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曾仁全文集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划时代的审判。雅典历史上曾有过一次重要的审判,审判的“罪人”是全希腊最重要的人——苏格拉底。他的罪名是“不承认国家信奉的神,另立新神,腐蚀青年。”苏格拉底虽然被判处了极刑,但是,他的死,与耶稣、释迦牟尼同为人类史上的三块耸入云端的里程碑。1926年8月,义大利法庭对葛兰西进行了不公正的审判,法西斯政府判处他的罪名是:“用文字进行阴谋活动、煸动内战、包庇犯罪、挑动阶级仇恨”。然而,这个“顽固不化”的伟大思想家在狱中也没有停止思考,写下了可以与《神曲》媲美的《狱中札记》。卡斯特利奥是个微不足道的穷学者,当他勇敢地站出来为蒙昧的民众大声疾呼的时候,日内瓦政教合一的最高统治者加尔文对他进行了最残酷的折磨,致使卡氏英年早逝。但卡氏的声音永远回荡在16世纪的西方的教堂上:“没有人会被迫接受一个信念,信念是自由的……”

   《荷马史诗》中,英雄特洛伊出征前说:“如果避而不战能永远不死,那么我也不愿冲锋在前了。那么,既然迟早都要死,我们为何不拼死一战?”杜导斌就是这样投入“战斗”的。他用辛辣的笔锋对千孔百疮的制度、对独裁专制者进行了猛烈抨击。无疑地,他以被拘禁逮捕、被“判三缓四”的结局而遍体鳞伤地惨败下来,这一判决告诉世人,仅凭个人的能力,是斗不过虎踞龙盘的邪恶势力的!

   自从网路文化在中国这个封闭的国土上“生根”、“发芽”后,愚弄、欺骗民众的独裁统治者们,再没有宁静的日子了。过去和现在鲜为人知的消息,通过各个途径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一大批知识分子、学者,公开地站出来挑战这个黑暗的制度,深刻解剖这个制度的种种病态。海外网路、海外电台的世界里,浓缩了中国人的情感和呐喊声,公开的控诉和尖锐的批评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独裁统治者们兴风作浪的天地。

   要是对批评和指责当权者的声音都视为“颠覆”的话,在网路这块天地里颠覆者已有成千上万之众。杜导斌只是其中一个而已。要是对撰写“反动”文章的人“论资排辈”的话,杜导斌也仅仅是“初生之犊”而已。要从“颠覆”的时间、“颠覆”的“罪证”来说,杜导斌也远远不及刘晓波、余杰、东海一袅、郑贻春、赵达功、任不寐、傅国涌、杨银波等人。但为什么中共只对杜导斌逮捕判刑呢?为什么任凭其他人“逍遥法外”呢?就因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蜚声海外,名气太大不敢招惹。这就应了中国民间的一个说法:软泥使锹挖,硬泥拖锹过;选桃时“找软的捏”。国安、司法部门就象鲁迅笔下的阿Q一样,欺软不欺硬,只敢对“小D”过手。

   杜导斌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与封建时代的“谋反”是同等的罪名。“谋反”都是要杀头的。这是何等严重的罪名!但杜导斌竟然可以不在监狱里呆著,可以不“坐牢”,不送到劳改农场进行劳动改造。这个审判尽管无疑地开了当代中国文字狱判决的先河,却是一个进步,也是一个小小的胜利。谁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是民众强烈的要求令独裁者们胆寒,是海内、外知识份子的强烈呼吁令党魁们不得不自找个“台阶”下了。同时,这一判决也是胡温开明政治的预兆。

   (2004年6月16日)

   ——源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