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曾仁全文集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引子   2004年8月,在辽宁省辽阳市小祁镇窦双树村,52岁的孙守军留下一封遗书和仅有的52元钱,喝下大半袋杀虫剂后死了,遗书上写着:“儿子孙大明考上了大学,我感到无比的高兴,但我再也拿不出五千多元钱供他读大学了,我有愧于儿子,……我死后叫几个人抬出去就行了,一切从简……”孙守军为儿子念完高中早已是油尽灯枯,家徒四壁,孙守军靠白天黑夜在铁路上卸火车皮挣20元钱供孙大朋读书,因劳累过度患上多种疾病,为了能积点钱,他有时一天只啃两个干馒头……

     吉林省梅河口市女孩夏文娟欲嫁求学。今年高考,以454分考入南京工程学院自动化数控系,她三岁丧母,两年前父亲又被人谋害,俊秀的夏文娟求助于媒体,她哀求说:“家里再没有值钱的东西,实在凑不起学费,如果有单身男子资助我,只要他本分,我会考虑嫁给他……”

     2004年7月,19岁的刘朋波以636分的优异成绩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但他的父亲刘改成却为凑不起9000元的学费而一筹莫展:为了儿子读中学早已是倾家荡产,更何况他家里有高龄的老父和一个残疾的哥哥,妻子也在一场大病后丧失劳动能力。刘改民在打工中砸断一只脚,没有哪个组织或个人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父子俩商量后,决定一起捡破烂凑齐学费,父子俩不分白天黑夜地捡破烂,但是,两个月下来,也只攒下1000元多元钱……

     今年元月17日,《中国青年报》以“3个壮劳力供不起一个大学生”为题,发表了青海省政协委员王绚提交的提案,并代表民盟青海省委作大会发言。王绚在提案中指出:一个本科生4年最少花费2.8万元,相当于贫困县一个农民35年的纯收入。一个4口之家的西部农村贫困户家庭,即使有3个身强体壮的劳动力,一年的纯收入也供不起一个大学生。到外地就读的大学生每年最少花费1万元~1.5万元,其家庭经济状况更是苦不堪言。

     现代教育,作为对经济振兴具有决定意义的强大杠杆,作为创造新的思想、文化、科学技术的源泉,居于特殊重要的位置。然而,中国的教育已被现有的教育制度所局限,从小学到大学的各个阶段,教书育人的本质已全面改变:教育资源被管理教育的权贵们占为己有,教育阵地只剩下“吃人”二字。下面,笔者分别进行论述。

   农民的义务教育体现在哪里?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开口笑,书中自有颜如玉。”农民希望下一代多学文化,希望下一代出人头地。然而,一代一代人的期盼,又一代一代地盼来失望。中国农民和工人一直在这种周期性的期盼中。

     歧视性的教学体制,是农村绝大多数孩子不能受到正常义务教育的第一个原因。--遥远崎岖的山路、低矮的危房、摇摇欲坠的课桌、喝生水、吃冷饭。这就是许多农村小学的现状。学校没有财政来源,民办教师一年的工资是城镇工办教师一月的工资。在四川、甘肃、内蒙古、陕西、青海等地的贫穷农村地区,学校买一张纸、一盒粉笔都靠学校“自筹”,都是学校找学生家长乱收费才得以维持。然而,贫困落后的农民家庭常常三五十元都掏不出来,孩子不能继续上学。据调查显示,现阶段农村学龄前孩子失学率已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在四川、湖北、河南、安徽、青海等人口密集的山村,学龄前儿童小学没有读完就缀学的孩子已达到50%,初级中学没有读完就缀学已达53%。八十年代,教师们对于升学率总结为:9--6--3,十个儿童只有九个上学,其中6个能读完小学,但只有3人达到合格的毕业标准。到了九十年代,情况更糟,中小学生流失日趋严重,大多数穷困的农村达到了“4--3--2--1”之说,初一入学4人,初二剩3人,初三剩2人,报考高中的毕业生仅有1人了。没有读完义务教育的孩子,几乎都是环境差、家庭穷。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民办小学已成为地方财政遗忘的角落。就是有能力给付财政拨款的农村小学,各级官员也是雁过拔毛,能够分配到农村小学的也就只有九牛一毛了。现有的体制没有能力解决农村孩子真正的义务教育问题。许多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还没来得极展示峰芒和才能,就被现有的教育体制淘汰了;所以,才有太多的童工过早地走进了田间地头,走进了私营业主的工厂。

     对农民的身份歧视,是农民孩子不能正常受到教育的又一个原因。同样的中国、同样的中国人,却被人为地分割为两个世界、两种人。城市市民的孩子享受着种种制度优惠,而农村农民的孩子却受尽剥夺和歧视。农民子女在外地就读,几乎全部要被强迫收取“借读费”。

     为了生存,农民到外地打工。外出打工农民的孩子,在就读当地的学校时,几乎都要凭户口管制收取多出正常学生数百元、甚至过千元的“借读费”;否则,被拒之学校门外。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如何如何采取措施,取消了农民工子女的借读费,那只是“凤毛麟角”。在这种歧视性收费教育中,很多农民工只有放弃,使自己的孩子不能继续读书。

     大多数的农村地区,农民的孩子不能受到正常的教育,除农民家庭贫穷的原因之外,最关键的原因是教育体制限制了农民孩子进行正常教育的机会,高喊“教育立国”的官僚体制与农村落后的基础教育设施不成比例。

   花样百出的“选苗子”、办“英特班”

     一面是农村穷困的孩子得不到正常的教育,另一方面,城镇的重点中学大办“重点班”、“英特班”来大肆招揽“苗子”,那些天文数字的“集资费”,是对学生家长兵不血刃的宰割,吃人的本质一步一步地暴露出来。

     城镇初级中学“重点班”、“特长班”的悄然兴起,始于二十世纪末到现在仅六七年时间。由于有利可图,全国多数县城以上的重点中学“开辟”的重点班、英特班有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有些地区的初级中学,十个年级班就办有半数的重点班、英特班。尽管教育部三令五申不准办这些班,但是,地方的教育部门总是能打通各种关节大量继续兴办。

     所谓的“重点班”,就是学生家长交纳七千元到一万元的“集资费”的资金后,学校组织“最好”的教师、营建“最好”的环境,招揽交了钱的孩子就读;“英特班”也是如此,学生家长交纳八千元到三万元的“集资费”后,学校不仅制造最好的环境、组织最好的教师教学,而且聘请了外国人传授英语口语。且不说这些重点班、英特班是否真能“揠苗助长”,教出“超长规”的学生出来;仅这些办学的宗旨,已全面失去了义务教育的意义。既然有能力办出这些重点班、特长班出来,为甚么作为义务教育的学校不能普及这种教育模式?说穿了一句话,如今的教育不是以教学为目的,吸纳学生家长的钱财才是目的。

     “‘重点班’、‘英特班’可以学更多的知识……”、“中考更有把握”。这是学校巧妙的诱导。这些诱导就像一只无形的魔爪,迫使那些经济拮据的家庭交钱进“重点班”、“英特班”。他们不愿意“错失良机”,因为供不起孩子进重点班或英特班而“遗憾终生”。有钱有权的学生家长们,交上数千元、甚至两三万元的集资费不成问题;但是,多数普通工人、农民家庭、工薪家庭要在孩子正常的义务教育阶段就“慷慨解囊”,各地的教育部门实际上是将刀剑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逼着学生的家长拿钱来。

     然而,重点班也好,英特班也好,最后的结果令更多的家长大呼上当受骗:由于孩子的智力良莠不齐,一些智力差一些的孩子仍然不能如愿以偿地考上重点高中。

   “封闭式”管理的本质

     荒芜的农村成了教育部门遗忘的角落,城镇地区的学校又成了权贵们打着教育的幌子攫取钱财的好地方,正是教书育人的“人类灵魂工程师”们及学校管理者,瞪着大眼窥视着学生家长口袋里的钱财。

     在城镇的小学和中学附近,以牟取暴利为目的的小商店、小餐馆、小网吧、小书店鳞次栉比,小商小贩理所当然地是想在学生身上擦一些油水。教育部门的官员也早就瞄准了孩子们的消费市场,自然不会让“肥水外流”,于是,各种形式不同的“封闭式”管理就应运而生了。学校里办起了食堂、餐馆、商店、书店、旅馆,学校的大门紧锁着,从吃到住全部是一条龙“服务”。通过这种“封闭管理”,严格控制学生,只让他们在学校里面吃、住和购物。

     所谓的“封闭式”管理的学校里,没有竞争,没有监督,学校宰你没商量,不仅价格昂贵,而且普遍充斥假冒伪劣产品和短斤少两。在大多数的中小学食堂里,学生的伙食像猪食一样差,盐水白菜、盐水萝卜,根本看不到一丝丝油。单纯幼稚的学生处处挨宰,有的学生在学校里读几年书,面黄肌瘦,身体素质普遍下降。

     在全国城镇的大多数学校,几乎无一例外地实行了“封闭式”管理,特别是住读的学生,几乎都只能在学生的食堂就餐,在学校的商店购物,家长们怨声载道,学生们无可奈何,因为体制是这样,全国都是这样,吃人的教育处处显露出狰狞的面目。

   万能的分数

     “分数第一”的观念压得中小学生喘不过气来,“分数至上”是全体中小学办学的理念。因为只有考上了高分,才不会被淘汰。现有的教育体制,给予学生求学“成才”的机会太少了。同时,只要考了高分,从教师到校长才会得奖金、升工资、评先进,名利双收。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因为期中考试成绩不理想,西宁市某中学5名女中学生吞服大量舒乐安定片后集体上山轻生,幸亏及时发现抢救生还。此事引起家长、社会的关注。因考试成绩不佳而集体轻生,在近十年来频频发生。从这些事例不难看出,现在的中国教育体制不仅是吃人的体制,而且可以说是杀人的体制。

     中学生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而自杀,那么大学生呢?近年来,高校里学生因为成绩不理想而自杀的事件时有发生。据了解,清华大学每个学期的半期考试和期末考试以后,主楼上都会有几个学生“勇敢“地飞身跃下。

     考试成绩居然比生命还要重要,这样的考试比起封建时代的科举制度来,有甚么进步呢?“人”本身是最重要的,而分数是外在的。分数所能够说明的,也许仅仅是一个学生的无足轻重的某个方面而已。这不仅是她们自身心理素质较差,更重要的是外部环境的压力。一旦考试成绩下降,老师、家长和亲戚朋友邻居对学生的看法立即发生了变化。

     责怪孩子是不对的,孩子是牺牲品,是我们的不正常的教育体制的牺牲品。人们在震惊之余是否认识到,是我们的教育堕落到这样的地步──教育不仅不能启发人的心智、促进人自身的解放,反而成为杀人的工具。经济至上、金钱至上的教育体制和学校教育中智育至上的倾向,极大地削弱了教育“树人”、“育人”的教化作用,学生在人格、个性和知识、技能方面的残缺、孱弱和片面畸型有增无减。

   高中,难以跨进的门槛

     九年的“义务教育”结束后,工人、农民的孩子们想读高中已是一种奢望,成为许多贫穷家庭孩子遥远的梦。在许多贫困地区,读高中难于上大学。首先,地方教育部门办高中班“容纳”有限,据统计,各地“容纳”高中生不到应届初中生的一半,也就是说,还有一半的初中生,即使都想读高中,当今的高中学校也“容纳”不下,是现有的教育体制将一半以上的学生排拆在高级中学的大门之外。在其他贫穷县市,情况还要严重一些。四川省巴东县今年的应届初中生7093人,县教育局下达到各所高中的招生总数为2250人,还有4800人没有机会上高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