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曾仁全文集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温家宝赞《乡村八记》与真实的农村
·审计漏洞越堵越大
·风蚀残年的政党——写在中共建党84周年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上)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中国的机构臃肿,人浮于世,这已是个公开的秘密。笔者最近在内地一个百万人口的县级市统计部门调查得知,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县级市,吃财政饭的公务员竟达15617人,分布如下:1、市委机关共201人:1个书记5个副书记;市委共有四科一室,共有53人;市委组织部22人;市纪委28人;市委宣传部15人;市委老干部局全系统51人;市政法委8人;市机关工作委员会23人;市委机要局9人;市党史办公室7人;市委党校29人;

   2、市政府机关共577人:1个市长9个副市长;政府七科四室63人;市信访办7人;市扶贫办9人;市房改办37人;市效益农业办公室5人;市多办7人;市统战部16人;市地方病防治办29人;工业普查办6人;公费医疗办11人;小康办8人;职改办7人;侨务办4人;移民局13人;企业改革办公室18人;就业管理局38人;人事局41人;劳动局29人;民政局系统(包括福利院管理人员)119人;招商局6人;民族宗教局17人;档案局13人;残疾人委员14人;

   3、市人大系统49人。

   4、市政协34人。

   5、经贸委战线2319人:经贸局系统72人;交通局所属系统(包括公路段、路卡收费站等)1120人;机电工业局18人;建筑工程管理局(包括质检站、设计院)57人;化工局28人;技术监督局52人;纺织工业局24人;国土资源局系统890人;物价局47人;统计局21人;环保局123人;城建局系统293人;经管局131人;房产管理局79人;邮政局69人。

   6、财贸战线(只包括管理部门的管理人员)3580人:财办17人;人民银行68人;财政局系统(包括预算外管理、国有资产管理、国债办)1108人;国家税务局系统532人;地方税务局系统512人;工商局系统421人;外贸局38人;粮食局系统234人;烟草专卖局124人;商业局152人;盐业局42人;供销社169人;石油公司59人。棉花公司172人。

   7、农委战线(只包括管理部门的管理人员)594人:农村工作局21人;畜牧特产局13人;农业局49人;多种经营办13人;林业局(包括路卡)137人;水利局系统289人;水产局72人。

   8、文教卫系统(只包括管理部门的管理人员)4755人:广播电视局系统42人;文化局系统33人;计划生育系统62人;卫生局系统83人;体育委员长15人;教委系统(包括教师3007人)4520人。

   9、检法司系统1426人:公安局系统820人;法院系统172人;检察院系统194人;司法局(不包括律师)系统58人,人武部系统182人。

   11、工青妇系统共计79人:总工会32人;团委29人;市妇联18人。

   12、全市共21个乡镇、场,行政管理人员及官员1938人(包括21个书记104个副书记,21个乡镇长、177个副乡镇长)。

   这15617个吃财政饭的人中,还不包括429个村级组织的2170个村级干部,也不包括吃政策饭的电力、电信、四大家银行、人保、财保等部门和机构,市财政只认这一万五千多人的人头经费,全市每月人头经费(工资)是九百七十万元,一年接近一点二个亿,人平年人头经费(工资)约八千元元,而这个县级市的一年财政收入(国税、地税、财政征收的农业各税及财政罚款收入)共是二点三个亿,上交中央及省、地区级收入七千万元,这个市的财政收入只有一点六个亿,这一点六个亿中,仅用于人头经费的就是一点二个亿,还有四千万元的余额,这四千万元的余额,书记、市长们还要「小用」一些:还要吃喝接待、行车、手机话费、住高级宾馆、洗桑拿、泡妞等等。能够实际用于发展生产、用于教育、用于文化事业、用于公共福利事业的还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不堪重负的财政收入仅人头经费就是一个沉重的包袱。

   全市人口110万,吃财政饭的人是15600人,吃财政饭的人占全市总人口的百分之一点四九,也就是说,一百个工人、农民养活一点四九个国家公职人员,这在中国几千年朝代中都是罕见的。一个县级市是这样,全国也就是如此了。

   调查得知,这庞大的公务员队伍,主要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招兵买马」「壮大」的:或招进来、或调进来、或是大学分配进来。大多数都是市委市政府、科局长、乡镇长领导干部的亲戚朋友、七姑八姨、乾哥乾妹等等,现在从上到下都在喊著裁剪冗员的呼声,但每个单位的领导敢得罪哪个人呢?敢叫哪个「下课」哪个留职呢?无奈之下,有部单位就出台了另一条「妙策」:按年龄下「坎」。男五十周岁、女四十五周岁就可以提前办理退休手续。一时间,全市就有近二千人的公务员被年龄界线「坎」「下课」了──提前退休。有关部门还出台了一些更新的优惠政策,只要想提前退休都可以办理手续。在这个市的国税局,就有72个年仅二十七至三十六岁的青年人都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按时照常拿国家发给的工资。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僧多粥少」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实,一个庞大的党委机关、政府机关,就是一个庞大的硕鼠集团,这个「社会主义」大厦下的财富,早就啃光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大厦,只是一个空壳而已。

   2004年2月19日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