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不该处理的“废品”]
曾仁全文集
·光怪陆离的性病、性药与广告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1)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2)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3)
·「三个代表」入宪 狗尾续貂
·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曾仁全:星星之火 可以潦原
·向胡主席温总理诉说
·弱者的呐喊一直是脆弱的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腐败制度的见证(一)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
·腐败制度的见证(二)「蒸蒸日上」的服务业、娱乐业
·腐败制度的见证(三)生产富豪的温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该处理的“废品”

   (政治小说)曲局长因年事已高,从畜牧局局长位置上退下来后,下级和同事对他恋恋不舍,一些上级对他也是怀念不已。因为他一直以节俭、朴实、清廉、谦恭、礼贤上下而著称,加上畜牧局又是个清水衙门,上上下下对他的人品、性格、能力都有很高的评价。在畜牧局从当副长到局长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他留给人们最深刻映象的是一身发白了的中山装、解放鞋,一件穿了十多年、且打了无数个补丁的军用棉衣,还有一辆用了十多年、每天骑了上下班的旧自行车,这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是譬为少见的。在分管畜牧局的丁副县长、农工部丰部长组织的欢送宴会上,丰部长打开一个包袱说:“老曲呵,这是我们几个部长买的西装、皮鞋、领带等物,你从明天开始,不许穿你身上的一些破衣服了,现在都进入二十一世纪了,你还穿那劳什子,”“几十年革命工作就这身穿着,改装了不习惯呵,”曲局长苦笑道。“曲老,你艰苦朴素几十年,一心为公,现在退下来了,也该有个新形象了,”丁副县长语重心长地说:“你那辆破自行车,也该进博物馆了,所以呀,我给你买了辆自行车。”

   “这……, 我不是变修忘本了吗?”曲局长一脸地委屈,无可奈何地说。

   翌日,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畜牧局正副局长举行的欢送宴会,他脱下了洗的发白的中山装和多块补丁的旧棉衣,换上了几个部长送的新衣,果然容光换发,判若两人,新接手的桂局长惊道:“我们几个老部下也买了新衣,要给您重新包装呢,没想到您还能跟形势,已经换下那身破衣服了。”“我哪就自已要换下呢,”曲局长沮丧道:“这还不是丰部长他们买的?!我革命工作几十年,每天穿那衣服你们都看惯了,一退下来,你们就都看不惯了?连我的老伴都变修了,昨晚上一回去,就把我旧衣服扒下来,换上这身新衣。”“您那身旧中山装、旧棉衣可不能丢呵,”华副局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将来存到博物馆,作为文物进行革命教育呢,您是省委树立的优秀党员、廉政局长,可得万古流芳啊!”“可这一夜之间就变了,”曲局长嗔怪道 :“将来死了去见马克思、毛泽东主席,我该怎么交待哟!”

   几个部下照样是轮番给他敬酒,回到家已是晕晕乎乎地了。老伴忙端茶倒水给他醒酒,看到又得了几套新衣更是高兴。曲局长回过神来,发现房子收拾的干净了,自已的破旧衣服、鞋帽、等物不见了,吃了一惊,大声道 :“老婆子,我那些旧衣服、旧书本呢?”“你都退下来了,还穿那么寒酸干什么?我们又不是没有钱,” 没有文化的老伴很自信地说:“你下午一出门,我就喊了个收破乱的来,一起帮你处理了,还卖了二十多元钱呢!”“那件旧棉衣也处理了吗?”曲局长气的发抖,带着哭腔说,酒也全醒了。“当然啦,留着有啥用!”老伴自得地说:“不过你那些奖状啦,荣誉证书啦,我给你都留着。”“完了完了……”曲局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几十万元完了……”“什么几十万元完了?”老伴迷惑不解地问。“那旧棉衣里……装有二十多万元哪……”曲局长有气无力地说。“你工资不都交我了吗,哪还会有二十多万元?”老伴笑道,莞尔一笑说:“我看你是喝多了酒,说酒话。”“我清醒着呢……”曲局长怔怔地道:“那都是我这些年来收受的好处费、多报的条据,一共有二十多万元,放在家里怕小偷,放在银行怕查出财产来路不明,只有放在破棉衣里安全啦……”“你个清水衙门的局长,谁会送你二十多万元?”老伴半信半疑地说。“你懂什么?‘车’行直路‘马’行斜,穷庙富方丈,这道理你不知道吗!”曲局长百感焦急,带着哭腔说:“我穿的破破乱乱,因此树立了廉洁、朴素的公仆形象,……一夜之间全完了……”“天啦,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老伴锤胸顿足道:“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哟……”2004年2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