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曾仁全文集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最近,一些县市考核农村干部的标准都增加了一条:无越级上访问题。如果出现了越级上访问题,轻则对乡镇党政班子考核扣分,重则受到党纪政纪处罚。据说,湖南、湖北等地出现了农村上访北京天安门的事件,当地乡镇官员不同程度受到处分,被重用的任免被搁置。

   将越级上访纳入考核办法后,各地很多官员把主要精力用在对付上访人员身上。他们一级一级的明确责任制,从地方媒体到党政部门的文件,都对越级上访制度严厉的惩治措施,满街刷制标语口号。在京石高速公路两边、在内地农村,不时出现“依法治访”、“越级上访严惩”等斗大字的标语。地方官员不是在解决上访人员的诉求上做文章,而是采取跟踪、盯梢、关押、毒打等等卑鄙、野蛮的办法。

   去年10月24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四方台区的居民、61岁的妇女马继云,就其子被刺重伤一案来到市尖山区法院,申请双鸭山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认定。但她和其代理人刚刚走出尖山区法院大门约几分钟,就被强行押上警车送到了看守所。75天后,她才被“释放”回家。她在派出所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几近瘫痪,是被家人擡回去的。在关于她的办案文书上赫然写著:“马继云……长期越级上访达8年之久……”(据《法律服务时报》报道)

   去年11月,辽宁瓦房店市八里村农民王文礼,不仅办企业带领村民致富,更敢仗义执言,带头越级上访。农民问题虽然解决了,他却被当地派出所拘留1年,并被指控“涉嫌犯有聚衆扰乱社会秩序罪”、“聚衆越级上访”,而后又判处他1年徒刑。

   广西向州有个叫覃财欢的农民,6年来爲农民利益不停地到省、地等地“越级”请愿,不停地被抓,两次被判劳教3年多时间。劳教回来后,他起诉当地公安部门行政赔偿,奔波近1年后法院才判了他的胜诉,但赔偿的金额只是他起诉的一个零头,而且直到现在也还没兑现。(据《大洋网讯》)

   所有这些并非例外的个案。近年来,工人、农民爲了自已的基本权利、爲了讨个“公道”的上访,已到了愈演愈烈、汹涌澎湃的地步。在内地一些县市政府的大门口,几乎每天都有三三两两、或是成百上千的工人、农民围攻县市政府、堵塞交通要道鸣冤叫屈。当地政府多数情况下敷衍了事,有的根本置之不理。但一旦闹到省政府、闹到北京、闹到天安门去了,这就是犯了官场的大忌——他们被老百姓给丢了丑、脸上抹了黑,于是,狰狞可怖的面目暴露无遗,不择手段地对带头上访者进行打压,正所谓防民之口胜于防川也。

   而今的中国社会,工人、农民的利益处处受到伤害,土地被强迫占有、房屋被强迫拆迁、与之生命相系的工厂卖给个人后被迫下岗等等不平、不公的社会现实,逼得工人、农民走投无路。电视、报纸等媒体又紧紧地被控制在党棍们手里,而游行、示威也有禁令。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工人、农民没有说话的地方,已到了官逼民反的程度。越级上访是他们唯一的途径。打压越级上访正暴露了党棍、权贵们的心虚。打压虽然管住了一时,但能管住一世吗?风起云涌的民衆越级上访,已不仅对社会稳定购成了威胁,也让这个制度有了巨大的风险。

   (2004年5月30日于广州)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