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文集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兼论孙文决不是大汉族主义者
   曾 节 明
   刘宗正先生是一位主张基督教民主宪政的网上反专制斗士,近两年来十分活跃,发表了一系列可贵的文章。但是,刘先生的一些观点,我认为有失之偏颇的地方。刘先生在他的一系列文章中一再竭力声讨“大汉族主义”,在其最近发表的《中山陵》一文中,更是对“大汉族主义”大张挞伐,把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都批为“大汉族主义者”。
   何谓大民族沙文主义?大民族沙文主义是一种极端民族主义,表现为一个民族对外侵略、扩张,贬低、歧视、排斥、强迫同化其他民族,发展得更极端则是种族隔离。大民族沙文主义是纳粹主义的基础,种族屠杀和灭绝则是民族沙文主义的最高形式。大民族沙文主义产生的一个先决条件是:(一个民族)具有强烈的、狭隘的民族主义精神和强大的凝聚力。
   先不论刘宗正给孙、蒋、毛三人扣上的这顶帽子是否合适,让我们先看看现在中国的大汉族主义的危害是否已经十分严重,到了非大张挞伐不可的程度?
   在台湾,当前不仅不存在“大汉族主义”的威胁,而且随着民进党已达六年的执政,本土政治势力成为主流;随着陈水扁实行的“去中国化”政策,汉族人(特别是“外省”汉族人),反倒有边缘化的趋向。
   在大陆,大汉族主义更是一直倍受中共打压,根本没有成长的机会。由于六四以来中共煽动反日仇美思潮,好些人就认为中共是一个民族主义或大汉族主义的政党,实际上大错特错。事实上,中共从来只是一个极端专制主义的政党,仅此而已,别无它性;中共煽动民族主义,从来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专制目的服务,别无其他目的;中共从来就不代表中华民族的利益:为了建立和维持一党超级专制奴役制度,它叛族投苏、勾结日伪、支持蒙独、出卖国土、贱卖国土资源和人民血汗......这些真实的历史,现在终于再也掩盖不住了。
   中共更是从来没有代表汉族的利益。实际上,由于汉族人数占中国人的绝大多数,文明发展程度,经济发展程度,文化教育程度在中国各民族中最高,最容易萌生威胁中共专制统治的力量,因此成为中共统治集团最主要的压、榨对象。事实上也是如此,五十六年以来,汉族是在中国各民族中,死于中共专制最多,受奴役、受迫害最重的民族。在文革中,全国被破坏的文化古迹几乎全部是汉族的文化古迹,被迫害的文化人士几乎全部是汉族文化人士。从1949年至今,宗教信仰自由被剥夺得最彻底的也是汉民族。五十六年来,汉族也没有得到任何优于其他少数民族的优待。
   相反,绝大多数少数民族倒是在中共体制保护下,在生育、入学、工作、提干甚至法律方面享有优于汉族的优惠待遇......当前的中共国,对少数民族的优待,一如既往,有的优待甚至到了过份的地步:根据中共的《治安管理条例》,汉族人在公共场合一律不准随身携带较长的刀具,但是许多少数民族都有带砍刀匕首的“特权”,公安不会管。对于一般的盗窃犯罪,或者“扰乱社会秩序”(示威游行)少数民族(特别是边疆少数民族)普遍能得到比汉人更为宽大的处理。比如,目前在很多城市,都有新疆人扒窃团伙,扒窃或持刀砍伤人(只要不是重伤)的新疆人被公安抓住后,按照民族政策,一般都是罚款了事,不用坐牢(汉族人被抓到就惨了,不刑拘也得劳教)。这也是内地城市里新疆人犯罪率居高不下的一个原因。
   五十六年来,对于绝大多数少数民族,中共并没有采取强迫移风易俗、强迫汉化的措施,相反,对少数民族文化还采取了一些保护性措施,比如,为壮族设立文字,在通婚上给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以保护,设置少民族语言教学课程等等。事实上,中共所“表现”出来的对于少数民族及其文化的“尊重”,比美国政府做的还要充分。
   当然,中共优待少数民族,根本不是出于文明的本性,而是因为少数民族居住分散,所生活的疆域广阔,地理复杂,且与多国接壤、民族相同,全面镇压有很大难度,容易引发国际关注,所以主要采取一种怀柔策略,以之笼络人心,欺骗国际社会,以巩固在少数民族地区的专制统治。
   1989年以来,中共确实对新疆和西藏采取了增加汉族移民和强迫汉化的措施,但是这并不是出于什么“大汉族沙文主义”,而是因为“三五”拉萨惨案和“六四”屠杀,中共“道义”完全破产,软的笼络方法渐渐不行了,就来硬的专政手段。中共这样做,根本不是要把汉族的利益置于少数民族之上,而是要巩固它自己在新疆和西藏的专制统治。了解西藏、新疆生活的人知道,在这两个地区,汉族老百姓所受的压制比当地少数民族更加严厉,处境更艰难。比如去年曾发起维权抗争的新疆建设兵团(绝大部分是汉族人),所受残酷压榨远超过当地少数民族,形同奴隶。所以,应该实事求是地说,长期以来,中共国并没有对少数民族采取大汉族沙文主义政策。不仅如此,为了笼络少数民族和不可告人的目的,中共还采取了许多出卖汉族、损害汉族民族精神和文化的做法,如:
   歪曲历史,刻意掩盖蒙古、满洲征服过程中对汉及任何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大灭绝罪行,把当年蒙、满两个外族入侵者偷换成现在意义上“中国大家庭”中的少数民族,把当年中华为外族征服、亡国的历史真相扭曲为“民族大融合”;
   把满族的民族服装(长袍马褂)歪曲为“唐装”,定为国服;
   否定岳飞、文天祥、袁崇焕等传统民族英雄的历史地位,同时通过影视剧大肆为成吉思汗、努尔哈赤、多尔衮等当年残暴的外族侵略者歌功颂德……
   近年来在大陆,宣扬汉族民族精神、文化、传统的网站——汉网,备受打压,去年更遭查封;而一些比汉网远为极端的少数民族网站,如“满洲八旗”、“满族线上”、“吉祥满族”、“满族吧”......公然充斥着“扬州屠杀杀得好”、“东北是满族人的东北”、“满洲应该独立”、“汉族是劣等民族”等等典型少数民族沙文主义和种族歧视的喧嚣鼓噪声,却在网上畅行无阻。
   中共为什么要特别压制汉族民族主义呢?因为中共一贯出卖汉族的民族利益,汉族的利益它出卖的最多。汉族民族主义就象一面镜子,能够照出中共——这吴三桂集团汉奸国贼的鬼脸,所以中共拼命地要把汉族民族主义扼杀在萌芽状态中。
   汉族的民族主义长期受到中共强力打压,基本上不能成长,而没有强烈的民族主义精神,就没有强烈的排斥其他民族的冲动,因此,从一个整体来讲,现在的汉族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汉族沙文主义”。
   社会现实也是如此,现在的汉族人,不象是哪个民族的人,而象是没有民族的人。现在的汉人,只知分“哪省人”,不觉是“汉族人”,南方汉人与北方汉人之间的差距和矛盾,往往要大过他们与当地少数民族之间的差距和矛盾。
   自南宋以后,汉族先后为蒙古人、满洲人彻底征服,民族优越感受到重创,奴性大大加深。特别是满清入关,以大屠杀强迫汉人满洲化,“剔发易服”、“留头不留发”……几乎完全毁灭了汉族人传统的服饰和发式,两百多年下来,极大地消蚀了汉族人的民族精神,使汉族人丧失了民族人格和民族自觉意识,彻底沦为“亡国奴”。从这些历史罪行来说,满洲人倒是对汉族实行了268年的大满族沙文主义了。
   中共建国之后,基本上摧毁了汉族人的儒家信仰,消灭了汉族的灵魂。如今汉族人成为一个没有民族信仰、没有民族精神、没有民族传统、没有民族认同感、地域性差异远大于民族共同点的所谓“民族”,完完全全的一盘散沙!如今汉族的年轻人,普遍的不知、不辨自己民族的传统,普遍地崇欧亲美“哈日”、“哈韩”(我没有全盘否定的意思)。这样的一个民族不象民族。一盘散沙的“民族”,今后能不能作为一个整体存在都成问题,何来刘宗正先生所谓的“大汉族沙文主义”?因此,不能不说,刘宗正先生现在大力声讨大汉族沙文主义,是无的放矢、时空错乱。
   当然,作为行使言论自由权,刘宗正先生有权发表文章,痛批“大汉族沙文主义”,但是,这样的文章对中国民主化不仅没有建设意义,反而会被中共抓在手里,作为异议、民运人士“反华”的绝佳证据,用之迷惑国民大众,为中国进步设置障碍。
   让我们再来看看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是不是刘宗正所批的“大汉族主义者”。在《中山陵》一文中,刘宗正斥责孙中山先生是大汉族沙文主义者,为此,他举出了哪些证据,证明孙中山主张、或者动用了政权的力量,对少数民族进行制度性的歧视、排斥、迫害了呢?刘宗正只举出了两个事例:
   一是孙中山在领导推翻满清的过程当中,提出的口号中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字样;
   一是孙中山在就任临时大总统后,曾拜谒过明朝朱元璋孝陵。
   但是这两个事例完全不能说明孙中山曾经主张、或者动用了政权的力量,对少数民族进行制度性的歧视、排斥、迫害,证明孙中山先生是“大汉族沙文主义者”。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最早来自1894年孙中山领导成立兴中会的誓词,原文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1]。继而在1905年7月30日,孙中山在日本东京召开中国同盟会筹备会议、并为参加同盟会的同志主持加盟仪式时,曾在他亲自拟订的《中国同盟会盟书》中,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同盟会纲领[2]。可见,刘宗正先生对孙中山的口号断章取义,只抓住“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国),”而对孙中山同时提出“创立合众政府”、“创立民国,平均地权”视而不见,试问,后三句话是大汉族沙文主义的主张吗??而且,孙中山随即在同盟会的纲领中对“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作了明确的成文解释,即:“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这里意思非常清楚,孙中山要驱除的“鞑虏”,是满洲专制统治者[3]。为了消除误解,纠正激烈的排满歧见,孙中山多次对“驱除鞑虏”作过明确的解释──他要驱除的,不是满人和满族,而是满族贵族的君主专制统治。并且他还更明确地说过:“即便是汉人做君主,也要革命。”因为,他所从事的革命,就是“政治革命”,而“要其一贯之精神,就是自由、平等、博爱”[4]。
   武昌起义后,孙中山立即提出了“五族共和”的口号,并且在《临时大总统宣言》中宣布:“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其中明确地指出了:中华民族不等于汉族,汉族也不享有特权地位。由上可见,孙中山绝不是一个大汉族沙文主义者。杰出的历史学家辛灏年、杰出的人文学者黎民等人,也都坚决反对那种认为孙中山先生是大汉族主义者的观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