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曾铮文集]->[第一章 嫉妒之火]
曾铮文集
·评禁书《如焉》
·色情作品氾濫與中共黨文化
·【澳媒观察】网上色情怎样破坏家庭关系
·山西黑窑与器官活摘
·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不是一场叛乱
·Comparing Slavery and Organ Harvesting
·哈尼夫案与澳洲的两难处境
·在“七.二零”八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澳媒观察】由维省省长贝克斯辞职想到的
·北京奧運繞不過去的兩道坎
·From A Prisoner To A Writer
·次级房贷风暴与澳洲大选
·致澳洲總理何華德的公開信
·【澳媒观察】APEC与“《悉尼宣言》”
·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做猪要做奥运猪 打工要打澳洲工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发的争议
·代师涛答谢辞
·【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
·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澳媒觀察】聯邦大選 鹿死誰手
·【澳媒观察】网上“恶搞”与联邦大选
·大把撒钱的竞选策略会奏效吗?
·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澳洲工黨大選獲勝分析及展望
·氣候變遷與環境 澳洲Vs中國
·班頓——一位澳洲的「維權」英雄
·Tortured for her beliefs
·小醫生打敗大政府的啟示
·二战后第一名美国战犯的尴尬处境
·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 嫉妒之火



树大招风

   我并不知道,在我所看到的法轮功世界之外,还有许多我没有看到和不知道的事悄然发生。比如,我不知道《转法轮》曾获选十大畅销书 ,也不知中国新闻出版署在同年便发通知禁止《转法轮》发行。我只知道市面上的法轮功书籍从来没断过,可能是因法轮功的书籍畅销,削尖了脑袋的盗版书商不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吧。那个禁令好象既没人知道,也没人执行。
   每当有新的法轮功书籍出版,卖书的摊贩马上就会进货,跟得特别快。小书摊对法轮功一共已经出了多少本书了如指掌。我那时常去永定门附近的一个小书摊买书,只要对书摊老板说「来一套法轮功的书」,他保证会给我打点好一整套,一本都不少。别人书摊逛半天,可能一本都没买,只有买法轮功书的人,一套一套地拎走,所以那时书摊都特别愿意销法轮功的书。

   树大招风。中国大陆从80年代起出现气功热以来,各种名目的气功有如雨后春笋,最多时有好几千种。到了90年代以后,许多气功又同样迅速地销声匿迹了。法轮功作为气功的一种,在1992年传出,除了在92、93两年的「东方健康博览会」引起广大回响外,表面看来与其他气功差不多,参加北京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仅200多人,到94年底李洪志先生在广州开办54期学习班的最后一期,总共只有几万人次参加过这种面授课程。那时法轮功也没在任何媒体做过广告或宣传,不过是学了功的、亲身体验炼功效果的人热心向家人朋友、同事乡亲推荐,就这么人传人、心传心,在短短几年,学炼法轮功的便扩展至七千万到一亿人。
   在中国这样一党专制、党要牢牢控制一切的社会,这样庞大一个群体岂能不引起当权者注意?作为一个非民主选举而上台的政党,当权者什么都不怕,就怕宝座不稳。这么多人在炼同一种功,他们要干什么?
   还有,学法轮功的人因受益很大,每当提到法轮功或「师父」李洪志先生,言谈总是无限敬仰和感激。
   后来当局镇压法轮功,皆谓法轮功要和党「争夺群众」。是独裁者的妒嫉之心才引发这场空前的灾难吗?这似乎让人难以置信,却很可能是真的。
   国外问得最多的是: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西方民主国家觉得不可思议。那么为什么中国会发生「反右」、「大跃进」、「文革」呢?事过境迁,连中国的老百姓都觉得荒唐;可是它们当时就是发生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法轮功作为一种全新的、独立的思想体系,在一片人民从来没有真正思想自由的土地上迅速崛起,不可避免要引发专制者的恐惧。虽然法轮功只是一种个人信仰和自我修炼,无任何政治诉求,但处于恐惧中的专制者却会给自己树立假想的敌人,而将「敌人」打倒的唯一办法就是「斗争」。共产党从诞生开始就崇尚暴力,上个世纪人类三项死亡人数最高的事件,共产主义首当其冲,超过纳粹种族灭绝和世界大战,在共产主义国家遭屠杀和非正常死亡的人数高达8450万,两倍于二战死亡总数;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又高居所有共产主义国家之首。据国际社会和中国问题专家调查,最保守估计是2000万人,最高达8000万之巨。
   中共八十多年的历史,「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等,各式各样的运动和「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毛泽东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中国表面看来好象经济上开放自由,事实上专制本质并无改变,某些方面甚至还在加强,江泽民一人同时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三位一体」就是第一次出现。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能随时随意调用一切国家资源的独裁者,不会认为有什么压制不下去的。「六四」事件时,北京游行抗议最多时一天一百万人,但坦克一进城、机关枪一扫射,几天内大街便恢复了「秩序」。包括所有曾强烈谴责镇压的西方国家,过了没多久也照样跟中国恢复正常关系。
   从1996年官方媒体《光明日报》攻击法轮功开始,一股暗流就已涌动。1997年起,公安部在全国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许多公安人员乔装学员打入法轮功内部,一边跟着练功,一边明查暗访。
   然而全国调查所搜集到的情报都是一样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炼功很投入、向别人介绍法轮功很热心、遇到事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向内找」、「修心性」、「重德」以外,没有任何劣迹和问题。
   不仅如此,许多打入法轮功内部的公安人员,一来二去还变成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典型的故事发生在一次法轮功学员的心得交流会。那天有一个曾吸毒,浑身都是恶习,堪称地方一霸的学员上台发言。炼功后他戒掉毒品,洗心革面。当他到那些以前被他骗过、抢过的人家去还欠债时,刚开始人家都吓一跳,以为他又来找麻烦。他的发言刚结束,台下一人就一个箭步窜上台,将手里的录音机举得老高,激动地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公安局派来「卧底」的!我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我抓吸毒的抓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吸上了毒能戒掉的!法轮功太神了!我再也不干这缺德事儿了!我也要学法轮功!说完,他取出录音带当众砸掉了。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这样更加大某些人的恐慌。就像一首诗描述的:「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阴暗的灵魂不能理解高尚的心灵和行为,也不相信世上真有人活得坦坦荡荡。1998年公安部发布通知调查法轮功,许多省市都有公安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个人财产等事件,已经为日后的镇压做了预演。
   不过,那时我专注自我修炼,不断折服于修炼的体悟,对外在环境几乎不曾关心,也不知表面看不到的一切。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98年北京电视台事件发生。

北京电视台事件

   1998年夏一个星期六,我到公园炼功,听说前些天北京电视台播出一个不实报导,诬蔑诽谤法轮功,炼功点上有些功友准备第二天去电视台反映法轮功的实情。我也约了第二天一起去。
   回家后,我心里却有些不安。我想,「六四」就要到了,正是政治敏感期,李洪志老师反复强调修炼者不参与政治,而且当谈到为什么不跟大家见面,也流露不愿意有大规模群众聚集,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我越想越觉得不该去,就作罢了。
   但我们炼功点上有好几个人去,再加上别的炼功点、一些河北省来的,前前后后共有好几百人。电视台的领导接待其中一些学员,听他们讲述修炼的真实故事,感受这些人并无恶意,不过是想帮助电视台改正错误的报导,以免伤害法轮功和电视台自身声誉。电视台的领导了解后公开为不实报导致歉,并惩处报导的记者,这件事在当时算是不错的结果。
   接着,我不觉得外部的形势与过去有什么不同,还是照常炼功,直到1999年的「4.25」。

4.25和平请愿

   1999年4月24日,刚好又是星期六,一位功友打电话问我知不知道天津的事,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写了一篇<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攻击法轮功。何在文中引用已被证实是不实的案例,他说练法轮功会得精神病,他本人已得到9起跳楼自杀造成8死1伤的报告。他还暗示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使中国毁灭,「其毒害青少年的程度」比起「以理杀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看完这篇文章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练法轮功很危险,会导致「走火入魔」、得精神病,甚至跳楼自杀。
   事实上,从1979年中国第一次发表关于人体特异功能的报导后,学术界对特异功能是否存在及应否研究的争论,一直很激烈,赞成派以曾主持制造及发射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为代表,反对派则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于光远为代表,两派互有消长。
   这种现象照理是正常的,甚至有助科学的研究发展。然而由于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涉及马列主义称为「迷信」、「封建」和「唯心」的东西,所以学术的争论很快便成为政治问题,惊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发表批示。在中央高层和科学界大老支持和反对两种观点并存之下,中共中央宣传部于1982年6月,也就是法轮功问世前十年,发布对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报导的「三不政策」,即 「不宣传」、「不批评」、「不争论」。
   所以,何祚庥那篇文章在天津市教育学院的杂志《青少年博览》发表后,天津法轮功学员觉得它诋毁法轮功名誉,造成很坏的影响,同时也违反中央的「三不政策」,因此有责任去匡正视听。他们找到天津市教育学院及相关机构,希望表达这种意思,并反应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但前往陈情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防暴警察的伏击、驱逐和殴打,有学员当场被打得流血、受伤,还有45名学员被捕。有更多的学员要求放人,天津市政府说,这件事公安部已经插手,要想解决问题必须去北京找中央。
   打电话给我的功友说,他与另一功友决定明天去国务院信访办 上访,问我去不去。我说想先看何祚麻那篇文章再做决定。
   读了何祚庥的文章我非常吃惊,不敢相信这样的文章是出于一个中科院院士之手。何祚庥说,气功为何能让人得神经病,科学尚不得而知,但气功能导致人得神经病确定无疑。这种说法不但犯了科学的错误,连逻辑都说不通。
   从逻辑上说,如果所有人一练气功就得神经病,那么练气功是得神经病的充分条件;如果所有得神经病的人必得要练气功才能得神经病,那么练气功是得神经病的必要条件。而实际的情况呢?有那么多练气功的人没得神经病;精神病院也没几个人是练气功的。所以练气功既不是得神经病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当然就更不是充分必要条件了。练气功和得神经病之间毫无因果关系,这点道理还用讲吗?
   我立刻决定明天也去信访办。

神创的奇迹

   25日早上六点多,我和两位功友来到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中南海外的府右街。街上的执勤警察告诉我们,信访办八点才上班,让我们等一等。为了不影响交通,我们退到周围的小胡同,各自找地方坐下静静等待,很多人四面八方潮水般地涌进小胡同。
   我预料会有别的功友也来,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多。没有一人大声说话,个个神色庄严肃穆。
   我坐在小胡同一户人家门口台阶上,看着这些人从我面前一个一个走过,突然莫名泪下。我说不清原因,只模糊地感到我是被他们感动,我为他们骄傲。
   后来才知道他们当中有人是写了遗书出来的。以共产党的残暴,十年前「六四」大屠杀的枪声仿佛还响在耳边,这样大规模的集体请愿,会有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那天我身边一位四十多岁非常文静的中年妇女微笑着说,如果今天警察说谁敢站出来维护法轮功就枪毙谁,那我第一个就站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