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第二章 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曾铮文集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World Premiere of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Experts Discuss Freedom at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l
·Speech at the Free Speech Awards Ceremony
·震撼人心的故事 撞击心灵的音乐——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强
·Free China Wins American Insight’s Inaugural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
·在《自由中国》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美律師:應以仇恨罪起訴舊金山暴徒
·谨以此诗献给钟鼎邦——旧诗重发: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自由中国》获丹佛国际电影节最杰出电影奖
·《自由中国》加首映 电影节总裁感动落泪
·致奥巴马罗姆尼公开信
·《自由中国》入围渥太华”自由思想“电影节-11月3日放映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上)
·法轮大法好莱坞圣诞遊行隊伍
·【圖片遊記】臺灣(2)-臺中篇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中)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下)
·【圖片遊記】臺灣(3)-臺南高雄篇
·华人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险遭没收内情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2)-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3)-瑞典-丹麦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5)-瑞士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9)-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0)-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1)-美丽的瑞士小村庄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及其珍宝
·【图片游记】伦敦塔
·从我做陪审员的经历谈对梁彼得案的看法
·【图片游记】伦敦大学放映会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感悟神韻聲樂-感悟神韻(之五)
·評《我不是潘金蓮》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快评川普总统就职典礼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
·也談「文化自信」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李克強買肉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Buying Meat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再談「文化自信」
·童言童語
·女儿语录(2)Quote of My Daughter(2)
·女儿语录(3)Quote of My Daughter(3)
·女儿语录(4)Quote of My Daughter(4)
·女儿语录(5)Quote of My Daughter(5)
·從川普國家祈禱早餐會演講想到的
·感悟神韻(之六):感悟神韻的藝術家們
·这鸡蛋真难吃-The Egg Tastes Terrible
·女兒語錄6)Quote of My Daughter(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章 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将天捅了个窟窿

   回到家(当然是先生走在前头),却没有预料中的雷霆大怒。两老像是什么也不知情,什么也没问。其实他们早猜到了,中国的老百姓经历那么多事情,已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吃惊了。他们以前拚命阻止我们,是为了我们不出危险。事情真出了,看到我们从拘留所回来那个狼狈相,心如刀绞,哪还忍心再跟我们闹?
   过了两天,公公私下告诉我,我们被抓那天一日不归,他们已觉不妙,晚上接到电话,婆婆差点晕倒,浑身瘫软,赶快躺在床上,反复对自己说:「我不能倒下,我不能倒下,还有孩子,还有孩子……」如果不是为了爱逾性命的孙女,她可能真的就此「交了面本」 。

   最后,公公像是自言自语:「唉,他就算只是只小狗,现在还在台上坐着,你也只能先听他的呀。」
   公公从「解放前」就开始当农会主席,后来「抗美援朝」参军到朝鲜,入了党,立了功,一辈子跟着共产党「干革命」,忠心耿耿,虽然在「文革」挨过整,退休后有些失落,弄不明白现在党干的这些事,还叫不叫他们为它奋斗一辈子的社会主义,毕竟他从没对党的指示说过半个「不」字,现在突然说出这种话,怎不让我大吃一惊。
   但他虽那样说了,却从未在任何场合公开表示过他的愤怒,或许他早已不会愤怒。
   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开始跟关在派出所时认识的圆圆笑脸王俭老太太联系。2000年1月中旬一个下午,王俭带我到她女儿张小梅租的套房。
   房里什么家具都没有,只在地上铺些褥子,有几人正坐在褥上吃饭。他们吃得非常简单,就是干馒头夹咸菜,我猜他们一定是外地来北京上访的功友。
   那天见到几个功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其中一个是武汉来的四十多岁的「平姐」。1999年10月28日,镇压刚进一步升级,法轮功一夕从「非法组织」变成「邪教」时,她与一些功友冒着巨大风险,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在北京郊区成功地秘密召开一个外国记者招待会,揭露镇压的残酷。这个记者招待会在当时中国大陆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下,真的起到「将天捅了个窟窿」的作用,是外国媒体首次正式接触采访法轮功学员。当时外国记者对她们竖大拇指说:「你们真了不起,敢冒着生命危险来。」「我们被发现顶多驱逐出境,你们可能要被杀头。」
   1999年底,她又和一些功友策划召开99’广州法会,也就是修炼心得交流会,有一百多人参加。在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力中,很多炼功人都像被「打懵」了似的不知所措。法会上十五位学员的发言稿后来贴在《明慧网》,在炼功人中广为流传,起了非常大的带动作用。
   我是流着泪看完那些发言的,不知停下来拭泪多少次。每个弟子舍身取义的故事都深深震撼我的心灵,特别是<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32岁的石家庄学员丁延(真名)写到,当她站在天安门广场看着东方的朝阳冉冉升起,她突然觉得,自己修多高已毫不重要,生命只因和正法连在一起才变得有意义。读到这里,我只觉自己似乎被一种来自天国的无限博大、无限宽广的神力托起,到了一个前所不知的天地。在这个天地里,个体的生命完全融于最纯正、最庄严、最神圣的天宇,在放弃自我的过程中,得到宇宙般恒远和辉煌的永生……
   丁延在天安门请愿被抓后,警察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用脚踩着她的背,双手拚命往上提手铐,将她拎来拎去,反复折磨了三个多小时,逼问她姓名。多少次她都要支持不住,但始终咬着牙关没有说。
   丁延后来参加广州法会又被捕,被判刑四年,曾先后被关押于石家庄、保定的监狱,2001年9月左右,她被折磨死于承德监狱水牢。

任重道远

   广州法会第九天,警察突然闯入平姐她们的住处。当时房里只有她一人,警察将她铐在警车内,然后在屋内等着其他人回来。她想办法褪掉手铐,从警察的眼皮底下逃掉了,才又来到北京。
   平姐到北京后,广泛联络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这间租屋内召开三次规模较大的法会,参加法会的人来自全国各地。这几次法会的录音上了《明慧网》,影响所及,2000年除夕,有一千多名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同时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炼功,令某些当权者大为恼怒。
   公安部门为了抓她和小梅等人,监听她们藏身的航天部 某研究所整片居民住宅、办公楼,她们打公用电话时被发现,于2000年农历正月初六被捕。她被判八年有期徒刑,现在还在不知何方的监狱;小梅被判五年,现在北京市女子监狱;小梅的男友被判四年,被关于沈阳第二监狱。
   后来我又到那间租屋去过几次,见到很多各地来的功友,参加过两次规模较大的法会。许多人准备除夕夜去天安门请愿,我则安排带女儿回四川老家探亲、过年。
   2000年1月29日,我带着女儿上路。时值春节,外地民工都要回家过年,火车站人山人海。北京西客站偌大候车室里,密密麻麻好几千人,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检票口刚开,这些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向前涌去,唯恐占不到座位或是行李没有地方放。我望着这些人,不知大家都在为什么忙碌终日?知不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
   我想起老师谈到我们这一亿先得法的人,曾说过:我珍惜你们,比你们珍惜自己还要多,你们是希望,是宇宙的希望,是未来的希望……我们做得够吗?我们当得起吗?泪水模糊了我的眼,想到「任重道远」四个字,第一次体会菩萨看众生落泪是种什么样的心情。我知道我必须为这些生命尽我最大的努力。

在逃与不逃间

   回到四川第二天,我刚起床,还没来得及与父母说话,电话就刺耳地响起来。是北京长途,牛军要找我说话!
   「你认识尤敏吗?」
   他怎么知道尤敏?「认识。」
   「认识肖
   雅吗?」
   「认识。」
   「1月19日你带她们去哪里?」
   我想起我带她们去张小梅的那间租屋参加法会。
   「对不起,这我不能告诉你。」
   「你不说是吧,你等着,我马上就让当地警察押你回北京!」说完他就挂断电话。
   父母惊呆了,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却愁着还没见到妹妹,带来的广州法会资料怎么给她。
   母亲找出三件毛衣,两条毛裤,一件棉大衣让我穿上,说拘留所很冷,警察说不定还会打人……。
   我全副武装,将母亲找出来的所有衣服都穿上,呆坐沙发等着。窗外大雨夹雪,天气很冷,空气透着一股凄清。
   女儿坐火车太兴奋,没好好睡,这时还没醒。看着她的小脸,我想交代母亲两句,让他们将她送回北京或督促她好好写作业,又觉多余,什么也没说。
   等到中午,警察没来。我躺在床上午休,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乱想:「我干嘛那么傻,等他们来抓我?我跑掉呢?他们上哪去抓我?」但是,如此一来,我就只能过流亡生活了,既不能回家,也不能上班。真的就此浪迹天涯吗?我还没这个心理准备,也下不了决心。
   就在逃还不逃的思想斗争中,我在家又待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牛军又打电话来,问我何时回北京,我告诉他十天后,他要父亲听电话。他对父亲说,考虑我回一趟家不易,就不来抓我了,让我在家好好过个年,要父亲好好开导我,有什么事回北京再说。
   不抓我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母亲推论,公安局到别的地方办案,需要当地公安配合,临近年关,很多案子需要结案,杀人案还破不了呢,又没什么大事,肯定这里的公安局不听北京的;不说别的,这差旅费归谁? 
    我大松一口气,至少可以不用决定逃走还是不逃走了。
   那个年过得稀里糊涂,都知道回去就得挨抓,有什么心思过年?

善的力量

   2000年2月10日,我如期回到北京,天已很晚。先生告诉我,我头天刚走,第二天警察就上门,找不到我就把他弄到派出所,说是尤敏、肖雅和肖雅的男友三人到天安门拉开一面「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他们被抓后,我就被暴露出来。公安局奉令限期破案,要找到近期几次大型法会召开地点,于是我成了一个重要线索。
   先生告诉我明天须去派出所一趟,如果交代出开会地点,可能就不会把我怎么样,否则就难说了。
   从这时,我与先生发生重大分歧。他主张我说出来,他说那间租屋的功友应早已转移,他们能拿一间空房子怎样?我说会罚房东钱,他说罚多少钱我们给他补上,不让他受损失就是。不说的话,我就会去坐牢,何必做这种无谓的牺牲?
   但我内心却有个感觉:这场镇压毫无由来地荒唐,我凭什么要配合?这是一个原则和态度问题。再说那房东如果也是炼功人,一定会受牵连;而平姐、小梅她们的工作那么重要,我也必须保护她们,我当然不能说。
   我与先生争执很久,第二天一早终于做出一个介于「逃走」和「不逃走」之间的决定。也是机缘巧合,那时我们新买的房子刚装修好,公司又决定调我到新部门。于是我匆匆收拾几件换洗衣服,在派出所上班前离家,一个人住到什么家具都没有的新居,请同事不要告诉警察我的去处。
   一星期后,同事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叫王彬的人找我,我想不起来王彬是谁,心想莫非是哪次聚会见过的功友,便给他回了电。
   谁知王彬是个警察!三十分钟后,我已经坐在开往拘留所的警车上。
   快到拘留所时,王彬突然问我:「知道政府为什么那么怕你们吗?」
   「为什么?」
   「因为你们这个功太真了,你们太有凝聚力了。」
   「是吗?你看过《转法轮》吗?」
   他苦恼地说:「如果我是以前看的,说不定就看进去了,可现在我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总想从书中找怎么对付你们的办法,就看不进去了。」
   车到拘留所,王彬有点抱歉似地说,现在抓的法轮功人员太多,最近刚成立法轮功专案组,他不是专案组的,只得将我交给别人。
   我说:「没关系,如果方便,请给我爱人打个电话,让他给我送点日用品来。」
   接下来的三天,他每天都到审我的地方转悠。第一天他问我:「你爱人给你送东西了吗?」
   这时提审正逼我说法会地点,我很想讽刺他一句:「王彬,这回你可立功了吧?」但 我立刻感觉自己这一念含有怨气,而怨气就有恶的因素,不够纯善的标准。我忍住了,只淡淡点头:「送了,谢谢你。」
   第二天他又来,还是同一句话:「你爱人给你送东西了吗?」这时我看出他为了抓我来而难受,想道歉又无从说,只好把问过的话再问一遍。我还是点点头说:「送了,谢谢。」
   第三天他带着一条警犬来,逗一会儿狗后,他又问:「你爱人给你送东西了吗?」这次他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
   我低下头没有答话,想起老师说的「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我约束了怨气,没有恶语相向,反而让他为自己的恶行后悔难受。

逼供

   一进拘留所,「法轮功专案组」的张强、马英,外加他们的科长,就轮流不停地审我。第一天,他们「好言」劝我;第二天,他们用功友的安全逼我,将我的传呼机开着放在桌上,如果我不交代,呼我一个他们抓一个,抓完了还说都是我「点」 的。第三天,他们整天不让我上厕所。憋到膀胱都要爆炸时,我一咬牙决定「就地解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