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杜导斌家乡访谈记]
曾仁全文集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杜导斌家乡访谈记

   12月11日,我从武汉专程乘车来到应城市,开始以旁观者的身份,了解民间的百姓与官员对导斌一案的反映。经过一天的调查访问,我喜忧参半,喜的是,少数民众能理解他,忧郁的是,大多人是冷漠和麻木的,被酱化的没有了灵性(柏杨语)。 中午十二点,中巴车驶进应城市客运站空空荡荡的广场,下车后我首先向一个卖水果的中年妇女询问,是否认识杜导斌这个人,中年妇女说不认识,我又接著向几个打听,都说不认识。我很扫兴,只好信步走在街上,来来往往是忙碌的人群,多数是为生存奔波的小市民。来到一个「世纪网吧」里,我走了进去,网吧里全是十多岁的小年儿童,都在兴高采烈地玩著游戏,他们当然不会知道一个思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中年人因言获罪被关了。我向主人模样的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打探杜导斌,她心不在焉地说:「听说过这个人。」我又问他是怎么回事,她不无遗憾地说:「听说是写反党的文章。」尔后叹息说:「又有工作,家里条件又好,怎么不走正道?」我一呆,这时,又凑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问是怎么回事,中年妇女就对说杜导斌这个人,中年人好像是中年妇女的丈夫,他心不在焉地说:「现在有个工作干干就不错了,他一个人能把天顶翻吗?真是自讨苦吃!」我淡淡一笑走了。

   座的士来到位于大智路的市供销社,医疗保险办公室就设在里面。上了漆黑的走廊,二楼办公室里是导斌曾经办过公的办公室,由于已是中午下班时间,只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在值班,她很不友好地对我说:这个人已很长时间没来上班了,我进一步问导斌干甚么去了?她不耐烦地说:出事了,我又她问:「出甚么事了?」她说:乱写文章。我听了倒吸一口凉气。

   下得楼来,墙外用三张大红纸写著市人大代表选举的名单及要求,推荐的两个侯选人是张国柱和左保生,两张大红纸分别写著他们的事迹简介。在《财口战线第三选区第一选民小组选民名单》中,我没有找到导斌的名字,我当时心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及有关法律,只要没有剥夺政治权利,你即使在狱中,也是有选举权的,当然,视人权为草芥的党魁们,自然不会在乎导斌的一票了。

   乘摩的来到市公安局,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是出出进进的人流,身穿制服的警员们一个个目空一切,我见走进一个膀大腰圆的警察,忙很客气地向他打探杜导斌这个人,他警惕地看我一眼,冷冷地问:「你是他甚么人?」我谎称是他朋友(实际上我与导斌互不相识。)那警察又问:「是社会上的朋友还是写文章的朋友?」我反问:「这有关系吗?」他瞪了我一眼说:「关系大著呢,你是写他那样的文章,下一个可能就要关你了。」我轻松地一笑说:他写的文章违法了吗?就因为因言定罪?他恶恨恨地看了我一眼,一转头走了。

   我又向三四个警察打听杜导斌的情况,他们不外乎一个观点:杜导斌是写了反动文章,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攻击中国共产党,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傻瓜。我心想:这些人是被政治谎言灌输后扭曲了的思想,是不折不扣的犬儒者,他们怎么会理解杜导斌?

   我询问了数十个做生意的人,他们大多没有听说杜导斌这个人,少数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我又到城建局问了几个公务员模样的人,他们有的漠不关心,有的说,杜导斌是乱写文章,现在是既害了家庭,又害了个人前途。我伤心地想:毋须讳言,在这些人冷漠和无知的背后,是长期专制制度压抑下,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一切事物只能凭情绪和直觉反应,没有了是非曲直,没有了对错黑白,他们怎么会理解杜导斌呢?我能向他们解释甚么呢?

   又一次来到杜导斌办公的供销社院落里,迎面碰上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手里拿著个公文包,我忙向他打听导斌的情况,他认真地说:「杜导斌的文章我看过几篇,真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国的问题,我佩服他。」我已打探了不少于三十人,没有听到一句公道的话语,听了欣喜不已,我忙问他姓甚么,他说他姓王,我又问他:「导斌现在关进去了,你怎么看这件事?」他悠悠地道:「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都是勇敢的人,这社会把人都戴上了假面具,谁还敢说真话?杜导斌,了不起。」我由衷地为导斌骄傲和自豪,我又问他是做甚么工作的,他笑而不答,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吃官饭的。

   望著他远去的背影,我高兴地想:这一趟我没有白来,终于在他家门口找到一个理解导斌的人。在狱中的导斌呵,虽然我与你素不相识,不仅我与你心灵相通,你的身边还是有人能够理解你,你应该欣慰。

   二00三年十二月十四日于武汉 @(http://www.dajiyuan.com)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