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吴郁、曾宁:网络竞选活动是政治批判]
曾宁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zt博讯网友评《曾宁: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
·台湾为什么要独立?-专制罪孽深重!人心痛定思变!民主象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胡锦涛志向—“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看中共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晚共与晚清再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内斗?是非?输赢?无聊?
·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zt趙紫龍评曾甯《台海问題的根本——台灣的獨立只是個时間问題 》
·张贴《阿拉丁》网友评:台湾为什么要独立?
·zt《和讯》等网友评: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张贴『网罗天下』网友评曾宁: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
·zt新唐人记者采访中国大陆人士林牧曾宁谈王文怡抗议事件
·zt林牧孙文广等呼吁取缔中共特务组织
·zt康成假借民主人权词汇构筑对“当权派”话语反击
·zt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从吉林石化爆炸和松花江水污染说起
·zt维权人士称“中国人权展”是一场政治秀
·zt专访曾宁:“中国人权展”突显中共统治下的恶劣人权记录
·zt火戈:当前某些态势应严重关注──闻悉严正学被逮捕有感
·zt康成等:为了210个遇难的矿工兄弟!
·zt康成:给杨天水先生的二封信
·zt中美民主观对照(右派网右派论坛陈凯论坛)
·zt清水与补坝,重建与改造(右派网右派论坛 陈凯论坛 )
·zt不脱中国不成人(右派网右派论坛 陈凯论坛)
·zt“难得糊涂”(右派网右派论坛陈凯论坛)
·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
·zt中国新管理条例禁止误导医疗广告
·台湾乱局要逼马英九另组新政党
·zt网友评《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
·zt中国大陆学者评“大国崛起”
·中国,皇帝没有了,“皇党”出来了——大国崛起与中国解体
·zt草虾评《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多維新闻网)
·zt回复:《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
·zt广州治安恶化 学者透析犯罪根源
·zt 今天,你仇官了嘛?
·zt回复:《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
·zt博论天下网友评《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张贴朱正元:试解千古之谜 ——略析“第六感觉”
·关于促请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进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zt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从温家宝们被“糊弄”说起——论中国的“糊弄”文化
·“中国大学为何‘冒’不出杰出人才”相关文章收集(ZT)
·中共中央党校有关社会问题的问卷调查(ZT)
·县长“灭门惨案”回看与思考
·高智晟的判决是三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
·害怕九评三退 中共在沃尔玛设党支部(ZT)
·县长“灭门案”纵观与浏览
·萨达姆之死对所有独裁者是警示(ZT)
·中国维权人士祝新唐人观众新年快乐(ZT)
·中国问题
·中国问题——民主及民主化、权利与人权的问题
·腐败是中共官僚执政的基本的动力(ZT)
·中国之病、之痛、之亡、之罪、之乱、之烂和中国实况、中国问题(系列文章8篇)
·云飞扬1966等回复《中国问题——民主及民主化、权利与人权的问题》(ZT)
·跟贴《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ZT)
·博论天下网友评《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郁、曾宁:网络竞选活动是政治批判

   读了任不寐先生倡仪网络竞选活动的文章,耳目一新,为任先生倡议叫好。当然,也有不叫好的,某些自由派人士不屑一顾,更多激进派人士不以为然,无非是认为此乃游戏,其实不然。

   一、思想钳制是专制壁垒的根基之一,民主思想是其头号钳制。一个连宗教,性自由,展现暴力等思想都害怕的体制,能不怕民选这样的思想?如果只是嘴上研究一下网络竞选的学术问题,也就罢了。如果真搞大规模的网络竞选活动,这还了得。在专制壁垒看来,这可不是游戏,也不是虚拟性质,而是有人企图搞实实在在的政治活动,影响不可小视。

   二、现代科学技术无情地将专制壁垒撕开。没有网络技术的时代,能玩此游戏?想玩也玩不了啊。当今中国民运最坚强有力的阵地莫过于网络阵地。这个阵地同样硝烟弥漫。如果说,千千万万的主流批判是千千万万把匕首刺向壁垒。那么,网络竞选就尤如几把大刀砍向壁垒。在网络阵地上发动一次竞选活动的强力冲锋。大刀,向专制壁垒的头上砍去。

   三、有些人常怨中国民众民主意识淡薄,是怪民族劣根性,还是怪专制壁垒性,当然是后者。中国民众占多数的群体文化水平仍然较低,他们是否有条件有能力在短期内接受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宪政的经典思想和系统理论。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向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推销民主抽象概念不成功的原因之一。网络竞选,才是和多数民众思想文化发展水平相适应。就算广大网民带着真玩游戏的想法真玩了一回网络竞选游戏,之后,就有了感性认识,就认识到竞选是怎么回事,了解了规则和程序。那些玩过后喜欢上这个游戏的人就会发现,竞选并不是天上的事,原来也就在身边;原以为只能选毛泽东当总统,没想到也可以选自己本人当总统。天天说要提高民众的民主意识,网络竞选,难道不是一次提高民众民主意识的绝好实践。

   四、网络竞选活动肯定会引起多方关注。参加者和想参加者的关注除外,专制壁垒最关注,不要以为壁垒只关注反分裂法,秀才论造反,固然要重视;网民搞竞选,同样不能轻心。什么人在里面参与,如何参与,想搞到什么程度,如何发展,总统候选人,组织者和工作人员要挂号。不屑一顾的恐怕在关注闹剧如何收场,不以为然的恐怕在关注竞选之成败,总统成功选出,也罢,草草收场,不了了之,则——其实,不屑一顾和不以为然本身也是关注的结果。另一类是不参与而关注过程和结果的关注,这一类关注恐怕相当大。所有这些关注中,除了少数具有民主国籍或正好赶上民主国度选举的关注参与过或见过真正的民主选举外,绝大多数关注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民主选举。来一次网络竞选活动,这些所有的关注要么参加了一次壁垒中的实践演习,要么观看了一次壁垒中的实践演习,都上了一场生动的民主竞选课。

   五、对网络竞选活动的参与者并非没有实际意义。举一例以蔽之,总统候选人需要超凡的勇气,坐壁垒的大牢乃小碟,大菜则为来自不屑一顾和不以为然及其他形形色色们的鄙夷、嘲讽、抨击和攻击。愚以为,这基本仍属正常范畴,许多人士尤其是圈内人士在关注美国大选时,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哪个更能收拾中共的人当选,而忽略了他们都曾遭遇嘲讽、谩骂,抨击乃至无中生有的人身攻击。然而这些候选人没有一个人暴跳如雷,更没有一个人采取无中生有的人身反攻击,泰然处之,一笑而过。这些素养非朝夕之功,乃长期的民主磨炼。网络竞选是摸拟,但大菜却是真实的,候选人在争取选民的过程中,提高思想修养,锻炼了人品和人格。组织者和工作者则积累了经验。没有大无畏的民主英雄气概,是断不敢参与网络总统竞选的,不信请看候选人的相关文章。

   六、网络竞选活动并非不痛之痒。试想,30位参与竞选活动的网民携3台手提电脑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开横幅。上书:为×××竞选总统助阵,会是什么结果。当然,如果300人或3000人在字中或密室竞选,可能也罢。如果300万人或3000万人参与网络竞选活动,岂不是在否定现行领导人的合法性,岂不是在号召人民选出自己的领导人……

   七、和不寐先生唯一不苟同之处在于:我们认为,任先生的倡议不仅仅是搞一次网络竞选活动,也是一次对专制壁垒堂堂正正的批判。

   2005年3月30日

   -首发《民主中国》-www.chinamz.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