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曾仁全文集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温家宝赞《乡村八记》与真实的农村
·审计漏洞越堵越大
·风蚀残年的政党——写在中共建党84周年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上)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下)
·任权 : 您的面孔为何如此狰狞
·黑色的红领巾
·读蒋品超的诗集有感
·从征“小姐税”看中国税制的低能
·从征“小姐税”看中国税制的低能
·中國經濟將出大事
·中國經濟─大廈之將傾?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我们向谁控诉——湖北钟祥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一书内容简介
·我们向谁控诉?——湖北省钟祥市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目录)
·《我们向谁控诉》第一章:纤绳文明
·《我们向谁控诉》第二章 共创辉煌
·《我们向谁控诉?》第三章 哭泣的汉江
·《我们向谁控诉?》第四章 谎言编织的童话
·《我们向谁控诉?》第五章 妖风阵阵
·《我们向谁控诉?》第六章:欲盖弥彰的财产清算
·《我们向谁控诉?》第七章 没有竞争对手的拍卖
·《我们向谁控诉?》第八章:空手套白狼
·《我们向谁控诉?》第九章 不公平的财产分配方案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章:船民们行动起来了——堵政府、扣船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一章 维权踏破万重山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二章 被遗弃的人们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三章 第一桶金与原罪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四章 “维权五状士”北京“上访村”见闻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五章:市长承诺落空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六章:胡主席、温总理,我们向谁控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是「新政」还是「旧政」?是融入国际文明主流秩序还是倒行逆施?是循序渐进的实行政治开明还是继续独裁专制?下一步对杜导斌案的处理,将是对胡温执政理念最有说服力的检验了。 二月四日,湖北孝感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当地警方重新调查」,国内外异议人士和知识份子无不欢呼雀跃,二月十六日,新华社播发一篇报导,报导指出,杜导斌「自2001年以来,先后撰写28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张贴,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据当地公安机关侦查,杜导斌还与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并根据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的要求,在境内网站为其张贴和炒作煽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文章。」「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国的《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则报导无疑对信心百倍地等著杜案出现转机的人们当头一棒。像来,新华社的报导就是为官方领导人定调子的前奏。

   胡温执政已近一年,国内民众和国内外政治精英们普遍看好他们施政方略,认为他们是务实、高效、开明的新一代领导人,希望他们能够循序渐进的拔乱反正、正视历史,推进民主政治。

   一个能够听到不同声音、敢于容纳和面对不同观点的政治领袖才具宏才大略,才能推动一个社会的前进,几十年来,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中国政体的领导人做绝了游戏,说尽了谎言,同时,迫害、打击、镇压了张志新、王若望、魏京生等无数的敢于说真话的异已,其颟顸的专制政治虽然固若金汤地稳定,其代价是造成社会文明的倒退和民众的苦不堪言。中国已被世界、被时代远远地抛弃在后面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西方国家创造今天的文明成果就在于它的制度的包容性,就在于它尊重人类最基本的言论自由和舆论自由等权利,就在于容纳反动派的存在。

   杜导斌错在甚么地方?错就错在他不自量力地说了一些真话,错就错在他28篇文章尖锐地指出了这个制度的弊端在甚么地方。错就错在他不知天高地厚地揭露了官僚体制的腐败和领导人身上的顽疾。当然,这些言词听了是不顺耳的,几千年来,死不认错的统治者难道做错的事还不够吗?难道说胡温领导层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制度腐败和司法黑暗笼罩中国太久、太久了,谎言和暴力害的中国人已经够惨的了,说杜导斌是「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那不很可笑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中,哪一届没有遇到民众上街抗议示威?哪一天没有听到电台、电视台报纸上攻击政府的声音?哪一天看不到报纸杂志上对总统等官员的指责和批评?哪一届没有遇到反对党「造谣诽谤」?但是,只有政策上失策和丑闻被迫下台的外,没有哪一届的政权被「颠覆」,现在,全国各地无数的下岗工人堵塞交通要道、堵塞县政府、市政府都没怕「颠覆」,而一个拿笔杆子的人能够「颠覆」吗?胡主席和温总理都是全国人民代表按合法的程序选举的合法领导人,其政权体制和领导集体不是都代表人民吗?怎么怕一个「发发牢骚」的小公务员杜导斌「煽动」后「颠覆」?他能号召哪一个参加「颠覆」?再说,杜导斌「还与境外一些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接受其资助」,那更是无稽之谈了,既然杜导斌要「接受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的资助」,他只有隐蔽地做,偷偷地享用那些资金,生怕别人知道了惹事生非,怎么还会做爬格子(写文章)的苦行当?怎么还会出来指手划脚地攻击这个制度?

   杜导斌可是一条硬汉子,他有一身的傲骨,从他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忧国忧民的情感,字里行间是对制度腐败、对官场的黑暗疾恶如仇的愤怒。如果连这样的人久关不放直至判罪坐牢,那么,胡主席和温总理领导的中国政权是在前进还是在倒退?杜导斌何去何从,下一步就看胡温领导层的政治理念了,成千上万的知识份子将拭目以待。

   2004年2月19日于广州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