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据闻,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以来,胡锦涛、曾庆红、僵贼泯的日子非常难过,这三人不靠安眠药,都无法睡觉。现在苏家屯事件又曝光了。大痛无声,他们如今的情形可想而知。
   胡锦涛忧急的是:自己挽救中共的努力,象吹出的肥皂泡一样破灭,“胡温新政”、“以人为本”、“依宪治国”、“和谐社会”都完蛋了,“科学发展观”正在玩完当中...胡锦涛想加强中央集权,结果现在诸侯更加坐大了;胡锦涛想反一反地方贪官,结果贾庆林一句话,反贪书记黄金高被重判无期;胡锦涛想缓和官民矛盾,结果广东汕尾就上演了“六四”第二、浙江就上演了交警光天化日之下把报社总编殴打致死的事件;“国际影响恶劣”,胡锦涛要拿杀人犯张德江是问,结果现在张德江反而成了十七大常委“热门人选”;胡锦涛要高调纪念胡耀邦,展现“新思维”形象,结果主导权被曾庆红夺去,变成低调“纪念”胡耀邦,做秀者成了曾庆红...
   最让胡锦涛气不过的是,十六届六中全会上,那些一贯践踏宪法、无规无序的流氓们,居然以“违反程序”为由,抵制他的“接班人计划”,先前《亚洲时报》“方德豪”们热炒李克强、李源潮、刘延东的接班消息全部成了空穴来风!中央委员会真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他堂堂一个中共总书记,居然安插两个团派棋子的门都没有!
   胡锦涛并没有真傻,当然知道,导致他万事不顺的这一切一切的原因就是那个带着眼镜、长着鹰勾鼻子的人。但是胡锦涛有什么办法?那个人就是中国的贝利亚,他连贾庆林都不敢动一根毫毛,哪敢去效法赫鲁晓夫呢?想也不敢想。
   在法轮功反迫害运动的带动下,最近国内外维权反迫害运动高涨,高智晟那一批人,居然公开站起来否定中国共产党,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因此,全党亟需加强团结、不要搞帮派主义、多中心主义...
   但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又爆出了“苏家屯集中营事件”,这件事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被国际社会证实,就是比纳粹屠杀犹太人还恶劣的反人类事件,责任人必然要蹈萨达姆、米诺舍维奇第二的下场。汕尾屠杀还可以用打砸抢暴徒制造事端的理由来欺骗国际社会,事到如今,你还能说服国际社会相信集中营里的法轮功成员是“打砸抢暴徒”吗?苏家屯集中营又不是他胡某人下令建造的,现在叫他如何去与那些被国际追查的反人类罪犯们团结?他胡锦涛才不愿意帮那个刁难、折磨了他十几年的像贼一样肥家伙背黑锅呢。但问题是,他现在是总书记、国家元首,怎样才能不背黑锅呢?
   曾庆红焦急的是,自己至今没有机会取胡锦涛而代之。年岁不饶人,光阴似箭,拼年龄拼不过胡锦涛,再耗下去就到了十七大任内,很可能要和小胡“同归于尽”。届时人走茶凉,他曾某人飞扬跋扈,在党内外树敌众多,可不比朱镕基,失去了权力保护,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来?因此,千谋万虑不如大权在握。
   曾庆红处心积虑数十载,现在好不容易掌握了党政权力中枢和整套特工系统,离皇位只有半步之遥,架得胡温“令不出中南海”,他愿意就这么退休吗?只是现在这半步就是迈不过去,什么缘故?老曾的性格以及当年帮着贼泯使坏,得罪的人太多,尤其得不到老东西的支持;光靠出身吃饭,在军中无资无历,在军队里也硬不起腰杆;另外,公安武警队伍至今还掌握在死对头--屠户罗干的手中。没有七八成胜算,老狐狸曾摄政岂敢“大逆不道”?怎么办呢?
   再则据闻,曾庆红深悔当年没有劝阻僵贼泯镇压法轮功,如今身涉法轮功的漩涡中难以脱身,以致2004年“不得不”在南非买凶伤人,以阻止法轮功成员的起诉。法轮功问题,已经成为曾庆红前途命运的阴影和定时炸弹。如何解套?光是这,老狐狸也得想破头,怎知屋漏偏遭连夜雨,如今苏家屯集中营事件的又曝光,已经没有时间谋“万世”了,僵贼泯年事已高,可以一死了之,自己怎么办?还拼胡锦涛呢,自己怕要和罗干同归于尽了。
   怎么办?曾庆红的动作已经表明,他三管齐下:一是牢牢抓住权力不放,战果已获,十七大曾某人权力有增无减;二是抓紧时间销毁罪证,迫害法轮功的事太大,整个销毁证据不可能,就只能销毁与他曾某人有关的罪证。所“幸”的是,比起僵、罗等人,曾庆红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比较隐蔽,容易掩盖,因此曾庆红必然会尽可能多地收集僵贼泯、罗干等人罪证,因为别人的罪恶越大,他自己的罪行就越不引人注目。到那天局势实在撑不住了,他可以和胡锦涛通力合作,揪出僵贼泯、罗干、周永康、刘京等首恶分子,立即审判处死灭口,平反法轮功,为了救党,胡锦涛必然同意......
   三是针对胡温,大搞邪恶栽赃术,利用掌管书记处--党政中枢操盘的便利,阻挠、扭曲胡、温正确措施的实施,同时利用胡温的错误决策,放大实施,推波助澜,以增加错误施政的的危害效果;在法轮功问题上,曾摄政与屠夫罗干达成某种默契,曾要栽赃、罗要捆绑,庆红乐于见到罗干迫害法轮功升级...反正这一切罪责理所应当地要算到当家的胡、温头上。曾庆红巴不得胡锦涛犯错误,胡锦涛犯错越多,他搞掉胡的机会就越大;胡温的名声越臭,党内外对他曾某人的冀望就越高.....
   然而,这只是曾庆红的想当然而已:胡锦涛自己无罪一身轻,危急时刻,这个四平八稳呆鸟闷屁能不能当机立断?愿不愿和自己携起手来?他监控别人,别人就不监控他?他想暗算别人,别人就不想暗算他?他收集罗干的罪证,罗干就不会收集他的罪证?他毒死杨尚昆,别人就不想毒死他?还有,因为僵贼泯的缘故,军队里有一批人恨死了他,以致他至今不能攫取军委副主席之位,去年飞昆明,这些人还在飞机上做手脚,幸亏发现及时,紧急迫降西安...想到这些,曾庆红哪里睡得着觉?
   僵贼泯深为忧惧的是:国内外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因为发起迫害法轮功运动,臭满全球,遭到全球追诉、万众唾骂,五年下来,弄得心惊肉跳,出国路死、退路断绝,这事还没有完,自己当年密令建造的专掏活人器官的苏家屯集中营又被揪了出来...这样下去,能被交到海牙受审就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了,海牙没有死刑、也没有虐囚.....只怕自己不得好死,祸及子孙!自己身上的睾丸癌、咽喉癌还不知道会不会再犯,太子江绵恒竟然也得了晚期肾癌,身体比自己还差,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这实在是不祥之兆!
   因此,僵贼泯必然要死保中央的上海帮势力,特别是要保住江记上海独立王国,拼老命也得阻止团派人马进军上海,所以老贼近两年死撑陈良宇,胡锦涛人马进军上海一再受挫。保住江家帮势力,保住上海“独立王国”地位,就是保证自己不受清算!另一方面,僵老贼还得竭力阻止中央对现有体制作任何改进,竭力阻止中央对“已作结论”的历史事件作重新清查、评价,因为只要开了个口子,真相和正义的洪流就再也封堵不住,老僵赖以生存的黑箱子就会破碎。
   只是,老贼如今已不在其位,又没有当年邓矮子的淫威,所有的邪恶自保的如意算盘不能没有那曾庆红的配合,这曾庆红的忠诚度如何?十六届四中全会给出了答案,当初自己被迫“交班”,在背后踹上一脚的居然就是这个他老僵一手提上来的“大内总管”!谁让自己当年那样提携这个长着鹰勾鼻子的狗东西呢?以后只能靠别人了,但是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太狡猾,别人怕是玩不过他,现在小曾子帮他贼泯力保江家帮旧臣,无非是制胡夺权的手段而已,谁知道哪天他曾庆红为了哪颗好果子而把他僵老贼身家性命交到别人手里呢?
   想到这些,僵贼泯不禁眼前发黑,好生羡慕老上级赵紫阳,死了一了百了,但是他又绝不敢“安乐死”,他对死亡恐惧万分,他哪能比无罪一身轻的紫阳呢?凭他这身罪孽,呆第十八层地狱怕都不够格,阴间当局要专门造一层地狱来好好伺候他这个老贼。抄《地藏经》有多大的用处?他自己没有信心,真有用,就没有因果报应了,那还要阎王干什么?所以,只能动用一切医疗手段,活一天算一天,但是他总得去见阎王,他走了之后,谁来保证他的两个心肝宝贝儿子不被人碎尸万段?想到这,老僵真是死去活来,只有打上强效安眠针,失去知觉的那些个片刻,才能够休息一下。
   胡、曾、僵,这劫持着中华民族的“三个代表”,如今成了三团乱麻,互相绞缠在一起,谁都难以脱身。
   有人会说,罗干那一团东西算什么呢?实际上,罗干虽然掌握着庞大的公检法系统,却算不上一派真正独立的势力。因为罗干无资无历、无德无才、根本没有驾驭全局的能力,另外,罗干已经超龄,如今也没有向上爬的条件了。
   事实上,罗干从来就是依附于中共党内高层某一派的杀人工具:先依附月月鸟屠杀学生市民,后投靠僵贼泯虐杀法轮功信众...但是不管他投靠哪一派,罗干的犯罪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维护中共邪党的一党专制不动摇。从“六四”到今天,罗干始终是死心塌地守卫中共家门口的一支极端凶恶的狼狗精。
   罗干之所以高升,完全得自于他的十足奴性、超乎寻常的邪恶性和极端的阴险残暴,这非常适合党的“政法工作”的需要。
   罗干靠投靠李月月鸟发迹,很多人以为他是月月鸟系的代理,实际上,人们忽略了,现在,僵贼泯才是罗干拼死力效忠的主子。为什么?当然不是因为贼泯提拔之恩,而是因为弥天的罪孽把二贼的命运死死捆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真正是唇亡齿寒、生死与共、休戚相关。无论是“六四”大屠杀,还是迫害法轮功,罗干都是穷凶极恶的刽子手和主要干将,累计其罪恶,罗干之罪实际上要在月月鸟、僵贼泯之上,李、僵倒了,他就完了,所以,罗干怎么会不对月月鸟、僵贼泯誓死效忠呢?
   如今,在中央,罗干才是僵贼泯最可仰赖的人,是最铁杆的江家帮大将。老贼动用这张王牌,成功地狙击着胡、温,牵制着曾庆红。
   罗干完完全全一个流氓法西斯分子,他誓死效忠中共,不是他相信中共,而是因为中共完了,他就完了,他怎么会不为中共尽忠呢?四年来罗干对胡锦涛不忠,不是因为他对共产党不忠,而是因为比起自己,胡、温太过清白,必须捆绑胡、温一起犯罪,才能够保证自己安全。
   为逃脱清算,罗干大概是中共唯一一个必要时可以为党“尽节”党头,现在对中共最忠心耿耿者大概非他莫属,但是,罗干同时又是一个最损中共命根子的人,有他在一边干勾当,什么宣传、保先、统战等一切保党手段统统白费,“国际影响”怎么会不“恶劣”?“亡党危机”怎么会不“加剧”呢?
   有罗干在,中共就会不得好死,这,胡锦涛心里岂会不明白?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