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曾仁全文集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杨建利博士被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罪的二十多天来,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爲这一判决感到羞愧,我们的司法机关爲什麽无耻的将一个忧国忧民人士、民族精英扣上“台湾间谍”的罪名?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当权者的所作所爲吗?文字狱的审判是中国历史性司法黑暗──人权毫无保障的一次大暴露。産生文字狱的心理背景十分简单。当权者内心有潜在的罪恶感和自卑感时,自惭形秽之余,对别人的一言一行,都会硬拉到自己头上,恼羞成怒后强烈的报复。朱元璋因爲自己当过小偷,就总以爲知识份子都要揭他的疮疤,浙江学仕林元亮奏章上有“作则垂宪”,立斩;北平府学仕赵伯彦奏章上有“仪则天下”,处斩;桂林府学仕蒋质奏章上有“建中作则”,处斩。这些句子中的“则”是法则和标准的意思。但朱元璋将“则”与“贼”混在一起,认爲知识份子在讽刺他作过小偷的往事。杨建利博士也不离外,他发表了那麽多“反党”言行的文章,揭露了那些政客们丑恶面目──特别是六、四事件受益者的面目,独裁者们哪能不把他恨入骨髓?

   看了杨建利写的《我爲什麽不上诉》令人深感沈痛,爲什麽落在中国司法体系中的知识份子,就象落在虎口下的羊羔一样任凭咬噬?就象刀俎下的鱼肉一样任凭宰割?杨建利第一个问题就说:“在此,我也暂不对我自2002年4月27日被强制羁押后所遭到的体罚、殴打、长期禁闭、加带械具等虐待进行控诉。”这一段话说明了什麽?说明他曾受著惨无人道的折磨,受著刽子手们千奇百怪的酷刑诏狱。我们的人权保障不是入宪了吗?我们的《人权白皮书》不是标榜司法公正、监狱里没有体罚和殴打现象吗?杨建利这句话给世人是什麽资讯?“我斩不对……体罚、殴打、长期禁闭、加带械具进行控诉……”,这意思太明显不过了:我现在不想说、也不敢说出他们对我体罚、殴打、长期禁闭、加带械具虐待的事件说明真相,我只能忍著,沈默著,要是说了,会遭受更残酷的虐待和折磨……

   杨建利的案子拖了两年时间才进行判决,时间那麽“充分”。但是,在五月十三日的所谓的第二次“开庭审理”的“法庭”上,“审判长”突然宣布当庭宣判,只给他和他的律师不足二十五分钟的反映时间。这是多少奇妙的宣判?长期关押两年时间都给了,而宣判只给了杨建利及莫少平律师二十五分的反映时间?这不是宰你没商量吗?在西方等民主体制的国家,哪会容忍这种司法程式?这不正说明“你爲刀俎,我爲鱼肉”的逻辑吗?

   中国的法制在一天一天的“完善”,各种法律的程式化、规范化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但是,爲什麽对杨建利超期长达一年时间才进行审理?按照司法程式,公安、检察部门要是在规定的时间里拿不出证据进行指控,就得无条件放人,超期羁压就是违法,就是侵犯人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六十二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赔偿法》第二章第三条、第六条之规定,公安、检察院违犯了操作规程都要受到行政处罚和接受公民、法人赔偿的诉求,但是,杨建利的投诉“均未得到任何正式答复”。这是中国司法的进步还是倒退?在《我爲什麽不上诉》上,杨建利的一段话道出了“真谛”──“面对这样一个明显的违法事实,我及我的律师所能接触到的每一位有关执法,司法部门的负责人都表示,这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事--这就十分清楚地表明,‘人民法院’以外的某行政机关、某社会团体或个人对本案的审理和判决进行了干涉。这“‘人民法院’以外的某些行政机关、或是社会团体或个人”指的是哪些团体和个人?不言而喻,这些“团体和个人”就是指的是□驾于法律之上的人了。是杨建利文章惹怒了的一些要人了。

   判决书上指控:“九三年至九四年间,杨建利等人透过基金会接受台湾间谍组织资助,并使用资金资助其在中国境内发展的人员”。这些“人员”指的哪些人?既然是公开审判,就离不开这些“境内发展的人员”的牵涉,爲什麽不将这些牵涉的人都一同摆上审判桌子上来?这不是子虚乌有的捏造是什麽?这不是欲加之罪又是什麽?

   司法的公正与否,显示一个政权的道德取向,杨建利博士不上诉,说明他对这个制度已是灰心意懒,彻底的失望,现阶段他不想再耗下去,正所谓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2004年6月5日

   《议报》(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