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梵蒂冈和北京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曾宁
·考拉取保令人高兴但并不值得庆贺
·这样的认识就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
·自我放大民间分歧无异于短视偏执和认知欠缺
·有网友问你认为中美真的会在南海有一场战争吗?
·自古以来别再提什么自古以来?
·中国社会只有破除“两个伟大”
·有人说中美两国就不会爆发战争?
·美军强大到什么程度?我认为应该
·南海主权争端之后民间主流情绪
·为什么东北地区的民众被洗脑程度和愚昧程度如此
·魏刚西雷洋算是幸运的相对于绝大多数默默无闻
·实质正义高于程序正义
·民族主义既可以被动员并被利用来作为反文明
·人的骨髓里流淌的是文化的血液
·有网友问什么是文化的驯化?
·尼采的错误在于当他宣称“上帝已经死了
·近现代以来中国社会所有的问题
·自编自导自演枪击军人的无头公案
·断然拒绝和能量爆发
·中国“愤青”“愤怒的青年”三大症状
·自媒体时代的言说所谓自媒体时代
·凭我对中美俄三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政治的了解和认识
·典型的中国式脑残思维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要特别小心和警惕
·民主不是某一个人的私事民主是大家伙共同的事
·网友问,你怎么看反腐败?答:
·破局从反腐开始王立军夜奔美领馆
·中国的核心价值就是权力至高无上
·【后7O9解读】7O9之后,不是极权和权力的强化和加强
·假如说真的在中国目前的这种情势下面
·网友问听说毛的遗体将会搬出天安门广场
·废墟 谈到英雄 说东道西话平等
·专制和极权赖以维系的关键就是最高当权者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所谓的英雄最经典
·废墟豆腐渣
·孔子和马克思的异同就在于
·7亿微信用户2千多万个微信群
·【鲁迅和胡适】儒家与法家 原配与奴婢
·马云这样的人其实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
·网络时代病根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一批极端的民国粉丝
·个人判断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历史上的独裁者有3个惊人的共同特点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
·脑残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脑残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中国不能乱”
·乐祸好乱
·三个代表
·网友问对转基因技术的看法
·人性转基因脑残左宗棠曾国藩
·孙中山当年和日本人的通信
·面对一个族群深刻的苦难
·愚民的最大好处中国文化的传承人
·网友问什么是中国文化?
·时局预判
·宗教是人类蒙昧时代的产物
·时局预判
·成王败寇的观念可以休矣
·人性 人种 文化 制度
·把美国从地球上抹去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中国为何会出毛泽东?
·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放大版的北朝鲜
·毛主席最伟大的地方
·以"独"促"变"
·孙和毛相提并论
·结局文明与野蛮
·加班加点不遗余力
·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吃饭将军心态很重要
·希拉里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
·牟其中坐了十多年的牢出狱了
·人要讲良心没有毛泽东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台湾模式大陆是否
·中国的社会比较特殊
·说李敖是愤青这个话说的非常对
·特朗普希拉里
·恼羞成怒抓狂跳脚爆粗口
·少数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
·说台湾独立纯粹是瞎掰
·民主其实非常的简单
·这样的解读实在偏颇
·民粹和仇富
·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文化
·思想史上胡适和鲁迅地位最高
·鲁迅胡适特朗普
·天杀的杜特尔特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
·政治始终是少数人的职业和工作
·辛子陵的观点思路上存在着问题
·后续效应以及最终的结局已经显现
·毛泽东和孔夫子对中国人的国民心态
·袁世凯的所谓贡献
·历史并非没有给过中华民族机会
·旧有的秩序
·中国目前清醒的有一亿人没有
·处于夹缝之中的国民党已无生还可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梵蒂冈和北京建交的可能性有多大?

    梵蒂冈是否会和台北断绝外交关系,转而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始终是国际社会所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

    教庭和台北断绝外交关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教庭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可能性却很小。

    梵蒂冈和北京双方在主观上希望拥有外交关系,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客观上,北京方面以梵蒂冈和台北断交以及教庭承诺不干涉中国内政即教庭不能领导、任免中国教区主教,甚至不能参与涉足中国国内天主教活动作为建交的前提,却是教庭难以接受的。尤其是不能领导、任免主教或参与涉足中国大陆天主教事务,更是梵蒂冈所不可能答应的。

    从北京方面而言,与梵蒂冈的建交必须要服从并服务于北京的政治与外交战略和意图。

    从梵蒂冈方面而言,与北京的建交则必须要符合于教庭的教义信仰和道义宗旨。

    从北京的角度来说,梵蒂冈与台北断交既是北京方面打压缩小台北的国际生存空间、更是北京在外交领域的重大胜利。

    从梵蒂冈的角度来说,不能领导、任免教区主教或者参与涉足中国国内的天主教事务,也就等于失去了和北京建交的现实意义。

    面对89“6.4”,北京方面吓破了胆。它重判杨子立、靳海科、张洪海、徐伟,就是因为担心害怕他们成为第2个刘刚、王丹,出现第2个塞万提斯像下的民主沙龙,掀起第2个89“6.4”。同理,面对苏联、东欧的巨变,宗教活动及教庭在其中的作用与扮演的角色,同样让它胆战心惊、恐惧莫名。

    大家都知道,现代科学技术和现代经济、政治和社会文明是建立在西方基督教文明基础之上的人类共同文明与人类共同文化。西方文明、西方文化、尤其是天主教和基督教正以令人目瞪口呆的迅猛之势为中国人民所认同、所接受,并最终走向融合。

    正因为上述的考虑,北京、梵蒂冈、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充分意识到这一历史进程在未来中国政治、社会变局中的重大意义及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进而纷纷进入各自的角色,并力图使得角逐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演变发展。

    在北京和梵蒂冈新一轮的外交拉锯战中,两者似乎始终都扮演着主角。而台北则处于从属、配角、甚至随时可能会被遗弃、牺牲的地位。其实,在这其中,台北方面所扮演的,恰恰是道义、良知、正义、公理、法统、善恶和是非的捍卫者与殉道者的重大角色。

    宗教本身崇尚信仰自由的价值取向,决定了它反专制独裁的本质。

    很明显,梵蒂冈以首先断绝和台北的外交关系来换取与北京的建交,明显了违背教庭的道德原则。

    而梵蒂冈以放弃对中国大陆天主教事务的领导权(即放弃对中国大陆教区主教的任免权)为代价来换取教庭与北京的外交关系,则又是毫无意义、并违反教庭的普世价值观。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梵蒂冈和北京相互之间谁会以放弃自己的原则去迎合对方的好恶?双方以某种妥协去寻求外交上突破的空间与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人们拟目以待。(2005.4.22)

    -转载自《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