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曾仁全文集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中国的制度腐败已渗透到各个角落方方面面,无医能治无药可救。经济领域中的腐败最为突出,财政状况是这个制度腐败最为惨不忍睹的地方,下面,笔者分三个方面进行剖析,此篇解剖的是农业、水利方面「吃财政」的黑洞。 中国的农业就像是个风蚀残年的老人,弱不禁风,「三农」问题就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是,这个制度的官员们为了政权的稳定,为了既得利益不受损伤,实施了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补救办法。山林人为地被毁,森林被伐,沙化、盐碱化、石漠化严重,于是出台了一个《退耕还林条例》,在此基础上成立机构和专班,一班人马在上面指手划脚;水土人为的严重流失,土地荒漠化严重,于是,就出台一个《水土保持法》,又成立一个机构和专班;白蚂蚁泛滥,危害建筑物及堤坝,各地就出台了〈白蚁防治管理办法〉出来,再成立一个机构,农业综合开发本来是农民的事,是市场运作的效能,但多事的政府成立了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效益农业管理办公室,硬是牵著农民的鼻子走,强迫农民种这种哪,农民丰收了,就成了这些管理部门的功劳,农民种植亏损了,这些形形色色的办公室屁股一拍不管了。

   医治农业病症自然得用钱,钱从哪里出?从财政上出!农业、水利的管理给这个制度下的官员玩耍游戏提供了绝妙的契机,也创造了更有中国特色的新名词:「退耕还林」、「水土保持」、「水库遂修」、「干堤加固」、「白蚁防治」、「小水电改造」、「多种经营事业补助」、「防讯通讯」、「农业综合开发」、「血吸虫防治」等等五花八门,打著为农业、为农村、为农民的千百种幌子吃财政、啃财政这块肥肉。

   一级一级的针对农业的组织和机构,是「吃财政」「啃财政」的大硕鼠,从中央到地方,打著为农业、为农民的幌子的衙门层出不穷,其组织之严密,方法之「得当」,步骤之「稳妥」,操作之规范,程序之合法。下级组织最大的工作责任就是为本地一届政府、本地一届当权者向上级组织跑钱跑物跑项目。

   首先,县市级基层机构如「水土保持办」、「退耕办」「堤防办」、「农业综合办」、「血防办」、「水利局」、「农业局」、「畜牧特产局」、「林业局」、「多种经营办」等部门有专设的要钱机构,他们和乡镇、水库及农场的基层管理机构「密切配合」,制作出一处处险库、一处处险堤、一处处血吸虫区域、一处处山土流失、一处处土地沙漠化、一处处白蚁灾区、一处处路不通水不通的「老区」(老革命根据地)、「苏区」、「白区」,把农民的困难、农村的落后写成一个一个的报告,御用文人大大地派上用场,写的报告作的总结摧人泪下,感人肺腑,将农业的困境、农民的惨状描绘的惊天地泣鬼神,然后再将要钱的报告经由所长、主任、副局长、局长直至县长签字,盖上一个又一个的大红章。

   第二步是开始「跑钱」,这由一批精干得力的队伍组成,跑钱的方法主要分两种,第一种是「用钱跑钱」,就是拿钱出来一级一级、一个关卡一个关卡的贿赂,在跑钱的过程中,逢山开道逢水架桥一往无前,直到将一笔钱跑回来为止,投入的钱财也许是跑回来的钱财的一半或者说一半不到。花上百来万元钱,也许只能跑回来二百万元甚至不到二百万元,但「捡一个总比丢一个好」。第二种是动用「关系户」跑钱,一切与省市及中央握著权柄的上层官员的同学关系、战友关系、师生关系、情人关系、亲戚连亲戚的关系都要大加利用,这样的「人材」都会成为地方政府官员的座上宾,即使是流氓、地痞、无赖、白痴都会当著无价之宝大加利用和「开发」,只要到地区、到省里、到中央能够跑到钱跑到物跑到项目都会得到「分成」,地方政府都会当神仙般的供养起来,解决商品粮问题、解决工作问题,解决子女就业问题,解决多年没有解决的夫妇分居问题,解决住房问题。

   第三步是「花钱」。跑回来的钱自然得花,而且是一级一级地雁过拔毛,到了基层也就所剩无几了。打著「退耕还林」、「水土保持」「水库补漏」、「堤坝加固」跑回来的钱都会按「程序」、按「步骤」用出去,有困难的农村,有险情的水库,有白蚁筑巢的堤坝、有血吸虫的灾民得不到实际下拨款的一个零头。在资金运作过程中,一级一级的官员们花的方法都很巧妙,帐目处理都做的天衣无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也就几个人知道而已。但这中间不乏有少数露了馅儿的倒霉者。

   据CCTV焦点访谈报导,1999年,长江水利委员会划拨给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洪湖分局3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长江界牌河段的除险加固。然而,审计署驻武汉特派员办事处在审计中发现,这项工程被一帮人用了六万六千元就「完成了」。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洪湖分局拿到项目后,长江水利委员会界牌工程代表处主任、长江水利委员会界牌工程干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工程管理局财务科科长、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洪湖分局副局长等人为了将项目资金私分,里应外合,制造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五假工程。先是用洪湖市长江河道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洪湖分局签订了一个虚假的施工合同,将工程揽下来。然后,局长、科长等人以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九岭山采石厂的名义,炮制虚假的石料供货合同。接下来,他们又用两万块钱换来了一份假的监理报告。当验收组验收时,他们又给了每人600元,总共6600块钱就搞定了验收组的每一位专家、领导。 2002年8月,为了应付审计署驻武汉派员办事处的审计,局长、科长等人给湖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4万元,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就为局长、科长等人凭空绘制了虚假的施工图,并将出图日期整整提前了三年多。这样,总共66600块钱就算完成了国家投资300万元的界牌工程。国家用于防洪的专项资金就成了局长、处长、科长等人的囊中之物。

   2001年底,黑龙江省桦川县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并且「申请」到了扶贫开发资金。2003年年初,768万多元的扶贫款顺利地划拨到了桦川县扶贫办,其中,有450万元要按指标分配到户。为了防止「挪做它用」,桦川县扶贫办决定大搞「生猪生产」,用钱买几头猪分给农民。结果裁留了占半数的资金。

   这些问题这些现象已是司空见惯不胜枚举,中国财政就是靠这些官员打著各种幌子采取无空不入的各种手段、各种伎俩骗到手后而中饱私囊了,这些吃「还耕」、吃「水土保持」、吃「水库遂修」、吃「农业综合开发」、吃「白蚁防治」、吃「血防灭螺」、吃「扶贫」的机构及地方政府,已将「社会主义金字塔」啃的只剩下一个空壳了,水土继续的流失,耕地仍然沙漠化、盐碱化、石漠化,险库险堤永远是一个一个的隐患,农村仍然「真穷」,农民仍然「真苦」,农业仍然「真危险」!财政的黑洞里面,永远是各级官员们的逍遥洞、聚宝洞、淫乐洞、发财洞。一级一级的官员在这个没有监督制约的制度里如鱼得水,只要给他一个权力,他们可以厚颜无耻地撒下一个一个的弥天大谎,可以偷天换日地将用于改造大自然、改善民众疾苦的钱财大笔大笔地或用于吃喝玩乐嫖、或装进自己兜儿里,挥霍一空。

   2004年3月8日于广州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