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曾仁全文集
·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曾仁全:星星之火 可以潦原
·向胡主席温总理诉说
·弱者的呐喊一直是脆弱的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腐败制度的见证(一)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
·腐败制度的见证(二)「蒸蒸日上」的服务业、娱乐业
·腐败制度的见证(三)生产富豪的温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高耗能企业知多少?缺煤、缺电、拉阐。用德国物理学家克劳修斯的话说,是“熵增”的现象,是表示一定数量有用的能变成了无用的能,是热力学第二定律。也称为“熵增定律”。用新的译名来说,即:“能趋疲永恒增长定律”。

   2005年,中国将继续面临能源紧缺的严峻形势。为了缓解能源供需矛盾,当局已经制定了相关政策,继续加强电力需求管理,实施峰谷分时电价和差别电价政策,其目的是“促进节约用电”。从能源、交通等方面制定明确的指标,建立项目准入机制,加速淘汰违法违规的高耗能、高污染企业,试图从“源头”上缓解煤电油运压力。但是,这些口号能否付诸实施呢?

   不可否认,能源紧缺是高耗能企业在做怪,但是,这些高耗能企业是制度的派生物,是地方利益群体与当地地方官员蜜月的怪胎,现在要打掉这些怪胎,谈何容易!很多高耗能企业,过去和现在都是地方经济的支柱,是地方官贵们的“摇钱树”,要“淘汰”那些企业,不仅是断了财路,而且使很多地方的经济瘫痪。

   权贵阶层高耗能

   农民到深夜才有电,居民区拉阐限电,仅是高耗能企业用了吗?非也。君不见,一级一级的政府机关大门口耀眼的灯火,恒温舒适的会议室、办公室要用多少电?是的,从来没有人统计这个数字,也害怕统计这个数字。

   庞大臃肿的政府机关、事业团体、职能部门等官僚体系是高耗能的主要原因,在他们独立的办公室里,空调、计算机、饮水机争相“消费”电能,到了一定级别的官吏的办公室里几乎都是如此;机关大会议厅,小会议室,娱乐室、走廊、餐厅里,各式各样的墙壁灯、立体灯,隐壁灯,灯上套灯。大空调、大音柱、大冰箱不分白天黑夜地开着。室外,几千瓦的引射灯、串灯、风景灯、霓虹灯、彩灯交相辉映,富丽堂皇。他们用电,很多都是免费的,即使不免费,用的也是公款消费,没有任何人会心疼,即使人去楼空,这些灯,这些电器照样在耗费。

   一年前的晚上,笔者路过武汉市九龙饭店时注意到,除路灯和射灯外,只见还悬挂着九排灯笼,每一排灯笼串着十个灯笼,每个灯泡100瓦。为了吸引官商们的光临,投其所好,各式各样的服务业、娱乐业都是用奢侈浪费的方法吸引客人。每当华灯初上,一些经营餐馆业、饭店、夜总会、桑拿浴等等活力地段“争奇斗□”,“奇葩争妍”,将室外照射的如同白昼,室内四季如春,大量的能源都是投入到官吏们视角需要和生理需要;制作出他们舒适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

   各级政府机关、事业团体是不停电的。几乎任何时候都要保证这些“首脑机关”的公仆们办公用电。据权威人士估算,县市一级以上的机关团体,衙门重重,他们不仅生活奢侈,耗能更为奢侈,从他们走进独立的办公室到晚上进出饭店、进出夜总会或桑拿浴等娱乐场所,每人每天耗能至少在30度,以此类推,大陆有近1/20的电能是官吏们奢侈的耗费了。工厂拉阐,农民用的是“裤子电”,电荒也好,还是官员们万里奔波“跑煤”也好,原来,有限的电能挤压后都供应奢侈的官吏们享用了。

   一面是国土资源枯竭与贫瘠,一面又是利益集团不顾安全事故乱垦乱挖、操控煤价;一面是生命廉价的矿工们在矿井下呻吟,一面又是官吏们在奢侈地耗能、导致缺煤缺电,难道这就是中共标榜的盛世?这就是官吏声称的“和谐社会?”

   

   2005年4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