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师涛,你笑傲江湖]
曾仁全文集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师涛,你笑傲江湖

   在海外网路上,看了沈甸甸的文论后,偶尔会看到师涛的诗作,看他的诗作,是一种释放,感到无比的轻松。确切地说,师涛是一个诗人,一个将诗作利剑的反叛的诗人。在杜导斌入狱后,师涛曾写过一首热情洋溢的诗歌:《巨人的时代──致杜导斌──》:“巨人的时代/我竟然只能/在纸上完成几首/小诗/就好象/鼾声只能是/夜的话语权──/文艺复兴就只能是/梦的苏醒?/就好象/在天亮之前/一列火车不知疲倦地/从黑暗中一路驶向黎明?……”在我写的《杜导斌的“狱中札记”》系列文章在《观察》上刚刚发完,师涛自己也步人后尘,这正象他的诗歌中最后写的:“只有行动是真实的,哪怕是疯狂的逃亡,或是清醒地受难……”他也和导斌当时一样,开始了“清醒地受难。”

   对于自由的概念,师涛写道:“那声音就在我的嘴里/在我的胃里/在我隔夜不消化的食物里/在伸进喉咙引起呕吐的/手指缝里/在冲洗口腔令人反感的/水池里 在伸向远处的管道的/深渊里,在偶尔渗漏出来的/水塘里/在饥饿的野鹅粗暴的/掌心里/……在一团飞跃田野和农庄、/飞跃高速公路越野车队的鸟粪里/在被风乾,又随滚滚车流/带进抗议的人群聚集的广场/那被插上电流、被震动、被放大的/演说词里——它的名字叫做:自由”

   如果细细啃嚼这些文字,就会发现它流光溢彩的绚丽,像是夏天看到天空绚丽的彩虹。他的诗作又像是行走江湖的人的一种傲笑:在谧静的深夜里,听到一声惊慌的怒吼声,又像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听到一阵撕裂般的大笑声,那怒吼声、那大笑声是一种压抑太久的排泄。

   师涛的诗,大多发在《民主论坛》,这也许是洪先生的一种种“偏爱”,给了师涛有一个“发泄”的地方,在数十首诗作里,诗涛时而引吭高歌,时而伤痛沈吟,他写了《一滴水——致林昭 》、《 异端学说 》、《列车上读索尔仁尼琴》、《疼痛》等等,在《复活——写给“天安门母亲”——》一首诗中,师涛写道:“我爬到聋子耳边/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爲他描述一幅/关于死亡的画面──/我爬到一团影子里/抚摩冰冷的心跳/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爲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我爬到寂静的课堂/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我爬到恋人的窗前/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我爬上教堂的尖顶/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在《仰望北京》这首诗中,师涛近乎哭腔的声音吟道:“仰望北京,那座/ 广场的名字,沈甸甸地/压在我的心上/那不是我的广场,它不允许我/坐在那里思考,不允许我发呆/地上的每一条砖缝/都散发出诡秘的磁场──/我想让我的身体离开这里/让我的记忆离开这里/这可怕的刽子手的坟/想把我留在这里殉葬!/我想把我的名字连同屈辱/一同踩死在这里/然后全身长满翅膀逃离魔掌!──/我也曾鼓起勇气,用一双梦想的/眼睛,审视著每一个黎明的开始/也想过出卖赞美的歌声/换取一生的和平和安宁/沈默,它安慰过我,却也在戏弄著/我,它坚硬如死亡之墙/可是我的恐惧,它又来自何方?”哀歌里并不出现悲哀这个词,这是师涛的风格,在最轻松的敍述方式中藏著最深厚的忧愤。

   是呵,仰望北京,是“可怕的刽子手的坟,想把我留在这里殉葬……也想过出卖赞美的歌声,换取一生的和平和安宁……”这哀怨的悲歌,如倾如泣,但是,作者并没有停留在伤感的绝望里,而是“我想把我的名字连同屈辱,一同踩死在这里”。表现了作者对专制与独裁一种傲笑,一种视死如归的意志。这与御用文人们“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的赞美有著多麽大的区别?

   1964年,俄罗斯反叛诗人布罗茨基受到苏联官方的审讯,罪名是“社会寄生虫”。这名干过火车司炉、水手、车运工等十多种工作、从事十多种强体力劳动的诗人被定性爲“寄生虫”?无庸讳言,这一审讯暴露了当时苏联帝国多麽荒唐可笑的嘴脸,布罗茨基最后被判入狱五年,后来减至一年半。1972年,布罗茨基被驱逐出境,1977年,布罗茨基加入美国国籍,但他声称:“我的心灵永远爲俄罗斯歌唱。” 1987年,布罗茨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皇家学院称他“具有伟大历史眼光”的作家,他的诗歌“超越了时空的限制。”近半个世纪的今天,又一个诗人步入布罗茨基的后尘,那就是师涛,湖南省国家安全厅以“泄漏国安秘密”而将其关押,对于当时布罗茨基的审判,在今天的俄罗斯人民来说,是历史的笑柄,师涛“泄漏国安秘密”?更是多麽可笑的理由?要说诗人也有秘密,那麽,毛泽东在国共窝里斗时写的那些诗作算不算是“泄密”?

   师涛是一个诗人,也是中共体制内一家报社的编辑,并当过一个小官(从他文中看出来的),按说,他应该知足常乐,和身边的官员们一起吃喝嫖赌,贪污受贿,敲诈勒索,但是,他没有同流合污,而是“用一双梦想的──眼睛,审视著每一个黎明的开始……”,他把他的信念和理想,把他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思索都留在数百篇诗歌及文章中,做到了出污泥而不染,这是一种多麽高贵的品质!

   半个世纪以前,勤奋的布罗茨基是被冠上“社会寄生虫”而受到审判,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目睹了放逐他的帝国像纸房子般的倒塌,史达林荒诞的政权已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遗臭万年,今天的俄罗斯人民,已有了当家作主的权利,通向民主与人权的金光大道,布罗茨基已成爲他们的骄傲,他的诗歌在他深爱的土地上口耳相传。同样的,师涛也深爱自己的祖国,他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祖国/是一口上好漆的/棺材/沈甸甸/看上去,是铁一般的/红色/质地坚硬/打开/是空荡的黑暗/”

   而今,中共的权贵们还要重演四十多年前的历史,将一个诗人作爲“泄漏国家安全秘密”而进行审讯,这是历史的前进还是一种倒退?即使权贵们会将师涛冠上种种罪名,但可以肯定的是,师涛和他的诗将会流芳千古,后人永远不会忘记他:“只有行动是真实的,哪怕是疯狂的逃亡,或是清醒地受难……”的沈吟。

   2004年12月12日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