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第一章 人间地狱 ]
曾铮文集
·“天安门自焚”大惨案
·【红朝谎言征文】非凡的女儿
·北京人有什么话不敢说?──向勇敢的杜导斌致敬
·童话:美梦成真
·一封家书——致女儿
·致MOON——贺女儿十一岁生日
·李登輝顛覆印象記
·在天地动容的那天,我为你深深祝福----答杨银波公开信
·我的经历及思考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一)
·神童女兒 平常心(二)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三)
·我们能为这些非法轮功做点甚么?
·声明退党 做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九评》与道解共产党-在墨尔本《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发言
·致张林之妻方草
·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方劲武麻烦大了
·與黃若先生商榷—兼談法輪功為何「動不動就報怨被『歧視』」
·中共灭亡是天意
·我为什么以“静水流深”为书名
·关注郭国汀 支持大纪元
·唾棄中共 迎接新紀元
·在悉尼紀念「六四」及中國未來研討會發言稿
·澳洲,请远离今日之“泰坦尼克”
·澳大利亚,请睁开你的双眼!
·勿為私下的行為而公開地哀痛
·為陳用林歡呼
·读张林“判决书”三致方草
·对胡锦涛的又一“棒喝”--在悉尼国际法庭逮捕江泽民令发布会上的发言
·李敖可别“一语成谶”
·The Law and Me: Chinese ‘Law’ v Jennifer Zeng
·论言论自由、新闻管制及中国人民的对策——在亚太地区作家网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亚太作家会决议 控告雅虎
·亚太地区作家网成立大会决议案
·中共发布《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意味着什么?
·Speech on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Conference in Canberra
·New Era approaches amidst the echo of History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
·在堪培拉中國民主運動新聞發佈會上的發言
·《南華早報》評論:流亡中國作家曾錚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一)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二)(慎入)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三)
·《同一首歌》將與納粹標誌一樣永釘歷史恥辱柱
·我们做的事情即将载入史册
·认清中共,就是拯救人类
·胜诉控江泽民案最后陈述辞
·又见红卫兵
·近看郝凤军
·Observing a Hero Up Close
·【人物特写】“这听起来有点像传奇”
·维权绝食与六四学生绝食有何不同?
·我的絕食聲明
·致北京司法局-为什么迫害高智晟?
·我们确有“安全的”维权途径!
·绝食那天,精彩叠起!
·中共為甚麼怕我們餓肚子?
·看中共如何有氣無力抵賴蘇家屯
·China, my dear China
·Analyzing the CCP's Feeble Response to Reports About the Sujiatun Concentration Camp
·中國黑暗面的最新「發現」——答美國讀者Valerie來信
·“New Discovery" of China’s Darker Sides
·Spirit Under Siege-A Review in Utne magazine
·Outta This Place-A Review in East Bay Express
·遙望故國 感懷母親節 願天下母親盡歡顏
·靜水流深 悠遠深邃
·不買房行動 「房奴」絕地反擊
·為什麼文革能夠在中國發生?
·解析鄭州數千名大學生暴動事件
·七一看中共 回天無數 百招不靈
·四人幫、毛、中共與文革的關係
·誰是六四屠殺真正元兇?
·取證江澤民 追查國際顯威力
·層層剖析中共盜賣法輪功器官官方流程
·談王文怡事件--白宮前不是真正焦點
·解體中共 制止盜賣活體器官(上)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上 )
·解體中共 清除「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下 )
·解體中共 制止盜賣活體器官(上)
·解體中共 制止盜賣活體器官(下)
·'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人體標本為活體摘器官屠殺提供佐證
·《靜水流深》:一名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見證
·曾錚談蘇家屯事件的真實性
·從覺醒民眾向法輪功致歉到自發拋棄中共
·揭開唐山大地震秘密 (上)
·揭開唐山大地震秘密 (下)
·致余杰(1)
·法輪功的表態與不表態
·评余杰《以真话来维权》
·伸進港台的言論管制「黑手」(上)
·促調查活摘器官在澳引發轟動性效應
·伸進港台的言論管制「黑手」(下)
·高智晟被抓與歐加政要訪澳的聯繫
·為何歐加政要關注和推動活摘器官調查
·佳作推荐-大纪元社论《解體黨文化》緒論及第一章
·Insight into China’s boom
·女富豪为何落荒而逃
·中華文化不在中國
·從瘋狂「批孔」到建「孔子學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 人间地狱



低头抱首

   2000年6月1日一早,六天前的一幕重演。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和一个吸毒犯、一个卖淫者一起从看守所被送到位于北京市大兴县团河新成立的「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那天万里无云,阳光普照。调遣处的大门紧闭,看不清有多深。

   押送的警察照例先进去送「资料」。同车的王俭走到我身边正要讲话,紧闭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粗暴男声响起:「听着!用你们的右手拿起行李,排成纵队!」
   我们赶紧回到行李边拎起铺盖卷,在「齐步走!」的口令下鱼贯走进「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刚进大门,还没来得及打量周遭,暴喝又响:「蹲下!」
   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将我「打懵」,身不由己就蹲了下去。我听见电棍「劈劈啪啪」放电的声音。接着尖叫:「低头!抱首!看脚尖!」
   我不由又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却不懂什么叫「抱首」。
   一双穿著皮鞋的脚走过来,我的双手突然被抓起来反扣在脑后:「学着点!这就叫『低头抱首』!」
   「低头抱首」这个姿式在调遣处非常重要。我们后来「学习」的「劳教人员行为规范养成标准」如此描述的:「双腿蹲式:双腿弯曲,两脚并拢,双手交叉放于脑后,低头。」还有另一个「低头抱手」,是站立式:「站立式:两脚并拢,两手交叉放于腹前,右手放于左手之上,低头。」
   「低头」的标准须低到能看到自己的脚尖甚至脚后跟,这样你就什么其他也看不到了。
   蹲了大约五、六分钟,汗开始往下流。除了自己的脚外,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周围发生什么事。我想起以前,特别恐惧雨后骑车驶过水坑。自行车进入水坑,心就猛地一紧,总觉水坑很深,会一下子连人带车全陷进去。有时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我甚至有种幻觉,觉得这水坑是一个穿越地球的大洞,水面倒映的是地球那端的天空,我会顺着这个大洞一直掉到地球那边去……。明知这是臆想,还是控制不住那莫名的恐惧。我想,恐惧是来自无法得知水坑的深度。
   「低头抱首」给人的心理效果也一样。你听见电棍「劈里叭啦」响,但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杵到自己身上。什么声响都没有时,更糟,毫无防备时突然响起一阵霹雳,更会把你吓个半死……。

度秒如年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喝令:「起立!拿行李!」
   好容易站起身,又是尖利喝叱:「低头!」
   不小心抬头的人不是被电棍杵一下,就是被警察用手使劲按下头。此后,只有低头度日、看着自己脚尖的份。一个视力正常的人,突然被剥夺看的权力,只能像瞎子一样拚命张着耳朵去判断周围的事。
   我们低着头,拎着铺盖卷,一路小跑跟着带路的警察往里走。除了走在你前面的那双脚,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你无论如何不能让那双脚走出视线之外。
   经过两个小院,两道铁门,顺着一条过道往前走。瞥见过道两边似乎有两张小凳子,坐着两个穿白衣的人。
   走完过道,脚下出现粗糙的混凝土水泥地。
   前面的脚停了下来,后面的人赶紧收住脚步。
   「放下行李!低头!」
   调遣处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体现,便是所有指令都是用比吆喝牲口还要粗鲁的声音发出。
   放下行李,又听见喝道:「听着!将你们的现金、贵重物品、证件、钥匙都掏出来!」
   我将这些东西拿到手上,不一会就听见喊道:「曾铮!过来!」
   由于刚成为「瞎子」,我仅凭听力还判断不出声音来自何方,只好将头微微抬起,飞快四下一瞥,瞥见两三米外似乎有几条桌子腿,声音好象就从那里发出的。
   我低头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一双手拿起钱点了起来,点完后,一张表格递到我面前,上面是我所带的现金数目和证件,我被要求在表格上签名,然后低着头回到原处,低着头等候。
   六个人一一被叫到那张桌前签名,再一一回到原处,低着头在自己的行李旁等候。
   不一会,又有声音吼:「听着!现在开始查行李!有夹带违禁品的,法轮功有带经文的,趁早自己交出来!否则后果自付!」
   一双着警服的腿走到我面前,将我带到一堵灰墙前。
   「打开行李!被子、褥子全拆开!衣服脱光!」
   指令刚下,一双戴着拋弃式塑料手套的手,已开始扒拉我的东西。
   那双手扒得很细,连个别包装的卫生棉都一一撕开检查,扔得满地;所有卷筒卫生纸都从反向卷一遍,查看有无夹带东西,查完后乱成一堆,无从收拾。
   行李扒完,被褥也拆开露出棉絮。那双手将棉絮来来回回捏了好几遍,所有换洗衣物也一件件抖开来看。
   行李查完,只剩「衣服脱光」这一项了。
   我再次选择服从,低着头默默脱光衣服,连袜子、鞋都没保留。
   查行李的人蹲到地上,仔细检查我脱下来的衣服。
   我吸了口气,第一次抬起头来,瞭望头顶那一小块天空。天很蓝,我眼角的余光瞥见自己的肌肤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白光。周围建筑物都是灰色,好几个警察同时埋头搜查行李,没人发现我的头已经抬起。地上一片狼藉,行李扔得到处。我管住了自己的目光,没去看其他人裸露的身体。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一件白衬衣、一条蓝短裤扔到我面前的地上:「穿上!」
   这就是劳教人员的「行头」。从此我们便失去穿自己的衣服的自由。穿上「行头」,我们被带到另一堵灰墙前,脸朝墙壁排成一排,「低头抱首」原地蹲下。
   火辣的太阳烤着后背,汗水很快又流下来。渐渐地,头发湿透了,粘乎乎贴在脸上;脖子低酸了,觉得头怎会那么沉;搭在脑后的双手怎么放也不是地方,压着头吧,脖子不堪重负,不压着头吧,胳膊就得使着劲儿,可胳膊又酸软不堪;两条腿麻透了,不停颤抖;胸口憋得出不来气,恶心得直想呕吐……。
   以前只听过「度日如年」,现在才刻骨铭心知道什么叫「度分如年」、「度秒如年」。 多少次,我觉得已到了极限,真想一屁股晕倒算了,偏偏清醒地感受着一切,晕不过去……。
   终于,有人支持不住,「咕咚」一声倒地,几个声音同时吼道:「起来!不许装蒜!」
   摔倒的是王俭。以前劳教所从没关过老太太,劳教人员的「行头」都是按年轻人标准体型做的,王俭穿上这样的行头,裤子的腰围至少小三寸,扣不上,只能用一条丝袜将裂着大口的裤腰勉强系在一起。过小的裤子勒着她的腰臀,使她的双腿完全失去知觉,不由自主向后倒去。
   我费力想站起来扶她,却遭喝叱,又听见电棍「劈劈啪啪」响,赶紧重新蹲好。
   就这么稍微动一下,双腿的麻木缓解些,似乎又可以再撑一会儿。
   时间好象已停止流转。很快地,又到了极限,只有拚命咬牙坚持,暗暗祈祷谁再摔倒一次,最好是摔在我身上,我就可以趁机再调整一下姿势……。
   我们在太阳底下整整蹲了一天,超过十五个小时。我无法想象我是怎么一分一秒捱过来的,更想象不出王俭那样的老太太是怎么跟我们年轻人一样熬过来的。语言有限,我描绘不出一次次超越忍受力的极限,是什么滋味。

狼狈为奸

   中午和下午,从声音中能判断出又来了两批人。她们是从海淀区和丰台区送来的,经过搜身、换衣,也和我们蹲在一起。
   仿佛经历无穷个世纪,在多少次都不行了却又奇迹般挺过来后,太阳终于西斜,不再肆虐。
   一高一矮两个着一样服装的人走到我们中间,耀武扬威说:「起来!现在开始教规矩!」
   我提过,中国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都实行犯人管犯人,这一高一矮两人便是成立调遣处时被选中,从劳教所调来担任「班长」的劳教人员,干得「好」的可以提前回家。高的那个是因卖淫和媒介卖淫进来的,矮的是偷窃犯。有人叫她们「黑狗」,也有人叫她们「藏獒」。这两人已完全失去做人的资格,我干脆直接称高的为「狼」,矮的为「狈」,因为我从来没见过「狼狈为奸」这个词更好的演绎。
   蹲了一整天,一次次超越体力的极限,头脑似已完全麻木。听到「起来」这道指令,我甚至没有如获大赦之感,只是机械地用手撑着慢慢站在原地,好长时间都不能动弹。
   我们被带到一块大牌子前,狼扯着嗓门:「听着!我念一句,你们念一句!──『劳教人员入所须知』!」
   我们麻木地重复:「劳教人员入所须知……」
   话音未落,狼就嗥:「废物!二十几个人还没我一人声音大!重来!」
   我们二十几个人的声音确实没她一个声音大,于是一遍遍重来。「须知」是进所后要「低头抱首」接受检查,不许夹带违禁品之类。这些我们早已刻骨铭心领教过。
   吼了若干遍,才勉强过关。狼又训:「听着!以后这里不许说任何废话,只许说四个字:『报告!到!是!』进门喊『报告!』队长点名喊『到!』队长说完话喊『是!』现在开始给我喊,放开嗓门喊,把嗓子喊劈!」
   二十多人开始像疯子一样拚命喊:「『报告』、『到』、『是』!『报告』、『到』、『是』!……」一边喊还要一边做「蹲起」动作,即不停变换「低头抱首」的蹲式和「低头抱手」的站式。二十多人反复地起来、蹲下、喊叫,夹杂狼和狈的吆喝:「大声点!再大声点!喊!给我喊!把嗓子喊劈!」……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人恐怕会以为进了疯人院。
   好多人的嗓子真的喊劈了,说话或唱歌触及那个「劈」的地方,立刻剧烈咳嗽,不能自己。
   集体叫喊好几十遍后,狼和狈开始单独「考核」我们,一个个地喊这四个字,叫得声音够大的,可能两遍就通过了;声音小的一遍遍重来,直到狼和狈满意为止。
   在疯子似的叫喊中,天渐黑透,到了晚上约莫九、十点。从早上七点离开看守所到现在,十几个小时的经历,让身心疲惫麻木到失去思想,傻了似的呆呆听命。
   好容易所有人的叫喊都「合格」了,狼和狈养精蓄锐,又出一个新「节目」。
   「听着!现在开始学唱改造歌曲,先学第一首『喊起一、二、一』!」
   这首歌的第一句是:「喊起『一、二、一』,不再把头低」,然后是「努力改造,重新做人」之类。我们都机械地唱着,没有一人感觉歌词与现实的差异以及其中的荒谬。
   从进调遣处开始,除了睡觉以外任何时候都必须低着头;唱歌则既要低着头,又要大声咏唱「不再把头低」,唱着「重新做人」的「决心」。

重回万恶旧社会

   学完两首「改造歌曲」,已不知夜里几点,狼和狈再命我们「低头抱首」,面朝墙壁蹲下。
   我绝望地想:「完了,『万恶的旧社会』又来了!」
   在「文革」中,所有的宣传工具都告诉我们,如果没有毛主席,没有共产党,我们将回到「万恶的旧社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我从小就接受这种教育,对「万恶的旧社会」充满了恐惧和仇恨。十岁那年,毛泽东死时,我真的觉得天都塌了,搞不好又要回到「万恶的旧社会」受苦受难。学校开追悼会那天,我哭得昏天黑地。长大后明白事理,才认识「文革」和毛泽东,可是这些名词术语自小刻入大脑太深,关键时候就回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