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
曾节明文集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国森林资源恶化的原因,绝非某些心理变态人士所称的:私有化的恶果。而是中国的大一统专制体制、民族习性、农业文明性质共同造成的后果。 先请看看,在没有人为破坏的情况下,中国森林的自然状况应该是怎样的呢?以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森林状况作参照:当前西伯利亚的森林覆盖率在百分之九十左右,因为该地区人口稀少,俄罗斯以及前苏联沙俄的森林政策没有大的失误。也就是说在较自然的状态下,西伯力亚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反观中国的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以及东南沿海地区,显然不比西伯利亚更干旱,气候又更加温暖,如能保持较自然的状态,森林覆盖率必然不在西伯利亚的之下。

    专家推测,春秋战国的时候,黄河流域的森林覆盖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四川,江南,西南,华南,两广这些更温暖更湿润的地方覆盖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现存的怒江将大峡谷和华南一些人迹罕至的生态区就是证明。当时的河套地区(含黄土高原)为匈奴占有,森林茂密,是匈奴的弓箭制造的最好的材料来源地。 (博讯 boxun.com)

    造成中国森林大面积消亡,并形成今年天中国森林覆盖率大大低世界平均水平的极度贫乏的局面的重大历史事件有以下:

    一,秦始皇修建超大规模的宫殿群和陵墓,有史以来最早对中国的森林资源造成大规模的破坏。由于阿旁宫“方圆三百里”,以致宽阔的渭河都成了它的宫内河。与西方大不一样,中国人一直习惯用木材作为宫殿的主要建筑材料,而木材的来源是四川的山林,修建这样大规模的宫殿,以至于“躅山兀,阿旁出”(阿旁宫赋),这样的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秦始皇大概毁掉了了百分之十的四川境内的森林。

    二, 秦统一后,有“亡秦者胡”的箴言。出于对匈奴的恐惧,秦始皇派蒙恬领军北击匈奴,夺取河套地区(含陕北),设置四十四个县,垦林开荒。 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误,黄土高原是由尘土堆积形成的高原,而不是由地壳隆起产生,平均土深达一百米,由于土壤没有隆起的岩石作为依托物和附着物,容易被水冲刷走,周围却有黄河这样的大河环绕流过,形成一个“几”字形的套;黄土高原所处的位置,又是源自西伯利亚蒙古高原凶猛南下冷空气的交通要冲,即世界上最强大北风的风口,干燥的北风吹走精微物质,容易造成沙化。这种地质气候状况必需要有茂密的森林以保持土壤。

    农业是对森林破坏最大的产业。随着中原农业移民的大量涌入,黄土高原开始逐渐变成今天的样子,黄河也开始逐渐变成今天的泥河。

    最适合黄土高原的产业应该是林业和牧业。秦朝的重农主义大移民导致陕西森林的毁灭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三,满清康熙帝急于巩固统治,废除了历朝历代所行的人头税,实行“摊丁入亩”,即不按一家人数的多少,而以所占土地的的多少来收税。这又是一个天大的错误,等于是疯狂地鼓励人民多生育多垦荒。因为在当时普遍的农业低生产力状况下,增收的最现实的途径莫过于增加男丁,人丁多过一定的程度,原有的田养不起人时,就必然四处垦荒,甚至填湖造田,许多优美的森林湖泽就这样消失了,包括历史上有名的巨大的原始生态湖泊云梦泽,还有水泊梁山。

    有史以来,在满清以前,中国的人口从没上过两亿,盛世也是一亿几千万的光景,满清入关大屠杀之前,也只是七千万。缘何?因为历朝历代实行的人头税稳定了人口,防止了人口的激增。可是在摊丁入亩以后,到乾隆四十年中国人人口第一次激增到三亿六千万,可见取消人头税对激增人口的强大刺激作用。

    更坏的是,满清的这一政策,使得提高农业生产技术的社会内压力消失,中国从此走上了一条不是以提高生产技术,而是以毁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劳力密集型的发展歧路,自到今天仍未完全摆脱这条歧路的影响。当前落后农村的多子多福的观念,就是从那时开始形成的。

    摊丁入亩的政策反映出满洲统治者的轻率鄙陋,急功近利,毫无文化底蕴和远见卓识。满清入关,真是中华民族的大灾难!(1644,1949,1989,中华民族在命运的多条路的路口,总是有意无意地走上最坏的那条路,让人怀疑是遭了神的诅咒)

    满清的摊丁入亩政策,导致四川和江南的森林被毁调百分之三十以上。加上新旧王朝更替之间,周期性的混战割据所毁害的森林,到辛亥革命时,全国的森林覆盖率大概有百分之四十左右,还不算最坏,其中东北的森林覆盖率仍有百分之八十。

    四,毛泽东下令搞的,全国性的大跃进,大炼钢铁共产主义试验,五年间毁林数超过了五百年毁林的总和。由于当时几乎一切资源都被收归国有(实际上是被共产党官僚通过特权隐形占有),无官的广大民众几乎一无所有,所以共产党政府的控制力强大到极点,几乎任何政策的实施都不可能不彻底。所以毛推行的大跃进大炼钢铁的运动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全国性的运动,破坏非常彻底。为了大跃进而疯狂地垦林开荒,东北的森林有百分之三十以上倒在了“建设兵团”的脚下,南方的大片的丘陵被砍光,建成低效益的梯田。为了大炼钢铁,大片的原始森林被砍去作燃料,四川湖南两广难以数计的连片山头被砍成秃山。

    经过这两场超大规模的破坏,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由百分之四十左右骤降到不到百分之二十。

    第五,毛泽东打倒马寅初,发出人多好办事的指示,对中国人口激增的刺激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短短二十年时间,中国人口从解放时的六亿剧增到七十年代末的十亿。

    毛的这一指示使中国在满清康熙以后,进一步走向了极端的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劳动密集型发展道路。人口的的爆炸,为中国今后的森林资源保护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第六,为了挽救破产的社会主义经济,邓小平被迫在农村实行包产到户跛脚改革,却有没有把土地真正还给农民,加上社会机制和法律极不健全,这又导致了新一波的毁林热。承包的农民出于对共产党政府反覆无常,不讲信用的恐惧(经验教训太刻骨铭心了!),纷纷把承包地上的树砍光,地又不是自己的,反正没人管,捞够好处再说,免得那天风向一变,地收回去了,自己亏了本。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这波砍树热又毁掉森林百分之十,使得我国的森林覆盖率下降到不到百分之十。眼见半吊子跛脚改革对生态环境贻害巨大,邓小平慌忙发起了几次大的造林运动试图挽回森林上的败局。保护森林的政策渐趋完善,又出台了《森林法》,竭力要把风沙档在紫禁城自己御宅之外。朱镕基更是狠心让大批林业工人下了岗。但面对这个巨大的烂摊子,种树的速度比不过死树、砍树的速度,这些补救无异于杯水车薪。

    现在大规模的、政策性的、集中的毁林在中国虽然已经是停止了但是因为极度的腐败,各地零散的破坏无法停止,因为官僚奸商既得利益集团的贪欲,反而愈演愈烈。僵贼泯、胡紧掏时代,因为中共卑鄙地拒绝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权力更加不受监督。比如地方林业局为了创收,就收费办砍伐证;市长收了大红包,就把一片生态林批给老板搞房地产开发,如是种种......这些事,必要等到开放党禁报禁才有大的好转。只怕等不到那时就形成了官逼民反,军阀混战局面,现在的这点可怜被保护资源保护都要在暴乱中被洗劫一空。愿上帝可怜中国!

    综上所述,中国森林资源恶化不仅不是私有化的恶果,相反是公有制(实际上是皇有制,官有制)的恶果。

    在对中国森林资源的毁灭上,秦始皇始作俑,开了动用国家权力,造成中国森林大规模毁灭的先例;

    满清康熙帝诱使中国走上了一条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劳力密集型发展道路,其所造成的毁林恶果,远在秦始皇之上。

    毛泽东登峰造极,指挥中国在那条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劳力密集型发展道路上走向了极端。其对中国森林的大破坏的效率,是史无前例的。

    邓小平急功近利,向创口上洒盐。包产到户造成的破坏,可能并非邓小平本意,但对这本可避免的破坏,邓小平的极端实用主义(黑猫白猫说)实在难咎其责。

    简而言之,中国森林资源恶化主要由错误政策和体制造成,主要责任人及责任大小排列如下:

    首要责任人康熙帝,毛泽东(并列责任第一,一个带上邪路,一个在邪路上大跃进);

    始作俑者,造成恶劣影响之责任人,秦始皇,破坏力第二名;

    同案犯邓小平,急功近利,不择手段酿恶果,破坏中国生态环境名列第三;僵贼冺、胡紧掏,权欲熏心、利欲熏心,明知故犯、死不悔改、刻意阻断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其破坏中国生态环境罪责,恶出于邓而甚于邓。

    -曾节明 2004,10/1(2005年六月十八日修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181549.s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