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第一章 人间地狱 ]
曾铮文集
·山西黑窑与器官活摘
·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不是一场叛乱
·Comparing Slavery and Organ Harvesting
·哈尼夫案与澳洲的两难处境
·在“七.二零”八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澳媒观察】由维省省长贝克斯辞职想到的
·北京奧運繞不過去的兩道坎
·From A Prisoner To A Writer
·次级房贷风暴与澳洲大选
·致澳洲總理何華德的公開信
·【澳媒观察】APEC与“《悉尼宣言》”
·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做猪要做奥运猪 打工要打澳洲工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发的争议
·代师涛答谢辞
·【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
·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澳媒觀察】聯邦大選 鹿死誰手
·【澳媒观察】网上“恶搞”与联邦大选
·大把撒钱的竞选策略会奏效吗?
·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澳洲工黨大選獲勝分析及展望
·氣候變遷與環境 澳洲Vs中國
·班頓——一位澳洲的「維權」英雄
·Tortured for her beliefs
·小醫生打敗大政府的啟示
·二战后第一名美国战犯的尴尬处境
·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 人间地狱



低头抱首

   2000年6月1日一早,六天前的一幕重演。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和一个吸毒犯、一个卖淫者一起从看守所被送到位于北京市大兴县团河新成立的「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那天万里无云,阳光普照。调遣处的大门紧闭,看不清有多深。

   押送的警察照例先进去送「资料」。同车的王俭走到我身边正要讲话,紧闭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粗暴男声响起:「听着!用你们的右手拿起行李,排成纵队!」
   我们赶紧回到行李边拎起铺盖卷,在「齐步走!」的口令下鱼贯走进「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刚进大门,还没来得及打量周遭,暴喝又响:「蹲下!」
   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将我「打懵」,身不由己就蹲了下去。我听见电棍「劈劈啪啪」放电的声音。接着尖叫:「低头!抱首!看脚尖!」
   我不由又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却不懂什么叫「抱首」。
   一双穿著皮鞋的脚走过来,我的双手突然被抓起来反扣在脑后:「学着点!这就叫『低头抱首』!」
   「低头抱首」这个姿式在调遣处非常重要。我们后来「学习」的「劳教人员行为规范养成标准」如此描述的:「双腿蹲式:双腿弯曲,两脚并拢,双手交叉放于脑后,低头。」还有另一个「低头抱手」,是站立式:「站立式:两脚并拢,两手交叉放于腹前,右手放于左手之上,低头。」
   「低头」的标准须低到能看到自己的脚尖甚至脚后跟,这样你就什么其他也看不到了。
   蹲了大约五、六分钟,汗开始往下流。除了自己的脚外,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周围发生什么事。我想起以前,特别恐惧雨后骑车驶过水坑。自行车进入水坑,心就猛地一紧,总觉水坑很深,会一下子连人带车全陷进去。有时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我甚至有种幻觉,觉得这水坑是一个穿越地球的大洞,水面倒映的是地球那端的天空,我会顺着这个大洞一直掉到地球那边去……。明知这是臆想,还是控制不住那莫名的恐惧。我想,恐惧是来自无法得知水坑的深度。
   「低头抱首」给人的心理效果也一样。你听见电棍「劈里叭啦」响,但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杵到自己身上。什么声响都没有时,更糟,毫无防备时突然响起一阵霹雳,更会把你吓个半死……。

度秒如年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喝令:「起立!拿行李!」
   好容易站起身,又是尖利喝叱:「低头!」
   不小心抬头的人不是被电棍杵一下,就是被警察用手使劲按下头。此后,只有低头度日、看着自己脚尖的份。一个视力正常的人,突然被剥夺看的权力,只能像瞎子一样拚命张着耳朵去判断周围的事。
   我们低着头,拎着铺盖卷,一路小跑跟着带路的警察往里走。除了走在你前面的那双脚,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你无论如何不能让那双脚走出视线之外。
   经过两个小院,两道铁门,顺着一条过道往前走。瞥见过道两边似乎有两张小凳子,坐着两个穿白衣的人。
   走完过道,脚下出现粗糙的混凝土水泥地。
   前面的脚停了下来,后面的人赶紧收住脚步。
   「放下行李!低头!」
   调遣处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体现,便是所有指令都是用比吆喝牲口还要粗鲁的声音发出。
   放下行李,又听见喝道:「听着!将你们的现金、贵重物品、证件、钥匙都掏出来!」
   我将这些东西拿到手上,不一会就听见喊道:「曾铮!过来!」
   由于刚成为「瞎子」,我仅凭听力还判断不出声音来自何方,只好将头微微抬起,飞快四下一瞥,瞥见两三米外似乎有几条桌子腿,声音好象就从那里发出的。
   我低头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一双手拿起钱点了起来,点完后,一张表格递到我面前,上面是我所带的现金数目和证件,我被要求在表格上签名,然后低着头回到原处,低着头等候。
   六个人一一被叫到那张桌前签名,再一一回到原处,低着头在自己的行李旁等候。
   不一会,又有声音吼:「听着!现在开始查行李!有夹带违禁品的,法轮功有带经文的,趁早自己交出来!否则后果自付!」
   一双着警服的腿走到我面前,将我带到一堵灰墙前。
   「打开行李!被子、褥子全拆开!衣服脱光!」
   指令刚下,一双戴着拋弃式塑料手套的手,已开始扒拉我的东西。
   那双手扒得很细,连个别包装的卫生棉都一一撕开检查,扔得满地;所有卷筒卫生纸都从反向卷一遍,查看有无夹带东西,查完后乱成一堆,无从收拾。
   行李扒完,被褥也拆开露出棉絮。那双手将棉絮来来回回捏了好几遍,所有换洗衣物也一件件抖开来看。
   行李查完,只剩「衣服脱光」这一项了。
   我再次选择服从,低着头默默脱光衣服,连袜子、鞋都没保留。
   查行李的人蹲到地上,仔细检查我脱下来的衣服。
   我吸了口气,第一次抬起头来,瞭望头顶那一小块天空。天很蓝,我眼角的余光瞥见自己的肌肤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白光。周围建筑物都是灰色,好几个警察同时埋头搜查行李,没人发现我的头已经抬起。地上一片狼藉,行李扔得到处。我管住了自己的目光,没去看其他人裸露的身体。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一件白衬衣、一条蓝短裤扔到我面前的地上:「穿上!」
   这就是劳教人员的「行头」。从此我们便失去穿自己的衣服的自由。穿上「行头」,我们被带到另一堵灰墙前,脸朝墙壁排成一排,「低头抱首」原地蹲下。
   火辣的太阳烤着后背,汗水很快又流下来。渐渐地,头发湿透了,粘乎乎贴在脸上;脖子低酸了,觉得头怎会那么沉;搭在脑后的双手怎么放也不是地方,压着头吧,脖子不堪重负,不压着头吧,胳膊就得使着劲儿,可胳膊又酸软不堪;两条腿麻透了,不停颤抖;胸口憋得出不来气,恶心得直想呕吐……。
   以前只听过「度日如年」,现在才刻骨铭心知道什么叫「度分如年」、「度秒如年」。 多少次,我觉得已到了极限,真想一屁股晕倒算了,偏偏清醒地感受着一切,晕不过去……。
   终于,有人支持不住,「咕咚」一声倒地,几个声音同时吼道:「起来!不许装蒜!」
   摔倒的是王俭。以前劳教所从没关过老太太,劳教人员的「行头」都是按年轻人标准体型做的,王俭穿上这样的行头,裤子的腰围至少小三寸,扣不上,只能用一条丝袜将裂着大口的裤腰勉强系在一起。过小的裤子勒着她的腰臀,使她的双腿完全失去知觉,不由自主向后倒去。
   我费力想站起来扶她,却遭喝叱,又听见电棍「劈劈啪啪」响,赶紧重新蹲好。
   就这么稍微动一下,双腿的麻木缓解些,似乎又可以再撑一会儿。
   时间好象已停止流转。很快地,又到了极限,只有拚命咬牙坚持,暗暗祈祷谁再摔倒一次,最好是摔在我身上,我就可以趁机再调整一下姿势……。
   我们在太阳底下整整蹲了一天,超过十五个小时。我无法想象我是怎么一分一秒捱过来的,更想象不出王俭那样的老太太是怎么跟我们年轻人一样熬过来的。语言有限,我描绘不出一次次超越忍受力的极限,是什么滋味。

狼狈为奸

   中午和下午,从声音中能判断出又来了两批人。她们是从海淀区和丰台区送来的,经过搜身、换衣,也和我们蹲在一起。
   仿佛经历无穷个世纪,在多少次都不行了却又奇迹般挺过来后,太阳终于西斜,不再肆虐。
   一高一矮两个着一样服装的人走到我们中间,耀武扬威说:「起来!现在开始教规矩!」
   我提过,中国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都实行犯人管犯人,这一高一矮两人便是成立调遣处时被选中,从劳教所调来担任「班长」的劳教人员,干得「好」的可以提前回家。高的那个是因卖淫和媒介卖淫进来的,矮的是偷窃犯。有人叫她们「黑狗」,也有人叫她们「藏獒」。这两人已完全失去做人的资格,我干脆直接称高的为「狼」,矮的为「狈」,因为我从来没见过「狼狈为奸」这个词更好的演绎。
   蹲了一整天,一次次超越体力的极限,头脑似已完全麻木。听到「起来」这道指令,我甚至没有如获大赦之感,只是机械地用手撑着慢慢站在原地,好长时间都不能动弹。
   我们被带到一块大牌子前,狼扯着嗓门:「听着!我念一句,你们念一句!──『劳教人员入所须知』!」
   我们麻木地重复:「劳教人员入所须知……」
   话音未落,狼就嗥:「废物!二十几个人还没我一人声音大!重来!」
   我们二十几个人的声音确实没她一个声音大,于是一遍遍重来。「须知」是进所后要「低头抱首」接受检查,不许夹带违禁品之类。这些我们早已刻骨铭心领教过。
   吼了若干遍,才勉强过关。狼又训:「听着!以后这里不许说任何废话,只许说四个字:『报告!到!是!』进门喊『报告!』队长点名喊『到!』队长说完话喊『是!』现在开始给我喊,放开嗓门喊,把嗓子喊劈!」
   二十多人开始像疯子一样拚命喊:「『报告』、『到』、『是』!『报告』、『到』、『是』!……」一边喊还要一边做「蹲起」动作,即不停变换「低头抱首」的蹲式和「低头抱手」的站式。二十多人反复地起来、蹲下、喊叫,夹杂狼和狈的吆喝:「大声点!再大声点!喊!给我喊!把嗓子喊劈!」……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人恐怕会以为进了疯人院。
   好多人的嗓子真的喊劈了,说话或唱歌触及那个「劈」的地方,立刻剧烈咳嗽,不能自己。
   集体叫喊好几十遍后,狼和狈开始单独「考核」我们,一个个地喊这四个字,叫得声音够大的,可能两遍就通过了;声音小的一遍遍重来,直到狼和狈满意为止。
   在疯子似的叫喊中,天渐黑透,到了晚上约莫九、十点。从早上七点离开看守所到现在,十几个小时的经历,让身心疲惫麻木到失去思想,傻了似的呆呆听命。
   好容易所有人的叫喊都「合格」了,狼和狈养精蓄锐,又出一个新「节目」。
   「听着!现在开始学唱改造歌曲,先学第一首『喊起一、二、一』!」
   这首歌的第一句是:「喊起『一、二、一』,不再把头低」,然后是「努力改造,重新做人」之类。我们都机械地唱着,没有一人感觉歌词与现实的差异以及其中的荒谬。
   从进调遣处开始,除了睡觉以外任何时候都必须低着头;唱歌则既要低着头,又要大声咏唱「不再把头低」,唱着「重新做人」的「决心」。

重回万恶旧社会

   学完两首「改造歌曲」,已不知夜里几点,狼和狈再命我们「低头抱首」,面朝墙壁蹲下。
   我绝望地想:「完了,『万恶的旧社会』又来了!」
   在「文革」中,所有的宣传工具都告诉我们,如果没有毛主席,没有共产党,我们将回到「万恶的旧社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我从小就接受这种教育,对「万恶的旧社会」充满了恐惧和仇恨。十岁那年,毛泽东死时,我真的觉得天都塌了,搞不好又要回到「万恶的旧社会」受苦受难。学校开追悼会那天,我哭得昏天黑地。长大后明白事理,才认识「文革」和毛泽东,可是这些名词术语自小刻入大脑太深,关键时候就回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