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曾宁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zt博讯网友评《曾宁: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
·台湾为什么要独立?-专制罪孽深重!人心痛定思变!民主象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胡锦涛志向—“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看中共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晚共与晚清再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内斗?是非?输赢?无聊?
·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zt趙紫龍评曾甯《台海问題的根本——台灣的獨立只是個时間问題 》
·张贴《阿拉丁》网友评:台湾为什么要独立?
·zt《和讯》等网友评: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张贴『网罗天下』网友评曾宁: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
·zt新唐人记者采访中国大陆人士林牧曾宁谈王文怡抗议事件
·zt林牧孙文广等呼吁取缔中共特务组织
·zt康成假借民主人权词汇构筑对“当权派”话语反击
·zt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从吉林石化爆炸和松花江水污染说起
·zt维权人士称“中国人权展”是一场政治秀
·zt专访曾宁:“中国人权展”突显中共统治下的恶劣人权记录
·zt火戈:当前某些态势应严重关注──闻悉严正学被逮捕有感
·zt康成等:为了210个遇难的矿工兄弟!
·zt康成:给杨天水先生的二封信
·zt中美民主观对照(右派网右派论坛陈凯论坛)
·zt清水与补坝,重建与改造(右派网右派论坛 陈凯论坛 )
·zt不脱中国不成人(右派网右派论坛 陈凯论坛)
·zt“难得糊涂”(右派网右派论坛陈凯论坛)
·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
·zt中国新管理条例禁止误导医疗广告
·台湾乱局要逼马英九另组新政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一个公安局、国家安全局的处长、局长,或一个主管公、检、法、司、劳的政法委书记,就可以决定一个中国人的命运。
   
   
   一个二十出头、刚走出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因为穿上了法官的制服,头戴审判长的盖帽,甚至就可以决定一个中国人的生死。
   

   
   这是一幅多么可怕的中国景象。
   
   
   一个民族丧失了是非,整个社会盲目的跪倒在权力之下。上至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下至普通平民百姓,活着时专制的监狱岂能关不下他那一百多斤,死的时候权力又岂能让人得享逝者的尊严。
   
   
   这一切都是因为:
   
   
   第一:权力代表了法律。
   
   
   中国的法律只是统治者意志的反映,法律的诞生既没有人民的授权,不是民意的表达,法律的解释权更是官权的垄断和官家的专利。
   
   
   第二:法律只是半纸空文。
   
   
   虽然不能否认中国在向法制社会缓慢迈进,但不争的事实中国现在仍处于“人治大于法治”的时代。执政党的政策和政府的文件高于法律,法律屈从于执政党的政策和政府的文件之下,中国仍是一个靠执政党的政策和政府的文件掌控、统治而不是靠法律治理的国家。
   
   
   中国的法律又像一根橡皮筋,可长可短、能伸能缩,权力与法律服务于政权的同时,法律又是权力手中随意的皮尺,权力则构成对法律严肃性、权威性最直接最大的威胁与挑战。
   
   
   
   第三:权力不受有效的监督与制约。
   
   
   
   在一个封闭的社会里,不受有效监督与制约的权力就是主宰。中国现行体制下,权力只对上级、对执政党和政府的利益负责。执政党和政府的利益高于国家的利益或被强制性的等同于国家利益。“党”既是“国”,“国”就是“党”。这种体制下,权力岂能接受来自民间、公众、传媒、舆论、团体或党派的监督与制约?
   
   
   
   第四:中国现行体制是吃财政、吃空财政的体制。
   
   
   利益驱动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主要的、甚至唯一的动力。权力面前无是非、只有强弱,法律面前无公义、只有政治利害或意识形态的需要。“职责所在”是 “本位利己”的同义语,“人民、国家的利益”是“个人、部门利益”的代名词。“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无罪也有罪,说你无罪就无罪、有罪也无罪”。
   
   
   中国的体制是权利、责任模糊,尤其责任缺乏明确界定与无法落实的体制。中国的体制是有利时人人争先恐后,要承担责任时个个急流勇退的体制。中国的体制是自觉维护与捍卫利益共同体的利益、体制本身是不会有错误也不允许承认其错误但到了最后关头又必须有人出来成为体制弊端与错误的替罪羊和牺牲品的体制。这大概也正是“英雄”在中国为什么总以悲剧形式出现与结束的一个体制及文化的原因吧?
   
   
   体制的弊端、力量是顽固、巨大的。变革的诉求、时间是脆弱、紧迫的。人性的懈怠、怯懦是先天但却不是不能克服的。
   
   
   中国的体制源于封建专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而封建专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又深深的浸润了中国的现行体制。
   
   
   
   法律是公众意志的体现。法律是公平正义的化身和象征。法律的精神是一种神圣、高尚、甚至伟大的精神。法律是超越党派并高居于任何意识形态之上的公众意志和公共利益。法律岂能看政治的眼色行事并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帮凶与奴仆。
   
   
   二十多年前,江青在接受特别法庭审判时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今天的中国毕竟不是江青、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中国的法制进程不会因为某些人为因素的干扰、阻碍而止步不前吧!
   
   
   李元龙先生秉持记者的良知,在网络上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这完全是言论自由的范畴也是宪法保障公民的权利。
   
   
   李元龙先生批评执政党或质疑官方意识形态,言辞中虽有少许情绪宣泄,但这也和刑事犯罪完全是两回事。中国的法制进程虽然缓慢,但步伐是否坚实?李元龙先生最后能否得到公正的处理将成为衡量中国社会法制进程真假快慢的重要指标。
   
   
   2006.3.3于贵阳

此文于2006年08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