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1)]
曾仁全文集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1)

   从中央到地方、从省城到县市,从城市到农村,中国的私有化以摧古拉朽之势席卷了大江南北,然而,由于制度的落后,官员们的腐败,私有化从孕肩到分娩都是发肩不良,社会的血细胞在一夜之间被寄生虫吸了个乾净。 人类不能跳跃商品经济和私有制,这是历史发展的需要,经历了七十社会主义的苏联领导人选择了这条路,中国领导人在走了无数的弯路后也痛苦地选择了这条路,

   一、 私有化不等于卖家当,公共设施是民众共同的财富,怎么能「私了」?

   对一些中小型企业,实行租赁经营或股份制,这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但是,现在一些中学、技工学校卖了,幼儿园卖了,公共厕所卖了,影剧院卖了,部份医院卖了,连中小型水库也卖了,老百姓不无嘲弄地说:那些政府机关、执法机关为甚么不卖给个人经营几年?那可是一本万利呵!

   学校、幼儿园到了个人手里,在操作中变成了为利是图的金钱关系,学校里乱收费、乱发学习资料赚钱的事层出不穷,学生伙食越办越差,而生活费越来越高,大多数家里贫穷的孩子整天忍饥挨饿,最后不得不缀学。而幼儿园的孩子们则是减少了更多的笔墨纸张、文娱设施。私营业主收了钱,当然想著最小的投入来赚钱。

   公共厕所是为大众提供方便的场所,本来就是纳税人的钱修的,现在顺理成章地成了管理部门发财致富的途径。有的利用厕所拍卖大发横财。在火车站、汽运车站的公厕,几乎都是高价卖给个人经营,收费漫天要价普遍存在。据《楚天都市报》载,武汉市一个靠近公汽的厕所拍出了二十八万元的天价,经营者在经营期间,不按照规定的每人次0、5元的标准收费,而是按每人次1元的标准收费,民众反映强烈后,管理者才不得不收回了厕所的经营权。

   我国水库都是毛泽东时代的产物,是中国农民一锹一锹挖出的蓄水库,一筐一筐筑成的大坝,无数个个体像蚂蚁搬家一样辛勤劳动,在浩大的工程中,无数的农民伤残或死亡,可是如今,这些水库都成了水利管理部门的「有价资产」,农民种田用水,都要高价出钱购买,不给钱就不放水,据不完全统计,中原地区百分之九十的水库都卖给个人经营了,只有少量的大型水库无法卖断经营权,才由集体管理。到了个人手中经营的水库,「管理」自然严格了,卡著农民的脖子,没有水如何种田?用水就得拿钱来。农民普遍反映,这比吃人的旧社会还要黑。哪里还是甚么社会主义?

   二、 没有竞争的拍卖,中小型企业几乎都卖给先前的「法人」经营了。

   国有企业属公就死,属私就活,道理很简单,在一党专制的社会里,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介不能真正的发挥监督制约作用、工人工会不具实际意义的情况下,再红火的企业都要被企业法人和管理者们整垮,逼上绝路的决策者们只好选择了私有化这条路。然而,操作规程又都是在暗箱中进行,在游戏中将企业廉价地出售了,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在拍卖经营权或租赁经营权过程中,首先,由主管部门与企业法人进行财产清资,对于一长串外欠资金、内欠资金都没有透明度,隐匿的资金和资产只有法人和主管部门自己知道,工人们知道,但是,工人们知道又能到哪里去发表意见?企业法人和主管部门领导两者心照不宣,帐目做的天衣无缝。

   第二步,就是财政、审计部门的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一切都是按程序进行,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然而,财政审计人员好酒好菜吃了,红包装兜里了,大笔一挥,成百上千万的资产就合法化的流失了,或者隐匿起来了,为拥有企业的所有权奠定基础。

   下一步,就是「公开拍卖」和「公开招标」,在这中间,不乏有「敢吃螃蟹」的小民想一试身手,要求按照设置的一系列规定参加竞标,但往往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阻挠和刁难,主管部门的领导想方设法要把企业卖给「值得依赖」的法人,一些「不自量力」的小民即使冲出层层障碍参加了竞标,也只不过是一个陪衬,实力的悬殊、社会关系的背景,哪能容得下你一个外人竞标得手?何况决策者也不会放心。一切都在决策者的摇控指挥当中,游戏做的冠冕堂皇,合情合理,所谓的公开拍卖、公开招标,只不过是掩耳盗铃,为的是让游戏更加合法化。最后,企业竞标的优胜者自然而然属于先前的法人了。

   仅仅两年的时间,神州大地上一股看不见的硝烟就这样演择了,成千上万的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悄悄地转换给私有者经营了,几百万元甚至是几千万的资产廉价地卖给了个人,私有经营者花上几万元或者几十万元的资金,买下了几千万元资产的企业(债务由经营者背著)。企业到了个人手中虽然活了,但是,大量的资产流失已是司空见惯,资产在经营者手里变戏活儿似的转换成个人的了,尽管工人捶胸顿足,喊街骂娘又有谁来管?

   三、 产业工人工资越来越少,资本家越来越富有。

   一方面,企业由私营老板控制经营权后,要大量的截剪冗员,自然而然拥现

   大量的失业者(中国叫下岗工人),另一方面,私营老板要使用他自己的亲信进行管理,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产业工人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企业私有化后,所带来的人力市场的竞争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由于制度的不完善、价值分配的不合理,劳力市场供大于需等等矛盾,私营业主已把弱势群体的工人不当人看待,由于到处都是聘用的临时工,劳动合同都不给签一个,工人的生活福利及生老病死在百分之九十五的企业没有保障。为企业创造财富的老弱病残的工人被一脚踢出企业。

   在大多数企业,产业工人当牛作马地工作,干完规定的八小时还要加班加点,一月的工资仅为三四百元,公平合理的分配原则早已没有实际意义。尽管这些,但为了生存,也只能忍气吞声。共产党闹革命时提出的「推翻剥削和压迫」的口号,又该由民众回敬到他们身上。

   私营业主一方面大肆掠夺工人的剩余价值,另一方面,又通过做假帐偷逃税收,因此,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的大有人在。早在三十年前,毛泽东曾说过:「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在他们当权的二十年中,已经集中了价值达一百万万至二百万万美元的巨大财产,垄断了全国的经济命脉,这个垄断资产,和国家政权结合在一起,成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个垄断资本主义,同外国帝国主义、本国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密切地结合在一起,成为买办的封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毛泽东声嘶力竭攻击的「蒋宋孔陈」现象,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又重演,这对躺在水晶棺材内的毛泽东,是多么具有讽刺意义。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