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曾仁全文集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叶忠宝得宜于拾荒老人——一个政治犯的介绍,结识了祥龙县劳动人事局局长龙天任,从此,命运发生了变化……

   劳动人事局又新来了个副局长,叫殷永旺,年纪在三十五六岁。叶忠宝打从见到的第一眼就起了反感:瘦高的个子,小眼睛、大嘴巴、高鼻梁,声音又尖又细,说话大口大气。在搬家时,都以命令的口吻吩咐叶忠宝帮助搬这搬那。

   这天晚上,为殷永旺在食堂里举行接风宴会,坐了满满的两桌,都是各股室股长以上的干部,叶忠宝和食堂的一个中年妇女肖大姐在一旁伺候,酒桌上碰杯声、吆喝声此起彼落,散装白酒装了一瓶又一瓶。殷永旺兴高采烈,意气风发,谈笑风生。吴学青等几个副局长跟他敬酒,他爱理不理,反而一个劲的缠着龙天任喝酒。叶忠宝就有些担心了,因为他知道,龙天任有比较严重的胃病,杨菊花多次嘱咐他要少喝酒,但在这种场所,叶忠宝又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龙天任愁眉苦脸的喝下去一杯一杯的烈酒。

   叶忠宝正在发愣,只听殷永旺命令他道:“过来,帮我倒杯水!”,殷永旺这口气极大地刺伤了叶忠宝的自尊心,因为其它几个副局长从未如此态度对他吆喝过,但还是帮助倒了。在龙天任后面站着,叶忠宝发现不仅龙天任不能喝了,殷永旺也不能喝了,两只眼睛红红的,脸色已变的苍白。只见他摇头晃脑地说:“龙局长,你……你是祥龙县最年轻、最……有为的局长,我佩服你,——来!今天我跟你来个好事成双,其它几个局长我……改日再喝……。”龙天任笑道:“最年轻的谈不上,交通局的伍局长只有三十岁,比我小;‘最有为’更不敢当了,比我能力强的领导多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不喝,端起酒杯就喝了。喝完后殷永旺高喊叶忠宝给二人再斟上。又对着龙天任说:“我们是第一次吃饭,三杯通大道 ,我们通……通社会主义金光大道……”龙天任无奈地要求道:“这样吧,我们不喝了,比吃骨头,……这桌上的什么骨头都可以比!”殷永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他夹起一根鸡爪子放到龙天任的盘子里说:“那好,你把这鸡爪子一起吃进去了,我喝、喝两杯酒!”龙天任不以为然地夹起鸡爪子吃起来,牙齿嚼的嘣嘣响,一会儿就将一根又硬又尖的鸡爪子连肉带骨头吃了进去。劳人局的其它干部似乎早就知道他有这一“绝活”,都静静地看着他吃,站在一旁的叶忠宝大为吃惊,看了暗自惊奇。殷永旺目瞪口呆地看着,等龙天任吃完了,他哈哈大笑说:“没想到龙局长有这个绝活呵,……不行,我没有说‘开始’你就吃了,不算数!”龙天任咽下嘴里的骨头,轻轻一笑说:“你如果说不算,我就不与你喝了。”殷永旺愣了愣,似乎感到拗不过他,只好愁眉苦脸的把两杯酒喝了。殷永旺一喝完,又对叶忠宝喊道:“拿、拿两个大杯子来!”叶忠宝不敢马虎,忙拿了两个大杯子放到他的面前了,殷永旺拿过叶忠宝手里的大瓶子,亲自酌了两杯酒,醉眼惺忪地说:“这样吧,我跟你是初次相识。我们今天是月母子碰上老情人,……你知道什么意思吗?”两个桌子上的人都笑了起来,龙天任迷惑地道:“不知道!”殷永旺眉飞色舞地道:“那就是——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龙天任一听也开心地笑了起来:“难怪人家都说,乡镇干部满嘴的笑话呢,真是不假。月母子碰上老情人——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哈哈哈!”

   站在一旁的叶忠宝开始没懂这句话的内涵,看着大家都笑了起来,他才似懂非懂,心想:“这话好流氓。这个新来的副局长满口都是脏话。”看着殷永旺用大杯子继续与龙天任狡酒,爱莫能助,心想:“这杯酒喝下去,龙叔非醉不可。”一桌子的人又都无可奈何。大家心里明白,要说殷永旺是“联络”与一把手的感情,毋宁说他是有意要“将”一把手一军,给他龙天任一个下马威。

   这时,殷永旺又道:“还有一……一个秘密我还没跟你说呢。你在工作上是……是我领导,在……在生活上也是我领导呢!”龙天任一愣,面面相觑地看着殷永旺:“这话从何说起?”坐在殷永旺旁边的吴学青莞尔一笑道:“龙局长,这殷局长是有水平的人,说话是有道理的;他爱人也一定姓龙,那他就是你的妹夫,你是舅子,舅子是管妹夫的呀!”殷永旺哈哈大笑:“吴……吴局长聪明。”龙天任醒悟过来了,故意惊慌地说:“嗳呀,那我和县委王书记不也是亲戚了?”龙天任一说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殷永旺听到提到县委王书记,眉飞色舞地说:“王书记的爱人是我老婆的姑妈,姑妈叫龙桂香,我老婆叫龙珊珊,你叫龙天任,自然是亲戚了。你说这杯认亲戚的酒该不该喝?……喝醉了——也值!”龙天任皱着眉头说:“这杯实在喝不下去了……”

   叶忠宝决定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他勇气十足地走过去,端起龙天任的大酒杯,微笑着说:“殷局长,我代表龙局长跟您喝一杯可以吗?”殷永旺一愣,看了叶忠宝一眼,随即恶恨恨地道:“你靠一边去!” 显然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务员不屑一顾。

   叶忠宝没想到殷永旺对他这么恶毒的态度,满面羞愧的走到一边去。他的自尊心再一次受到极大地伤害,表面上无所谓,内心里痛苦万分。心想:“他姓殷的高高在上,不把我们这些临时工当人看待,他又有什么了不起了?老子得想个办法修理他一下才好。”突然,他想起在农村与小朋友玩耍时的恶作剧:塞沟村头有个小酒馆,有个瞎了眼的殴老头每天早晨做了生意后,都要到小酒馆去喝几两酒,吃一碗面。他们几个半大的孩子就偷偷装一杯水,悄悄地走过去将他白酒换下来,殴老头一喝是水,就破口大骂开酒馆的老板,叶忠宝就和他的伙伴在一旁开怀大笑……。想到这里,叶忠宝灵机一动来了主意。他忙到厨房用同样的大杯子装了一杯凉水,不慌不忙地走到龙天任的身后站着,献着殷勤说:“殷局长,您今天是主客,我是跑腿搞服务的,不知招待的周不周到?我敬您一杯。您只喝一半,我把这杯喝清!”这几句话十分诚恳,吴学青等人都起哄说:“对,他是跑腿的,辛苦了半天,殷局长总该给一个面子吧!”殷永旺显然十分为难,他温和地一笑说:“你叫什么?”叶忠宝忙道:“我叫叶忠宝,您喊我小叶好了!”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他妈的,老子是你的‘小爷’!”殷永旺微笑地看了他一眼,狡黠地笑道,“好,小叶,这杯酒我留下最后跟你喝。”又转向吴学青说:“龙局长与我认亲戚的酒还没喝。实际上,我早就有思想准备,这么多领导在一起,我只能抓住一个,如果都向我进攻我怎么受得了?”吴学青解释说:“实际上我们局里喝酒风气很正。喝酒都是尽自己量,不管哪个来了,龙局长都是依客人的意思喝酒……”

   叶忠宝逞殷永旺与吴学青说话的功夫,十分利索的将装水的杯子放在了龙天任的面前,换下了龙天任面前的大酒杯。龙天任不解地望着他,叶忠宝向他直眨眼。坐在龙天任另一旁的赵宏雪对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悄悄对龙天任耳语了几句,龙天任似乎就明白了,会心地一笑。当殷永旺再次提出喝酒时,龙天任装模作样一会儿,显得“十分为难”地将一大杯“酒”喝了进去。殷永旺开始一愣,他犹豫片刻才开始喝,但喝了一半就直翻白眼停下了;这次轮到龙天任占主动了,他装腔作势地说:“殷局长,喝不了就放下算了,我不会为难你的。”一桌子的人都大笑不止,他们似乎都看到了叶忠宝用水换酒的动作。殷永旺强打着精神说:“我段、段集乡的干部哪个不是大酒量?这……这半杯酒算个鸟……”吴学青见机行事说:“那你第一次跟龙局长喝酒,怎么半心半意呢?你不是不知道,喝半杯酒在我们这里的就是心不诚嘛!”殷永旺愣头愣脑的重又端起酒杯,他见大家都在笑,虽然知道自己着了道儿,但就是不知道在哪里上当了;不得已,将剩下的半杯酒喝了下去。刚喝下去了,人就溜进了桌子底下,呕吐不止,两桌人一阵慌乱,再没人有食欲了。龙天任忙叫叶忠宝过来扶起殷永旺。叶忠宝心花怒放,他一面与赵宏雪将吐了一地的殷永旺拉出桌子底下,一面装腔作势地说:“殷局长,我跟您的一杯酒还没喝呢!”殷永旺喃喃道:“喝……喝……,我怕谁了……”

   寒风萧萧,白雪飘飘。在江南,这是很难见到的雪花纷飞的日子。

   在祥龙县劳人局二楼会计室里,中间燃着一个大火盆,碳火熊熊燃烧,满屋暖烘烘的。局党组会议正在有条不紊地召开,开始的“序曲”不外乎学文件、传达上级会议精神,并且根据县委指示,上交两万多字的“学习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的读书笔记。”七个正副局长和一个纪律书记,只有殷永旺一个人末交。他说正在请人抄写,还没有写完,并指责这种形式主义等等。龙天任轻轻一笑说:“这意见你应该跟你姑父——王书记提去,你说他务虚不务实,尽搞形式主义。”殷永旺听到龙天任提到他当县委书记的姑父很是骄傲,神采飞扬地说:“我怎么没跟他说?我说江泽民同志的《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的决定》才两万多字,你要我们写两万多字的读书笔记,那不都可以当总书记了?”说完他自己干笑几声,其它人并没有笑。

   首先是研究新建楼房分配方案,八套三室一厅的局长楼,殷永旺来迟了不在分配之列,但多一个前任已退休的丁老局长,九个人分八套房子自然无法分;二十一套股长、主任楼也是不够分,讨论来讨论去达不成一至意见,最后只好搁置在一边,等明年四五月份建起了再说。

   接下来是讨论商业系统内部子女四个就业安置问题,计调股股长刘远江提交了五份档案放到了龙天任的面前。龙天任只是翻了一下档案,皱眉说:“人家商业局只有四个名额嘛,怎么拿来五份档案?”“这个……”刘远江吞吞吐吐地说:“是殷局长多弄了个指针……”坐在火盆旁的殷永旺不动声色地说:“是我叫他增加的一个指针!商业局的工作基本上做通了,指针问题到地区再补一个,柳局长答应先上班……”龙天任一听就板起了面孔,不快地道:“指针问题再补一个?你以为那指针是烤饼嘛?想多烤一个就补一个?商业局柳局长跟我说的很清楚,地区给的四个指针用来解决四个内部子女就业问题,人员由他们定。我们只在年龄、文化程度和待业培训上把一下关。你是追加的哪一个?”殷永旺挑衅地看着龙天任,傲慢地说:“是县政府领导给我打的招呼,是不是县政府领导忘了给龙局长打招呼?”龙天任听了一愣,心想:“他好大的口气,我龙天任堂堂正正正做人做事,我又怕得罪哪个县领导不成?”就提高噪门说:“不存在哪个领导给我们哪个局长打什么‘招呼’问题,当领导的就不要原则了?我们都是按原则办事嘛!”殷永旺直视着龙天任,轻蔑地一笑说:“是县政府陈青栋副县长的亲戚……,他老婆找了我,你说该怎么办吧!”龙天任一听就火冒三丈,他吼道:“是省长的亲戚也不行。”由于气愤,双颊青筋直爆:“他陈县长就不要党性原则了吗?不尊重客观事实吗?要我在这个位置,我就要把这个关,不要我搞了,我无怨无悔!” 殷永旺也不示弱,针锋相对,尖声叫道。“你龙局长够狠,当一辈子劳人局长?我不是今天才听说过,——你得罪的人还少吗?你都快把劳动人事局搞得四面楚歌了;从县委到县政府,从人事局内部到外部,哪个不说你是二杆子局长……?”其它六个副局长、纪检书记面面相觑,惊得目瞪口呆。龙天任怒不可遏,他猛的一拍桌子,吼道:“我就是二杆子局长!我当一天的劳人局长,就要讲党性原则,做到问心无愧,得罪了哪个领导,你们把责任推个干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