看着她,防她出意外。
     白天还好,晚上就难熬了。能值班的只有李春、我、蒯炜、郑佳等四人,我们只好每晚一人少睡一两个小时看着她。
     黄芳毕竟是小孩,她除了刚来那几天哭过几次,每天倒下就睡着,真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倒是我们这几个值班的,天天熬得脸黄黄的。
     夜里万籁俱寂,我强打精神值班。听着其他人均匀的鼾声,仿佛回到拘留所的日子。那时我们也是每晚轮流值班,并趁值班时炼功。
     我突然很想炼功。我已有好几个月不曾炼过功,现有机会岂能错过?至于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也没想过。
     我轻轻下床,站在地上炼功,炼完动功又回床上炼静功。小哨二十分钟才巡逻一回,巡逻的空隙就够我炼了。
     就这样,我恢复了夜间炼功。白天呢?我每天都一边织毛衣一边给李春讲《转法轮》。因为看过很多次,我基本能将整本《转法轮》全部回忆出来。我尽量按书中的原话跟她详细讲解。傅来一走,我再也不担心有人去警察那儿「扎针」,班里只剩下些孩子,真是「天赐良机」。

泰山崩于前

   这样的日子过了没几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一晚,田永跟我说,秦教授知道你「转化」的消息特别高兴,过几天会带着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来看你。你应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应付这么点事儿没问题吧?不用我告诉你该怎么说吧?秦教授很爱才,所里也希望你能早日出去,这次机会希望你不要错过。
     秦教授是我被抓后先生新结识的「忘年交」,六十多岁,当时正与先生合作办学校,很有社会关系。先生第一次到劳教所来看我后不久,他曾通过关系在非探视时间「开后门」,与先生一起到劳教所看过我一次。他很欣赏先生的为人,愿意帮忙将我早日「弄出去」。
     我一听要让我上电视,只恨地上怎么不裂条缝,好让我一头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我不知我是怎么把田永应付过去。回到班里,本以为我会愁死,却发现自己已似「债多不愁」麻木了,失去了思维和发愁的能力。
   发呆到半夜,值班时,照例闭眼站在地上炼功。刚炼到第三套,突然一个声音:「曾铮!你在干嘛?!」
     我知道炼功被发现了。问话的是炊事班的崔瑞,她四十多岁,卖黄色光盘进来的,这时正好醒来,预备去厕所。
     听到这声音,好几个人立刻醒了,其中一个迷迷糊糊问:「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说梦话呢。」崔瑞说完,起身出去。
     我仍有些呆,想是不是找她谈谈,请她不要将我炼功的事报告警察。又想她既说她说梦话呢,是不是表明她不会去告状?这两个念头都是一闪即逝,我什么也没抓住。
     崔瑞上完厕所回来,什么没说就上床。我值完班也什么没说就睡了。
     第二天王兆刚上班,我就被叫到办公室。她阴沉着的黑脸后面,是一触即发的暴怒。
     她控制着语气,阴阳怪气问:「你这几天身体好吗?」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好。」  
   「没有不舒服吗?」
     「没有。」
   「昨天晚上呢?你干什么了?」
     干什么了?崔瑞到底还是向她告状了?王兆还没来上班她就去食堂了,哪来时间告状呢?又怎么告的?我还没想清楚,王兆突将声调提高八度,一直压制着的淫威像火山一样狂喷而出。
     「你敢欺骗队长!你敢半夜炼功!你敢辜负队长的信任!你不想活了!你……」
     我进去时,她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正抓着一把茶叶要泡茶。这时在狂怒中,手颤抖着不听使唤,掉了几颗茶叶在衣服下摆。她喝的是营养茶,里面有枸杞。一颗红色的枸杞躺在蓝黑色的警服上,格外醒目。
     她一直将我防了又防,就怕放了我我会将劳教所的事抖出去,我「转化」后唯一的一次接见,她不让我和其他人一起到接见室通过电话跟家属讲话,而是将我单独带到一个小屋,让我和先生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她站在边上眼也不眨一下盯着我们,让我和先生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二十分钟的接见像芒刺在背一样难受。这回她刚有一点觉得我真的「转化」了,我却爆出半夜炼功!她的盛怒和歹毒爆发出来,直有泰山崩裂之势。
     我一动没动,安静俯视她,指着她衣襟上的枸杞提醒她:「王队长,您的枸杞掉出来了。」
     她呆了一呆,不由自主顺着我的手指低下头,下意识将衣襟上的枸杞捡起来放回茶杯。
     她放完枸杞抬起头来,双手停止了颤抖,火山口下尚未喷出的余怒似乎也被抑制和消融。
     她坐在椅上喘着气,再也纠集不够力气向我发起第二次进攻,半天才说:「回去好好给我写一份检查来!你不给我把昨天的事情交代清楚,你自己知道是什么后果!」   

曝光

    
   我回到班里开始写「检查」,第二次承认自己并没「转化」,表示愿意承担任何后果。我写着写着,珠泪滚滚而下,湿透了稿纸。
     如果说上次「翻车」心里非常平静的话,这次「翻车」心情却异常复杂。
     我一面高兴,觉得如释重负,这样一来,我就不用上电视去给他们当什么「转化典型」。要真的上了电视,那样的影响我怎么挽回?
     可是另一方面,我又痛悔不已。为了能出去,我已死过多少回,这次却为了炼两下功将这一切给毁了,我怎能原谅自己?
     痛悔的另一原因是为李春。那时《转法轮》我才刚给她讲到第五讲,还有四讲没讲完。我这一「翻车」,必关禁闭无疑。我一走,谁再给她讲《转法轮》?
     傅来走后,李春掩护着我将所有我会背的法轮功经文都给她默写一份,她将这些经文藏在贴身兜里,一有机会就拿出来看。有一回大搜监,我们被叫到楼道坐着,劳教所护卫队的警察进到班里,将我们的被褥拆开、物品柜所有的东西都扔出来翻遍,又将所有人一一叫到队部搜身。
     轮到李春时,我看到她趁人不备偷偷去了趟洗手间。她肯定是去将经文毁了,我有些心痛,又觉只能如此。
   她被搜身回来,我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你是不是将经文扔了?」
     她得意一笑:「哪能呢,我藏在秋衣夹层里,她们没发现!」
     我感动得差点要哭。
     这样的搜查随时会有,李春为经文甘冒奇险,而我却因行事不慎失去给她讲《转法轮》的机会。她多年在劳教所待下来,虽本性不坏,有的地方却恶习很深,一般人说她她也不会听。现在她有心修炼,又没有指导的书可看,全靠我讲给她听,我要一走,没人管她,说不定她又会随波逐流。我没有尽到对她的责任,怎能不悔!
     我就这样流着不知是高兴还是痛悔的泪,李春在一边早就看呆了。半晌,我才告诉她昨晚和今早发生的事,她听得眼都急红了:「这么大的事,你昨晚干嘛不叫醒我?!我要是跟崔瑞打声招呼,她怎么也不至于将你卖了!她跟你没交情,我可没少帮她干活,这点面子她还得给我。你干嘛不叫醒我!?」
     我根本没想到这点,只好说不忍心打搅她睡眠。这也是实情,每天值班,大家的睡眠都严重不足。
     「不,不,我知道,你还是在心里看不起我,没拿我当功友。要是宋梅还在,你绝对会把她叫起来商量,要是封玉兰在,你说不定也会把她叫醒。你不叫我,你看不上我……。可是你不知道,崔瑞是流氓,我也是流氓,她看在大家都是流氓的份上,怎么也得给我这个面子……。」说着说着,她伤心流泪。
     我的泪淌得更凶。没想到我没把她叫醒这件事会伤她这么深。可我确实不能否认,自己还没将她当作一个可以商量事情的人。
     我俩就这样相对默默流泪,仿佛生离死别。门口突然响起田永春风得意的声音:「我们的北大高材生呢?」
     满脸得色的田永带着一个「来宾」走进三班。我按规矩站起来,却来不及擦拭泪水,我也不想擦。
     田永一看我的脸,神色一变,扭头就将身后的来宾推出去。可怜的来宾一头雾水,怎么也不明白田永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不让他「瞻仰」一下「北大高材生」了。
     

顺水推舟

    
   我们谁也不知接下来会怎样。晚饭后,小哨突然通知我接电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